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问道:“今晚我住哪?”

          “这里没你住的地方!”容肃见他得寸进尺了,再忍不住说道。

          虽然误会解开,可是到底做不到冰释前嫌,张桌子上吃饭已经是极限了,他实在无法想象自己还要跟这厮同住屋檐下。

          李香年望着周锦,眼神里尽是可怜巴巴的意味。

          周锦也有些为难,她想着,要不要让周舟今晚跟他们挤挤,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李香年手摆,毫不在乎的说道:“没地睡就没地睡嘛,我大不了继续睡马车上咯!”

          这时,周舟开口了,他瞅了眼周锦,又瞅了眼容肃,然后看向李香年,小声道:“我的床比较小,但是挤挤也能睡的”

          李香年闻言,嘴咧开了,“好兄弟!”

          容肃听,脸却变绿了。

          李香年笑道:“老容,不要这样嘛!我就睡几晚,不要那么小气啦!”

          容肃听他这么说,心里想着他这话的意思定是只在这里待几天了,也是,就他那性子,怎么可能留在这里呢!既然这样,他也就不再阻拦,只是看了眼周舟,眼神带着些哀怨。

          周舟已经十岁了,这几年跟容肃相处了,隔阂渐渐便小,所以如今见他这么看着自己,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便站起身道:“你们坐着,我来洗碗。”

          “我来吧。”容肃却点不想再跟李香年待在起。

          当夜,容肃躺着,久久不能入睡。周锦睡了觉醒来,见他还睁着眼,就握住了他的手。

          “在想什么?”她问道。

          “没什么。”容肃应道。

          周锦看了他会,将头埋在他的胸前,轻声道:“我跟李香年没什么。”

          容肃怔了半晌,应了声,“嗯。”

          然后,心里的石头彻底放下了。

          那时候抓住他们两人在同张床上,可是之后发生了那么多事,他便直没有提及,而周锦也从来没有解释,于是虽然选择了相信她并将此事揭过,可到底还是在心上按上了根刺,而现在,这跟刺终于被剔除了。

          容肃心上松,然后抱着周锦闭上了眼睛。

          周锦看着,轻轻的笑了。

          对面屋子里,李香年翻来覆去几多回后,终于找到了个稍微舒适点的位置。

          周舟此时已经满脸怨念,“你还不睡么?”

          李香年道:“睡了睡了!不是这床太硬我还没习惯么,现在习惯了!睡吧睡吧。”

          周舟无语,却也只是转过身又睡了过去。

          李香年闭了会眼睛,却又睁开了,他看着木质的屋顶,又看着屋子的陈设,又看了看枕边已经长大的小孩,嘴角也露出了丝笑容。

          哎,终于找着了。

          次日早,容肃被阵嘈杂声吵醒,起来

          看,却见屋子旁边的空地上突然多出了很多木料,而李香年正站在边上,手里拿着图纸不停指挥着。

          容肃见状,口血真要喷出来了。

          敢情这厮真要住下!还要跟他做邻居了!

          容肃感到天都阴了!

          112番外苏行乐

          李香年盖了个比容肃家大了整整倍的屋子,还不包括后面那排给随从盖的,原先容肃那屋子被搭建的挺宽敞,可是被它比,硬是有了寒舍与豪宅的差别。李香年见着很是满意,他是成心要把容肃给比下去的。再者,屋子太小,根本不够他施展的嘛。

          五辆马车上装的东西很快被卸下,满满当当,堆满了整个院子。周舟看着,瞠目结舌。米面粮油锅碗瓢盆鞋袜衣饰被褥枕垫是应有尽有,而且看,无不是精致豪奢之物,这些倒也罢了,那箱箱的金银珠宝玉器古玩是怎么回事,还有那琴棋书画,还有那香脂胰粉,甚至还有那干果酒饮周舟记得当年他们路逃亡时,东西可是精简的不能再精简,无不是必须之物,哪像他现在这样!

          周舟瞅着他,只觉他如既往的好享受,浑然不嫌麻烦的好享受。

          李香年不知他的心思,只是箱箱检查着自己的东西,然后指挥着随从样样摆好,回头看到容肃正好从门口经过,便喊道:“老容,你那缺什么不?随便拿!”

          “”容肃噎,往地上扫了眼,也不理他,只继续往外走去,他得进山做好的陷阱里是不是又有了猎物。

          李香年嘿嘿笑,好像心情很好,转头又问周舟:“你那需要什么就自己拿,不用跟我客气。”

          “”周舟幽幽的看着他,心想就是缺什么,你这也没有啊。他这里东西虽多,可都是不顶用的。

          到了中午容肃拎着几只山鸡回来时,发现院内院外站满了人,远远的,还能闻到阵阵饭菜的香味。走近看,才发现山民们几乎都来了。

          有人见着他,打招呼道:“容哥儿,你大舅子可真客气,不就帮忙搭了下屋子,就请所有人过来吃饭”

          这声“大舅子”足够刺耳,所以容肃只草草听了几句便走开了。进了自己院门,发现里面已经被窝子女人占据,她们围着两张桌子,兴高采烈的在和着面,边上还有个锅,里面正烙着张张饼。见到他回来,又纷纷跟他打着招呼,只是转过头,又对正中的周锦道:

          “锦娘啊,原来你家男人已经够俊秀了,现在发现你大哥他更俊秀啊,长得真的是比女人还好看”

          容肃听着,好堵心。抬头见周锦也不反驳只是笑着时,更堵心了。

          等到吃饭时候,所有人都集聚在了起。李香年端着酒杯个个跟人道谢,谢他们帮忙搭建屋子,谢他们赏脸过来吃饭,又谢他们这些年来对自家妹子的关照。山民们被李香年哄得很高兴,很快就跟他称兄道弟起来,气氛派热闹。临走时,李香年又不忘给每家每户都备上礼物,或绫罗绸缎,或珠宝美玉,慷慨大方之极。然而这举动却遭到了山民们的致拒绝,李香年以为他们是不好意思,便又客气了番,哪知番推搡之下,山民们还是都没接受。李香年不知究竟,等到个直爽的妇人说了番话才明白过来。

          “大兄弟,你这些都是好东西,可是我们真不需要,它们不实用,放在这,还不如根针根线呢”

          容肃直坐在角落里,全程没有搀和其中,只是冷眼旁观着他做戏,此时看着李香年副错愕的表情,也只是转过了头——

          他倒要看看,他到底能住到几时。

          李香年在山里住了下来。

          然后容肃每天醒来便能看到这个讨厌的家伙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穿着锦衣,摇着扇子,手上捧着茶壶,副纨绔公子的做派。他本不想搭理他,就算左邻右舍,那也是各过各的,奈何,他心里这般准备,别人却不这么想。

          “老容,做早饭呐?”

          “老容,进山呐?”

          “老容,给我做个向导带我去山上转转呗?”

          “老容,你居然会做小鸡炖蘑菇啊?”

          “老容,我天!你居然会补衣服!”

          “老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