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章 逃命,幽会(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叶逐风趴在路边的草丛里,等了会儿觉得不安全,又缩回树林里去,远远地望着不远处路卡上的黑人士兵,满脸的愁云,要是等会儿山上的士兵围剿下来,那可就玩大了。

          叶逐风看了下身上的五个破片手雷,等会儿打冲锋可就靠它了,希望能镇得住那帮人,否则今天这仗就难打了,说不定还得带点伤回去,那可怎么向南宫梦瑶解释?

          叶逐风在路边的树林里等了好一会儿才听见枪声渐渐地弱了下来,想来两边已经达成了协议了吧,就是不知道协商的怎么样了?叶逐风窝在凹坑里等待着预想之中的爆炸,可是那爆炸偏偏还久久不来,惹得叶逐风有点着急了,小命危在旦夕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就在叶逐风焦急的时候,山上传来一声炸响,“轰!轰!!轰!!!轰!!!!!!”叶逐风坐在地上都感觉到了大地的震动,仿佛地震一般,山上弹药库的殉爆,炸起一朵小型的蘑菇云,火光照亮了天空,煞是引人瞩目。

          “%¥¥%&……%&&”那一群哨卡的士兵马上就有了反应,其中一个带头的马上领着六七人坐上车去支援山顶,留下十来个人个人看守哨卡,叶逐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军车从他面前三米远的公路上开过去,渐渐的远去。

          仔细听了下声响,叶逐风满满的抬起头来,瞟了下远处的哨卡,那里还有十来个士兵,刚才还在吸烟,说笑,现在已经是冷漠,肃穆,一副大敌当前的样子,谨慎的戒备着周围,那剩下的一辆军车上还有个机枪手,掌控着一挺高平两用机枪,小心的看着周围的树林。

          叶逐风看的一脸苦水,吗的,刚才还想上面的动静引起下面的的恐慌,哪知道这些人仿佛司空见惯一样,对山顶的爆炸虽然惊讶去没有慌乱,反而是聚在一起严肃的警戒。

          叶逐风郁闷的取下破片手雷,在地上一字排开,把手枪,微冲,战术刀,急救绷带,清点下,整理好,放在最顺手的位置,在检查下着装,衣服,裤子,鞋带,以免发生意外,比如鞋带松了,结果踩在鞋带上绊一跤,那可就杯具了。

          观察了下规律,叶逐风等到只有两个人望着这边的树林的时候猛的一拉保险栓,把手雷扔出去,叶逐风的臂力很强,五十多米的距离轻容易就扔到了人群中间,

          “,危险,手雷”一个眼尖的黑人士兵突然看到了飞来的不明物体,立即趴在地上大喊道,“轰,轰,轰,轰,”叶逐风一口气连仍了四个手雷,然后马上一手拿手枪,一手拿微冲踏上大陆朝那架军车冲去。

          手雷都是扔在军车附近,把那里的人炸的晕头转向,手雷对军车的伤害不大,但是把士兵可就遭殃了,一瞬间就有六七个人失去了战斗力,倒在血泊之中哀号。

          “嗤……”叶逐风持着乌玆微冲一边火力压制,一边用手枪点射,“啊……”一个黑人士兵不要命的冲出来,抱着Ak47就乱扫,

          吓得叶逐风连忙就地一滚,手中的微冲猛扫那人的双腿,手枪三连射点在那人的胸口,等叶逐风滚在一边的简陋哨所前,那个黑人的一双腿已经让叶逐风的乌玆硬生生扫成了两节,倒在血水之中抽搐了几下不动了。

          叶逐风换了弹夹持着乌玆靠近那辆军车,点了下人数,还差一个人,叶逐风弓着身子躲在车后,最后一个人应该就在车那边躲着,叶逐风伸手拉开车门却不上去,而是用力猛的关上,

          “呀……”就在叶逐风关上车门时,从对面跳出一个黑人士兵端着Ak47猛扫,叶逐风却在另一边站起来,乌玆微冲一扫,那人就带着不甘倒下去。

          “呼呼。呼呼……”叶逐风爬上军车,看了下,这是一辆老式的悍马,不过后面拆掉了顶面,加装了一挺重机枪,叶逐风看了下也是摇头叹息,可惜他是一个人,有这么好的武器都是用不了,车顶这挺高平两用高射机枪用来打直升机可真是一大利器啊!

          “轰隆……”叶逐风打火启动军车,朝城镇的方向开去,马达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简直就像是站在喷气式战斗机的喷口一样,那声音简直是难受极了。

          叶逐风刚离开马上就有军队追来了,浩浩荡荡的,怕是有几百人,叶逐风还在疾速的飙车,并不知道后面已经是有几百人追上来了,要把他挫骨扬飞,否则多半要吓得屁滚尿流,夺路而逃,而不会在泥泞的公路上开着破烂的悍马飙车了。

          叶逐风看了下前方,心里也是冷了下来,叶逐风停下车来,在油箱口了一根布条浸满了油,拉出来搭在油箱口,然后摸出一根烟点燃了吸了几口,轻轻的摆在布条上,香烟烟一半在布条上,烟头一半在空中,

          这就是一个简易的定时炸弹了,看样子,这样的风势最多一两分钟烟头就会燃

          家园录吧

          烧到浸满油的布条上来,到时候就是一场爆炸,不管炸不炸得到人,中能给叶逐风分担点敌人的注意力。

          看了下绑在腰间的小金属盒子,“你可要对得起我的付出,不然我就杀了你满门”叶逐风冷然说道

          ,小盒子他现在还不敢打开看,生害怕被骗了,自己忍不住暴走,惹来更多的麻烦。

          叶逐风看了下燃烧的烟头,迅速的飞身窜进路边的树林,朝城镇的方向奔去,走大路是傻子才干的事情,前面十有有军队在等着他自投罗网呢,走小路虽然费时,费体力却安全得多,当然,主要的还是要迅速穿出敌人呢的封锁线,到达城镇寻找机会溜走。

          叶逐风差不多跑了一公里远终于听见了一声巨响,那边公路上腾起一团火球,伴随着浓烟升空,好不壮观,叶逐风头也不回的低头猛跑,抓紧时机,朝城镇跑去。

          因为是边境,所以小镇还是比较繁华,叶逐风摸进镇子,甚至看见了许多华夏人,把身上的枪支弹药都扔进了水塘,叶逐风只带着一把手枪和一柄战术刀偷了一套衣服走进了小镇。

          作为刚果的边境小镇,比一般的镇子要大得多,繁华的多,在街上还可以看到站街女,叶逐风也是惊奇了一把,这里找不到套子,怎么敢脱衣服啊?

          对于这个陌生的小镇叶逐风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他只想尽快逃离这里,虽然已经穿出了封锁线,但是看看戒严的街道,叶逐风还是感觉到了危机,要是今天晚上不走的话恐怕明天就走不了了,毕竟在非洲这些武力至上的国度,边境上死伤一个把两个人是很正常的事情。

          叶逐风害怕碰上街上巡逻的士兵,不得已只好摸进路边的一栋小楼里,这栋楼修的很精致,看得出主人是个不简单的人物,看着小楼里的景观,叶逐风也是呆了下,躲在一个没人的房间里,

          小楼里的几个门口都有护卫在守卫,里面不时的传来女人的尖叫声和浪。叫声,感情这里还是一座青楼啊!叶逐风郁闷的躲在房间里,等待着夜晚的来临。

          足足看了七八场春。宫戏,叶逐风才等到夜晚来临,叶逐风看了这么久也看出来了,这里就是一个军妓的窝点,来这里的都是些有点官位权利的驻军人物,叶逐风也想过在这里等着戒严的解除,好过去搏命,却还是选择了马上逃走,留下来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变数。

          夜晚对于训练有素的叶逐风来说简直和白天没什么两样,晚上摸出小镇相对于白天来说也是比较容易一点的,连穿过几道警戒线叶逐风终于穿出了边境的军事封锁范围,打劫了一辆半夜上路的卡车,开到刚果的一个小城马塔迪再扒上火车到了刚果的首都金沙萨。

          一下车叶逐风整个人都是松弛了下来,由于爆发了战斗,整个首都都是弥漫着一点怪异的气氛,毕竟刚果的首都离叶逐风掀起大战的地方并不远,一时间路上都是多了些警察巡逻,严管治安。

          开了个房间,叶逐风就倒在了床上,呼呼大睡起来,几个小时的激烈战斗,又整整奔波了十几个小时,叶逐风一放松下来也是坚持不住了,闭上眼什么都难得管了。

          叶逐风倒是睡得香甜,刚果的边防线却是炸了锅,这次的莫名袭击导致了边防军最少七十多人阵亡,一百多人受伤,还与对面的安哥拉军队交火,这件事情很快就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只不过在私底下两国都是交换过信息,找不到这场战斗的罪魁祸首,也只好暂时的平息下来,大量的间谍派出去,打探着消息。

          叶逐风睡到了下午才醒过来,一摸那个金属小盒子还在,叶逐风顿时松了口气,爬起来洗个澡,换上新买的西服准备回国了,他对南宫煌炎说的是出去办事情三天就回去的。

          叶逐风想了下并没有马上回去,却是买了好多东西来到了南宫梦瑶的学校,看看南宫梦瑶学得怎么样了,差不多一个月过去了,不知道南宫梦瑶的性子耐得住寂寞没有。

          “风哥哥”南宫梦瑶老远就喊道,小跑着扑进叶逐风的怀里,感受着好久不曾呼吸的味道,“走,我带你出去玩半天”叶逐风拉着南宫梦瑶的手说道,

          “那个,那个……”南宫梦瑶看了下站在一边的学院导师,有点害怕的欲言又止,“没事,你去吧,记得晚上回来上晚课”那修女导师说完走了,

          南宫梦瑶睁大了眼睛看着叶逐风,那眼神充满了意外和惊讶,修道院的规矩她可是在这一个月之中体会过的。

          “我给你们学校捐了十万美金用作修缮图书馆”叶逐风看着南宫梦瑶惊讶的脸庞笑道,伸手搂着她的小蛮腰,揉捏不已,这可比那乌玆和Ak47手感好多了“去哪里?”南宫梦瑶问道“我想做点双人配合运动,你觉得呢?”叶逐风笑道,南宫梦瑶听的满脸通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