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纱衣,薄纱轻挽魅惑至极。

          轻轻地走过去站到戾阳的面前,调笑道:“怎么样啊,我这身红衣美不美啊?”

          戾阳的眼里多了几分笑意道:“美,上天入地我们的凝香公主都是最美的!”

          看见她没事就好,还可以调戏自己。面上的表情稍缓,眼里的担忧去了大半。

          凝香收起了玩笑的态度对戾阳说:“想必这里定就是鬼界的王陵寒洞了,那么幽冥花定就在这个王陵的某处了。我们定要在隐合来之前找到,不然······”

          “哈哈哈,已经晚了,你们找不到了,你们谁也别想从这里走出去!”

          凝香未说完的话被个诈的男声打断,声音里带着狠戾。

          凝香和戾阳同时转身望向洞口,只见洞口站了个男人,个眼里满是之色的男人。

          洞口处鬼王隐合正在得意的笑着,眼神不停地在凝香的身上扫来扫去。

          凝香冷笑声道:“我们?到时是谁出不去这个王陵还不定呢,隐合。你要是现在告诉我幽冥花在哪里,我还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正好,你来了就更好找了。

          隐合看着身红衣的凝香眼里的得意更胜,走上前笑道:“我的公主,你现在身中奇毒还不知道吗?你现在哪也去不了,乖乖的让本王好好的疼疼你吧!”

          为了得到凝香,他可是费了很多力气呢。包括那秘制的酒,还有那撩人的香♀些可都是很不容易找到的呢。不过已经见效了。

          说着就要向凝香扑去。

          戾阳先步挡在了凝香的前面,轻蔑的看向隐合道:“好久不见,你的卑鄙无耻真的是见长啊,隐合。”

          这天终于来了,他终于可以手刃仇人了,替鬼界清理门户!

          这时隐合才注意到这个有暗红色长发,墨绿色眼睛的俊美少年。

          等等,红发绿眼······

          “你,难道你,你是······”

          隐合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面前的少年,这张脸越看越熟悉。

          戾阳轻轻笑,可是眼里却是能冻死人的寒意。

          “难得,你还能记得我。不错,我就是那个本应该死在黑火林,而没有死的戾阳。我才是鬼界之王!这么多年你也该把属于我的切还我了吧″叔?”

          他不会忘记,是他,是他这个叔叔。将他的父王害死,将自己放逐。

          隐合眼里闪过丝慌乱,但是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而平静了下来。

          他望向戾阳道:“你以为在我知道了你是谁之后,你还会活着出去么?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你还是那么的天真。”

          凝香冷道:“呵呵,现在我们可是两个人。你认为若是动手,哪方的胜算会大些呢?”

          说完就将双手提起,莹白的玉手间闪耀着紫蓝色的光。但是只是刹那就消失了,再无光泽。

          凝香惊道:“怎么可能,为什么我的法力使不出来?”

          为什么她的魔界禁火会使不出来,为什么?难道······

          隐合得意的笑道:“你当然使不出来,你不仅使不出来,你的法力还会马上就消失。你中的可是我精心找了很久的毒酒和毒花做的香料,本来这两样分开是没事的,可是你却都碰过了。所以你马上就要变成个没有法术的仙界公主了。哈哈哈······”

          “卑鄙!那酒只有我个人喝,你算得还真是准啊。我在这里,你把无极雪他们怎样了。”

          凝香此时已经毒发倒在寒冰床上,脸色苍白如纸。

          她不知道,今天是她和戾阳的劫······文学度

          第二十六章夺花

          文学度夜晚冷寂,银月寒凉‰记住本站的网址:。在这样静默的夜晚,鬼界的禁地里却悄悄的上演了另个戏码。

          “我把他们送到了个不会打搅我们的地方了,他们现在也许已经死了吧!我的公主,没有人可以来救你了。”隐合脸阴险的笑着,看着凝香的眼神里有着势在必得的决心。

          “不,他们定会出来的!并且定会找到这里,你是不会如意的。而你竟然给她下毒,把解药拿来!”

          终于到了这天了,新仇加上旧恨。今日,他就要让隐合双倍还来!

          戾阳说完就已经出招了,紫玉萧从腰间抽出,毫不留情的袭向隐合”意尽显,墨绿色的眼里闪着寒光。

          隐合双掌大张接下紫玉萧,他们在空中大战了不下百个回合,却还是没有分出胜负。

          只见空中紫色的光芒与暗黑色的光芒缠绕着,交缠着。在空中擦出晶亮的火花,分外刺眼。

          “戾阳,没想到你的法术竟然变得这么厉害,当初的你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子呢。现在的你,可是比你的那个父王强的多啊。”

          没想到今天回来的戾阳竟然变得如此厉害,看来他今天不能让他活着离开了。

          “闭嘴,今天我就杀了你,为我的父王报仇。”

          戾阳的眼里杀意更胜,他忘不了当时父王的惨死↑不了父王没有闭上的眼,那么的不甘。那双眼睛经常在午夜梦回间将自己惊醒,他今天就要将自己的切都拿回来!

          “哈哈哈,你和你父王样愚蠢,他当年竟然将可以压制魔界圣物血梅的酒花恋藏了起来,却只是为了个女人。不过我不久前还是找到了,哈哈哈,而你的公主就是中了这种毒,这种毒只有种解法······”

          当年王兄得到了酒花恋,用这个本可以控制魔界公主水冰心的。可是,王兄却是十分的忠于她,至死都没有背叛她。那么自己只有动手了,包括王位,包括酒花恋。

          听着隐合说到酒花恋的解法,戾阳汇集在掌间的法力有些许的迟疑。然而,在高手之间的对决之中。不能有半点的分心,分心是要付出代价的。

          趁着戾阳分心的时候,隐合掌拍向了戾阳。

          戾阳急忙用紫玉箫去挡,紫玉箫应声而断。那掌打在了他的心口上,用了十分力道的掌。

          戾阳猝不及防被打成了重伤,从半空中掉下来。倒在了凝香的身边,吐出了大口血,空中飘落着紫玉箫的碎片。

          凝香血红的眼眸当看见戾阳留得血时,变得更红♀是中了酒花恋之后,对血的渴望。

          隐合得意的看着凝香的转变,对戾阳笑道:“你应该知道了吧,你的血是鬼界最纯正的幽冥之血。而中了这种毒之后,对血就会非常的渴望,尤其是对你的血。解药就是你的血!不过是你全部的血!哈哈哈······”

          看着戾阳的瞳孔骤然缩紧,隐合的笑意更深,得意道:“记住是你的全部的血哦,若不是全部可不行啊,那样只可以暂时的压制住毒性。那样的话,她的法力却是会受到限制的。”

          凝香听到他的回答,心里不仅颤。让她为了法术,为了活命去杀了戾阳,她办不到亦不能。

          凝香惊慌的将自己的身子往旁边挪着,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与喉间的干涩,大声急道:“戾阳,你快走!我我怕我会控制不住,我不要杀你!快走啊,我不要你和我死在这里!”

          她虽是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可是她不能伤害戾阳。他是和她样的可怜的人,是她最重要的朋友。

          戾阳看着脸色越来越白,眼睛越来越红的凝香。他的眼里闪过丝坚决,像是做了某种他永生都不会后悔的决定。那么不悔,那么心甘。

          他捂着心口慢慢地走到凝香的面前,轻轻的蹲下,温柔的说道:“你会没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你走开,走开!我我就要控制不住了。不,不要过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