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1/9)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五、苍茫

          01

          帮主一口咬死索狗,自己也吓了一跳。它从来没有伤过人,更没想到会咬死

          主人——妈的,虽然这家伙是个畜牲,但毕竟是他把自己从公园带回家,给吃给

          喝,这些日子相处下来,还是有些感情的。

          帮主愣了一会儿,想想还是救小环要紧,索狗死就死了吧。于是跑过来咬住

          杨婷珏身上的绳索用力撕扯,它的牙齿十分锋利,只咬了几下,杨婷珏手脚一

          松,绳子已经解开。她连忙抱起小环,慢慢拔出深入腹腔的竹竿——拔出时才发

          现竹竿是斜着刺入的,刺目的鲜血汩汩从刺穿的道中涌出。杨婷珏手指微微发

          抖,她怕拔出竹竿后小环会大出血,但又无法带着竹竿抱她出门。

          小环还没有昏厥,苍白的脸上满是惊喜,“姐,他死了?”

          杨婷珏点点头,“别想那么多,我送你去医院。”她用枕巾和床单草草包裹

          一下,先略微止住血,便抱着小环急步下楼。

          走过客厅时,杨婷珏镇静的拿起自己的皮包。帮主一直跟在两人身旁,不时

          仰着脸看着姐妹俩。小珏想起了虎哥的话:这条狗奸污过我们母女三人!伸手一

          把起桌上的水果刀,发红的双目紧紧盯着帮主。

          小环像是意识到什么,突然睁开眼,虚弱的说:“姐姐,别杀它……它救我

          们……”

          小环伤势太重,杨婷珏不敢耽误,只好扔下水果刀,恨恨盯了帮主一眼。

          帮主吓得哆嗦了一下,连忙夹着尾巴跑到一边。这丫头真是恩将仇报,说实

          话,自己对杨婷珏可真够意思了,当初怕她吃疼,硬是把满腔欲火都压了下来。

          要不是老子,你能逃出来?还能跑这么快?它越想越是委屈——那些事都是他们

          逼的——咳,虽然自己也很爽……

          ************

          杨婷珏在路上便已经报了警,虽然林哥手里还拿着录像带,虽然想起带里的

          内容心里就发颤,但她顾不了许多。无论如何,不能让这些禽兽逃脱!

          等警察赶到时,杨婷环已被送进了手术室。

          杨婷珏强打起神,向警察仔细描述了三个劫匪的相貌特征,请警察一边去

          家里检查索狗的尸体,一边立刻去寻找母亲和林哥的下落。

          这个身材高挑的美女口齿条理清楚,但神色凄楚,身上衣衫不整,显然是受

          到了侵犯,一个警察暧昧的看了一眼。杨婷珏心头的怒火瞬时爆发出来,狠狠一

          巴掌打到他脸上,恨不得把他满脑子的龌龃统统打出来,痛骂道:“混蛋!”

          那个警察一下子被打懵了,捂着火辣辣的面孔说不出话来。旁边的护士连忙

          把暴怒的杨婷珏拉开,接着一个穿白大褂的在她手臂上打了一针。

          紧绷的神经渐渐松驰,被疲倦和伤痛折磨得心力憔悴的杨婷珏慢慢合上眼

          睛……

          午后的阳光懒洋洋照在身上,她从午睡中醒来,伸着懒腰打了个小巧的哈

          欠。妹妹小猫一样蜷缩在旁边,嘟嘟的小嘴巴还挂着一丝口水。

          妈妈轻轻走了进来,在姐妹俩额头吻了一下。小环迷迷糊糊的张开小手,抱

          住妈妈,洋娃娃般长长的睫毛微微抖了几下,却没有睁眼。小珏扶住妹妹的肩

          膀,“小懒虫,快起来啊。”

          小环哼咛着摇了摇头,把脸埋在母亲前。她咬住嘴唇,伸出手指准备捏住

          妹妹的耳朵把她拉起来。

          突然眼前掠过一道黄影,鲜血四溅……

          ************

          “谁!谁受伤了?”杨婷珏惊叫坐了起来,“妈!小妹!你们……”

          血腥的记忆刹那间从脑海中闪过,她立刻浑身颤抖,冷汗浸透了衣服。

          “杨小姐,你醒了?”一个柔和声音在耳边响起。

          杨婷珏点点头,冷静下来,“我妹妹呢?”

          护士显然已经知道了她们的遭遇,没有翻卡片,便说:“杨婷环小姐刚刚做

          完手术,在隔壁病房。”

          杨婷珏掀开被子翻身下床,两脚刚落到地上,体内立刻传来一阵钻心的剧

          痛。

          护士连忙扶住,“杨小姐,你身体还没好,先休息一会儿。”

          杨婷珏勉强笑了笑,“不要紧,我只去看她一眼。”

          “她还没有醒……”

          杨婷珏捏了捏护士关爱的手掌,然后推开她,忍痛一步一步走到隔壁。

          妹妹静静躺在病床上,没有一丝血色的小脸比洁白的被单最苍白,娇小的身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