• 荆棘花园+番外__分节阅读_4(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点,我说:“菲力,你有没有带手机?**给聂叔叔打个电话让他来接我,否则被聂唯阳看见我自己单独去肯定会被他骂。”

          “我没有带手机,”菲力说,又奇怪地问,“为什么?”

          x,菲力并不知道平平的事,我还是**告诉他了,免得他多想。

          我说:“没事没事,我出去打公共电话,菲力,演出完了我再来看你。”

          走出去找公共电话,走廊里的那一部贴着不能使用的条子,我转了两个弯,看见一条僻静的走廊尽头有部电话空闲,急忙走过去。

          手指刚搭到话筒上,忽然听见身后有个声音说:“呵,得来全不费功夫呢。”

          我的脊背僵住,天,是平平!

          脑子里迅速思考应对的办法,正要转过身来,鼻端闻到一**带着怪异香味的浓烈味道,头脑迅速昏沉起来,我模糊的视线里最后的影响是平平充满愤恨的眼眸和她脸颊上渗**的纱布。

          然后我就失去了意识。

          脖子有点痛,谁在咬我?

          聂唯阳的嘴**从我脖颈上离开,有鲜**染在他的**边,他眼神哀恸,**间隐约**出一颗尖尖的齿尖来,他凝视我,低缓地说:“呵,我的**东西,你居然用这种方法离我而去,死亡,多绝望的距离。”

          我惊恐,难道我已经**吗?想要坐起来,身体果然一动也不能动,也张不开嘴,发不出声音。我眼睛转动,视线所及之处,看见自己竟然躺在一个雕刻着繁美**纹的黑**棺材里,聂唯阳穿着他那身华丽的演出服装,正伏在棺边,**指缓缓描摹我面孔的曲线。

          不不不,我没有死,我还没有死,我想要告诉他,却无能为力。

          他忽然低低地笑起来,眉眼舒展开,**角扬起漂亮的弧度:“不过,没**,我一样可以去找到你。”

          我看着他站起来,走到拉着厚厚的红**丝绒窗帘的窗边去,仿佛知道他要做什么,心里一阵恐慌,心里疯了一般大喊,****,别那样做,我**你那样做,求求你**那样做!

          他在窗边站定,手指紧紧**了那窗帘,回身对我微笑:“我与你同在。”

          然后他一把将窗帘扯下来。

          耀眼的阳光瞬间从窗户倾泻进来,将他笼**,他的周身泛起淡淡青**烟雾,他什展开的修**手指开始在阳光里溶散,然后是他整个身躯。

          不,不!我绝望地看着他带着微笑在阳光里灰飞烟灭没了形迹,心痛**狂,终于张嘴大喊出来。

          眼睛睁开来,看见一片刺目光线,意识迅速回来,我松口气,呵,是梦。

          **到自己心**狂跳,我想**,却发现自己连张开嘴的力气都没有,不只如此,我无法xx身体,甚至不能转动脑袋,怎么回事?想起昏**前的事,我立刻又紧张起来,眼前正对着一片明亮光线,我什么也看不见,我这是在哪里?平平对我做了什么?

          耳边突然听见说话的声音。

          我让自己冷静下来,集中**神去听,听见平平说:“哈,如果**了她的命,会不会是对你最好的报复?

          **易

          报复?她定是在跟聂唯阳说话吧?聂唯阳在这里吗?

          没有听见聂唯阳声音,却又听见平平说:“嘿,不,不,那样多没意思?要你命,你一下子就解*了,我怎么享受报复快乐?把你珍视东西慢慢毁掉,让你慢慢绝望又无可奈何,那多有趣!”

          原来她是在讲电话。那聂唯阳现在在哪里?演出开始了没有?天,太糟糕了,在这个时间发生这种事,他演出会被毁了!

          我满心焦急,努力活动身子,终于能够转动头颅,我视线离开了前面那一片刺目光线,总算能看清周围景象。

          我不知道正躺在什么建筑一处高台上,身子左边贴着墙,右边不到十米地方竖着栏杆,栏杆之后就是悬空。低头看自己,除了**在背后被捆缚固定在身后墙上什么地方之外,我身体完好,看来虚弱无力只是因为******。平平声音是从我头顶上方传过来,我努力仰起头,看见她正坐在离我不远一只木箱子上,手里拿着一只手机在讲电话。

          周围很静,但有隐隐约约听见像是很多人声**合在一起形**嗡嗡声,我皱起眉,这里到底是哪儿?

          我听见平平又说:“你**什么?一只耳朵还是一只手?尽管说,等下你演出开始时候就会收到我贺礼。”

          原来演出还没开始。也许事情还有挽救机会。我刚想松口气,随即又明白了平平话里意思——我耳朵我手?就算耳朵再没用,我也不想当凡高,更别提手了!我心里发凉,该怎么办?任她宰割?

          又听见平平沙哑地笑起来:“哈,这是威胁吗?我真很怕x。不过,我想,当初我找上****易时候能够那么刻薄狠毒地侮辱我人,就算拿着自己**人**淋淋肢体也能够面不改**演出吧?我倒真很想看看。”

          我想起在布鲁塞尔大广场看到他们那一次,看来,当时聂唯阳对平平肯定就说了些很刻薄话,唉,想也是,这个人,肯定不留口德。现在他会怎么做?**怎么做才能使他演出不受影响?

          “好了,别**费时间,到底是手还是耳朵,或者你**其他部分?快点说,否则就来不及在你演出开始时候送到了……什么?”一阵沉默之后,平平有点疑**声音响起来:“还不够?只是她还不够?你事业?毁了你事业吗?哈,真是**人提议,我倒是头一次碰到有人鼓励别人多报复他一点儿呢。”

          什么?我屏息倾听,聂唯阳,他在做什么?

          平平嘶哑地笑起来:“有那种东西……x,这个作为**换吗?”

          她笑声渐大,有点**:“看你这样任我宰割真让我痛快,可是要抵消你对我羞辱和这两刀**还远远不够!你毁了我脸,毁了我!聂唯阳!”她音调压低,咬牙切齿,“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样提议只不过是想要拖延时间!你想要找到她吗?别太自信了!我告诉你,不可能!你别想了!她在一个你们绝对想不到地方,你不会找到她!”

          聂唯阳绝对想不到地方?这里究竟是哪里?我转动眼珠,眼睛渐渐适应了光线,我看见头顶上是挑高镶着绿**玻璃穹顶。

          平平说:“不过,我同意你提议,在你在众人面前喝下那东西之前,我不会动她,但是在那之后……好,那当然,你可以确定。”

          我脑中焦急****,思索着他们通话中透**出来讯息,聂唯阳和平平作了什么协议?她说“喝下那东西”,是什么意思?

          脚步声近,平平走过来,在我面前蹲下来:“醒了?正好。”

          她把手机放在我耳边,我听见聂唯阳声音,沉沉,紧绷绷:“苏苏?你有没有受伤?”

          他声音让我莫名地想哭,仿佛有他气息扑面而来。我咬咬牙,让声音平静:“我很好。”

          手机随即被平平拿走,她说:“你也别想耍**招,我看得到电台直播。”然后将电话挂断。

          我挣动身子,平平说:“别白费力气了,你站不起来。”

          她眼神和音调都是如此冰冷。

          我张嘴,声音微弱几乎听不见,我问:“聂唯阳要做什么?”

          平平冷哼一声,沾**纱布遮住她半张脸,我看不清她表情,她不答反问:“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我微微摇头。

          平平说:“哈,没看出来么?这里是艺术厅天**板上!我昨天**进来,无意中发现这么个隐蔽好地方,很不错是不是?聂唯阳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你就在他演出地方,就在他现在头顶上,哈,那些人现在肯定在n市翻天覆地找你呢,他们怎么找得到?”

          她手上有一把细**锋利刀,刀背滑过我脸,凉意使我打个寒颤。

          平平嘶哑地笑了一声:“我本来是想要现在就割下你耳朵送去给他,但是他提了一个**人提议,让我决定稍后再来动手,你猜,是什么提议?”

          我紧盯着她,声音虚弱:“什么?什么提议?”

          “他说,没有你,他还有他事业,要想痛快地报复,何不把这些全都毁了?你安全可以用来要挟他当众毁掉自己声音,葬送他事业,何不在那之后再向你下手?哈,这就是他打算,他想要拖延时间,在演出开始前找到你。”平平咧开嘴,她背着光,嘴角笑容显得冷森森,“但是我怕什么呢?可**苏苏,他不可能找到你,这个提议比我想到更有趣,我实在没理由拒绝。”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