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2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这样不好吧。”毅然个转身朝向左逆行,“我觉得除了我的男友谁也没有这样的权利,连游戏也不行。”

          异常的坚持是让气氛冷冻下来。

          “你就是这么想的?”挑着眉问下,其实是自己离开在即,想让女生和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亲密接触次罢了。即使是用种戏谑的成分但似乎,是触碰到了她的雷点。

          “对。所以,对不起了。”是向台下的众人鞠了个躬,然后抬起头来说,面朝着韩林茂,“但是我可以和你起接受惩罚,请不要拒绝。”

          韩林茂看着她,上扬的脸,倔强的眼神,而后点了点头,是许可了。

          不执意个人承担了后果,是要维护你那份倔强的自尊。

          而韩林茂,诸三喜欢着你,身边却早就有了个愿意守护她的人。你没有权利对她,做出逾越了朋友间该有的举动。

          左逆行开始并不会预料到是这样的结果,他只知道作为死党韩林茂会找着他给的路线做,却忽略了女生心里的那份有关于道德和自尊的想法,于是以失败告终——或许也不是失败。因为——

          他看着韩林茂面不改色地喝完杯浓稠的,色彩怪异的,气味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可乐”,并且喝完之后依旧面不改色。

          以及诸三同学要在看不见的情况下摸透明箱子里的几个“可爱”的小宠物,女生先是极度恐惧地边伸手边眼泪汪汪,在碰到那滑腻腻又冰冷又带刺的东西的瞬间尖叫着弹跳后转抱住了具伫立在她身边的任何物开始掉眼泪,韩林茂居然丝毫没被这反转剧吓到,拍了拍她的脑袋声线柔和:“乖,没事的,不用怕。”

          所以是在众人类似圆满了的起哄中,以那位美丽的小姐“主动”投怀送抱结束了这轮游戏。

          左逆行先是被她的反应吓了跳,然后咧开嘴笑的春光灿烂。

          “左大少,你满意了吧?”手里还拿着纸巾地吸了吸鼻子。坐在沙发上恶狠狠地瞪着某个人。

          “少爷,玩过了哦。”韩林茂也出奇地没有维护左逆行,和三统战线。

          “哎呀,反正我要走了嘛你们就当着为我做场践行表演咯。”

          “呵呵,呵呵呵。践行表演?让我们两个人当众接吻?你把奇民置于何地?当然,我还没事,我同桌还有个蔡惜亚呢,你怎么能这样呢!”控诉着。

          “没。”左逆行还没来得及开口反驳就被韩林茂抢先,“惜亚是我的朋友,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平淡的语气,是在陈述,或者说是在解释。个迟到了许久的解释。

          “我们都是在学习上很难遇到对手的人,是彼此惺惺相惜的那种友情。你们若有什么想法该直接向我验证而不是自行猜测。”

          “韩,你这,是在撇清你和蔡惜亚之间的关系么?”迟疑了下左逆行还是开口了。

          “不是撇清,是本来就没有关系。”淡淡地开口。

          “噢,你居然连这么好的女生都看不上。”三沉默几秒是开玩笑地开口了,“韩王子,敢问世间还有何种女子能入得了你的眼?”

          “哈哈哈。”倒是左逆行先开怀地大笑了,他还不清楚女生那点小心思么。韩越看不上别人越好,她心里平衡啊。

          “恩,可能我和奇学长眼光有点像。”是直接句话就让那个笑声凝滞了的。

          “韩,什么时候你也幽默了?”

          “是啊,开个玩笑罢了。”笑了笑,口饮尽杯内所剩不多的液体。

          三却意识到自己的心在某刻狂跳了起来,脑海里反复出现了刚才的场景,男生直直地望着自己,奇|书|网说着“三”,那名字从他口中说出来有种醉人的力量,她无法猜测如果当时自己点头了,韩林茂是否真的会低下头来完成了这个游戏。

          她不敢妄自猜测。

          而后是在闲谈中度过的夜晚,窗外有大片的雪纷纷扬扬洒下来,覆盖在了窗沿上,窗外的街道上,树枝上,车辆上,屋檐上。美不胜收。

          “这座城市都已经很久不下雪了。”三感慨着,忽然就在这里真的意识到了左逆行要离开自己,去很遥远的地方的事实。“少爷,你说新泽西州是不是会经常下着这么大的雪,会不会很冷?”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自己鼻子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还没体验过呢。“左逆行笑了笑,“要么三,你跟着我走好了,许你个美好未来。”

          “好啊,那你就先行步站稳脚跟等着迎接我吧。”给他倒满杯芝华士,拿起手中的红酒,碰杯,干。

          “韩,这姑奶奶以后你多照顾点啊,”转头对了自己的好友,“虽然她有了男朋友,可是以后时时在她身边的还是你。

          “呐,你呢,以后尽可能尝试着把这冰山当我来看,考试又考砸的时候鼓起勇气向他胸膛砸去吧,没事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像是忽然回忆起了什么笑了起来,明眸里光芒闪烁,“我说三女皇,这些年来我被你练沙包给你当跑腿充当心情垃圾桶的事件真是数不胜数啊。”

          “怎么?委屈啦?”气势足够,女皇复苏中。

          “啊,我怎么敢呢。我这不都自愿的么我心甘情愿。”大少爷乖乖举白旗投降。

          左逆行是怎样的人。

          吊儿郎当大大咧咧却是睥睨赛场光彩夺目,但你依旧习惯了和她的对峙中处在弱者的方。

          总是在争执中先缴械投降甘愿向我认错的是你,

          把我的生日看的比任何人的都重要的是你,

          我伤心时我生气时陪在我身边负担起平复我心情的重担的是你,

          只为我随口提的物件跑遍大街小巷的是你,

          把我郑重介绍给家人的是你,

          自己时常捉弄我却不让别人亏待我丝毫的是你,

          怕自己走后别人不如你照顾的细致而再叮嘱再反复的人是你,

          长跑时跑不动了是你拉着我跑,登山没力气了是你拽着我向上,

          你知晓我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你比任何个人都希望我过的好。

          陪在我身边,原谅了我所有的懦弱,容忍了我所有的脾气。

          韩林茂是我喜欢了三年的人,

          可是左逆行,你是我高中三年唯个不可或缺的人。

          “以后我想你了就半夜三更给你打电话吧。”

          “还是在我的半夜给你打吧。”左逆行理所当然的口气。

          个东半球,个西半球,注定了只有方处于白昼另方必定黑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