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0章许君一片相思意八(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听说造纸术与印刷术的开创者,可是就是当朝的花贵妃?”东陵太子放下酒杯,目光灼灼的看着花飞飞说道,“贵妃娘娘的才智,不能仅仅是过人这样简单了,简直是时间绝无仅有。

          穆天涯用别有深意的目光看着花飞飞丫。

          她端坐在那里,一袭素雅的衣服,脸上挂着明媚的微笑。

          他不明白,后宫的女人,怎么可以有这样灿烂的笑容,从小就生活在深宫中的他,早就深谙皇宫中的黑暗与残忍,

          他记得这个女子,而且,特别有印象。

          那晚在魅芳阁,唯一能跟他竞价的,只有她一个人,但是,气死人不偿命的是,她每次加价,都只加一两银子,一百万两都已经在那里了,但是,她偏生要一百万零一两,他那时真的是想要当场吐血。

          这个竟然凭一个弱女子的绵薄之力,就能够吓退三国联军,甚至算是暗中化解了东陵的一场危机,若不是她,萧贵妃与三皇子用长生不老药毒害皇帝的阴谋,早就得逞。而现在,很难相信,造纸术与印刷术,也是出自这样的一个女子之手,她到底还有多少意想不到的地方?

          这样的人,如果能够为东陵所用……

          东陵太子想着,眯着眼睛,再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花飞飞。

          花飞飞忽然觉得背脊有些发凉,忽然就感觉到穆天涯的目光里带着不怀好意,心中恶寒了一下媲。

          “太子殿下说笑了,那些只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花飞飞说道,脸上挂着勉强的笑意。

          “如果这些都是雕虫小技,那么真的就折煞我们这些人了。”穆天涯微笑着,然后转头看向旁边的太子妃:“爱妃,听说花贵妃是你的故交?”

          顾思瑶轻笑着:“是的,我曾与贵妃娘娘有过一面之缘。”

          花飞飞皱眉的看着顾思瑶,当初,东陵太子不是一掷千金,想要买下柳媚儿的吗,那时眼中的爱慕,可是一点都不假,但是现在为什么,为什么,穆天涯看她,一点儿也不像是看当初的爱人,而顾思瑶看他,眼中也全无爱意。

          她相信顾思瑶喜欢的是花无双,但是,顾思瑶为什么还是会选择当东陵太子妃呢?

          不过,顾思瑶一定恨死她了,她与南宫睿使平辽王的反叛失败,平辽王自杀,顾家几乎满门抄斩,现在,她与顾思瑶,已经是站在对立面了。

          现在的顾思瑶,已经没有了当初小女儿的娇态——不,也许很早就没有了,她之前看到的顾思瑶,也许只是一个假象。

          现在的顾思瑶,脸色有点冷清,眼神有点……冰冷。

          是的。

          冰冷。

          也是,任谁经历了这样的噩梦,都会心如磐石的吧。

          在她从边城回来的昏迷的那段时间,皇城就经历了一场血腥的杀戮……也给南宫睿打上了一个铁血手腕的标签。

          这样的动荡,不安……风云散去之后,南诏应该能走的更远吧……

          如果那时,她能把顾家一些无辜的人救下来就好了……虽然,希望不是很大……

          花飞飞天马行空的想着,也没有注意到顾思瑶与穆天涯说了一些什么,等到回过神来,就已经听到穆天涯说道:“爱妃与花贵妃性子如此相近,两人也可结为锦帕之交,那么何不邀请花贵妃来我们东陵小住几日?”

          “殿下说的极是。就是臣妾怕南诏国君不同意……”

          “这有何妨?”穆天涯说道,然后站起来,转头看向南宫睿,“今天是南诏皇上二十岁的寿辰,我在这里替我父皇敬你一杯。”

          南宫睿也拿起酒杯,两人一饮而尽。

          “对了,皇上。”穆天涯轻笑着,“明年我父皇六十大寿,我想邀请皇上与花贵妃一同去东陵,不知道皇上与贵妃意下如何?”

          “呵呵……这个,皇上乃一国之君,公务繁忙,而南诏与东陵路途遥远……”花飞飞一听,不知道为什么,就连忙想要拒绝,但是却被南宫睿那边打断,“既然是太子盛情相邀,那么如果来年事情少一些的话,朕定当与花贵妃前往为东陵国君祝寿。”

          “那么天涯在这里替父皇谢过皇上了。”穆天涯笑得一脸的儒雅。

          花飞飞背地里狠狠的拧了南宫睿一把,低声说道:“你怎么就应了呢?你难道不觉得那个东陵太子不坏要以吗!”

          南宫睿的手臂被拧,但是仿佛没觉得痛一般,脸上挂着灿烂的笑意,也低声说道:“怕什么,为夫在这呢!再说,朕说的是明年如果没那么忙……”

          花飞飞与南宫睿的动作,被萧紫嫣看在眼里,她暗暗地咬牙切齿,今晚的风头,都被花飞飞一个人抢光了!

          “皇上,这是东陵偶的的稀世奇珍琉璃玉,色泽圆润,没有一丝瑕疵,巧手的工匠将雕刻成为一玉龙,预祝南诏龙腾凤舞,繁荣昌盛。”东陵太子说道,命人拿上了礼物,南宫睿高兴的命人收下。

          其他各国的时节,也纷纷的送上礼物,除了东陵西楚苍云三大国,还有一些南诏的附属国,苍云的翡翠,西楚的玛瑙还有一开始就进贡的美人,还有一些附属国送来的各种珍奇古玩。

          花飞飞在一旁看的眼馋,瞧那南宫睿嘚瑟的小样,这叫什么呢?收礼物收到手软。

          真是气人,皇帝的待遇与妃子的差别待遇,皇帝生日什么都有,她生日,就只有一个大黑锅……没天理啊没天理……花飞飞想着,再狠狠的拧了南宫睿一把。

          宫中的妃嫔也送上了礼物,萧贵妃送上了一尊金佛像,沈贵妃是价值连城的拳头大的夜明珠,相较之下,花飞飞的礼物,有多寒碜就有多寒碜。

          “飞飞妹妹,你送给皇上的礼物呢?”萧紫嫣笑着说道。

          “嘿嘿……我的么……”花飞飞尴尬的笑了一下,指了指南宫睿,“本宫的礼物,已经送给皇上了,是一件衣服,现在皇上就穿在身上。”

          萧紫嫣的脸色铁青,礼物已经穿在身上了。

          这个时代的女子,几乎无不是在家里相夫教子,而为夫君做衣裳,更是妻子的职责,南宫睿一国之君,自是从来不需要她们这些妃嫔做衣裳,但是,如今却有一个女子做了,他还穿到身上了……

          花飞飞越看别人的礼物,就越觉得无地自容,怎么大家就出手这么阔绰呢?她的礼物,一开始还挺满意,如今一比较,才知道自己的根本上不了台面,还好礼物今天早上就送出去了,如果是在宴会上送的,她怎么拿得出手啊?更加祈祷,南宫睿就不要把她的礼物拿出来显摆了,过不,估计也没有人要求皇帝脱衣服验货……

          “爱妃别灰心。”南宫睿看着花飞飞懊恼的神情,隐忍着笑意,“爱妃的礼物,是朕最喜欢的。”

          苍云时节与西楚使节看到皇帝高兴,于是再次提出要求互市的请求,南宫睿还在皱眉,花飞飞妩媚一笑,说道:“既然这样,皇上何不同意?互市能促进两国之间的经济交流,增进各国的友谊与民族的感情。”最重要的是……有钱大家赚嘛!虽然知道,西楚与苍云不怀好意,他们只不过是想得到造纸术与印刷术罢了,但是闭关锁国肯定要落后,有竞争才会有进步,即使南宫睿在台面上不答应,毕竟造纸与印刷一定会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的展开,所以,那时,想要保密技术根本就不可能,西楚与苍云一定会想其他办法得到,再说,这些技术,也没有什么保密的价值……往大一点想,促进文化的进步嘛……

          “皇上,互市,对我们南诏百利而无一害,再说,造纸术与印刷术传到其他各国,也算是为各国的文化作出贡献,更是彰显皇上的仁者之风,繁华气度。”花飞飞笑得妖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花飞飞给他带了一个高帽子……南宫睿扶额,“既然这样,那么互市的具体细节,等到宴会结束之后,我们再详谈。”

          西楚与苍云的使节都很高兴,他们看过造纸术生产的白纸,质地细腻,光滑细腻,造纸术与印刷术若是能传到他们的国家,绝对是千秋大功一件。

          这时,场地中央的舞姬退场,众人谈笑风生,等着下一批的舞姬出场,却在下一刻,天空飘下无数的花瓣,两条粉色的绸带,悠悠忽忽的飘进了场地的中央,接着,一个绝色女子踩在飘飞的绸带上,轻盈的略过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