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9 部分阅读(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官爷,不好意思,刚刚我实在是慌了。”老者掏了掏衣袖褶皱的口袋,恭敬的说道。

          “快点,没时间和你在这里瞎耗,进去之后,近日便不要再出城了。”长戟士兵低声提醒道。

          “这这是为何?我”老者心中紧,不知哪里得罪了这几位官爷,结结巴巴的说道。

          “近日城外有兽潮涌现!”士兵神情也不是很好,仿佛此事他也是刚刚知晓。

          赫然被两排兵甲魁梧的士兵拦了下来,待老者出示张惨白揉捏的纸片后,士兵收起手中横向的长戟,示意老者赶快进城,也不知是为何,这城门口的每个士兵都是面色有些焦急,好像知道什么事情般。

          孙昊此刻蹲在城门百步外的棵大荫树之后,自从他踏入筑基境界,他的感官异常灵敏,即便百步之遥片点声响都逃不过孙昊的耳朵!

          “证件!那是什么东西?”孙昊心中转念想,进城居然还要持有证件,他如今没有证件,那该怎么办?

          郢都城,有护法大阵守护,不能硬闯!

          但是身后那百妖感觉是寻自己而来的,不然怎么可能发生这么蹊跷的事情,再从两大妖族族长的死亡上说,此事可以说通!

          自己已经被各大妖族通缉

          孙昊在靠近郢都城的时候就感觉到法阵的气息,即便这种气息隐匿的很好,但是毕竟玉清宫出身的孙昊,在王子阳的书房中珍藏着许多关于阵符,阵眼之类的相关书籍1

          就在孙昊走出广阔的金色麦田之后,刚刚踏入通往郢都城的树林荫道,就感觉到种火属性的阵符丝丝气息传出,所以孙昊将自身修为内敛起来,此时的孙昊看起来就像个凡人般,准确的来说更像个书生,他身穿有些破旧洗白的青衫长袍,仅用青布条系扎的长头发,就连蓝色长发也被孙昊用“芝麻精华液”染成黑色,除了俊秀的五官,其他地方与书生无异。

          “只有试试了!”孙昊心想道。

          随后,孙昊转身就向郢都城城门走去,展了展袖袍,让青衫看起来顺展

          孙昊脸色突然变,赫然慌乱的神情浮现出来,慌慌张张的向城门跑去。

          “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士兵看孙昊柔弱的样子,就连长戟都没有拦下,只身挡住孙昊,说道!

          “大人,救命啊,大人!我是南面山头的村户,我的父亲是山脚下耕种的农民,今日他在城内置办货物,刚刚我下山的时候发现有妖兽成群涌现,就,就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南面山头!望大人能放我进城,躲避兽潮!”孙昊噗的声倒在地上!

          孙昊张口闭口,口个大人!几位士兵听得说不出的舒服!还是大人这个称号比官爷好听!舒服!

          语言有些慌乱,并且神色惊恐丝不假,再配上颤抖的声音,抖颤的身体,以及那不堪惊吓的突然坐倒在地!

          若是让士兵知道孙昊在演戏,定然会哭丧着脸大喊“影帝!”

          这样的演戏,不在那个世界拿个奥斯卡奖也太对不起自己了吧。

          但是这些士兵都没有发现,甚至已经深入了孙昊设计的情景之中!

          带头的士兵看见孙昊俊秀的脸上梨花带雨,忍不住讥讽骂道2

          “书生娘皮就他妈的龟孙,遇到点事情就跟个女人样哭哭啼啼,滚,滚进去吧,别在老子面前丢人现眼。”

          带头士兵脚踢向孙昊,孙昊身体滑,躲过那脚,却也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孙昊在地上爬了爬,慢慢的向城中爬去,士兵们看了他眼,眼中都充满了不屑以及嘲讽。

          “真丢咱们爷们的脸,生的跟女人个模样,若真是个女人,放在茉莉苑,老子定要爽爽。”位光头士兵呸的声说道。

          “嘿嘿,没想到你小子还好这口,几日没跟你起值班,口味都变得这么重了。”他身旁的位彪形大汉笑道。

          “滚犊子,你小子欠打不是?”光头士兵拍彪形大汉的肩膀,说道。

          彪形大汉讪讪的看了他眼后就闭口不语,显然很怕这位光头动手。

          孙昊就这样在众士兵的辱骂调侃中渐渐的顺利进入郢都城中,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孙昊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多生事端,刚刚在万妖山得罪那么多人,逃命都来不及。

          “不过我是不是演的有些过了。”孙昊抠着脑袋讪讪的心想道。

          夕阳渐渐没入山中,最后丝光亮也消失在地平线上。

          初夜的郢都城,没有变的黑暗,而是街道上都是黄澄澄的光亮,有的门户的柱子上都镶嵌着两块可以发出黄铯光亮的晶石,孙昊所过之处不乏这些黄铯晶石,显然这些晶石都是用来照明的,但是街道上也有人点亮着灯笼,在街道旁摆起摊位,这些摊位大多数是卖宵夜的,其中也有些是卖女子的胭脂或是灯笼,也有卖糖人和冰糖葫芦这些小吃的。

          这是孙昊第次来到这个世界并且走在人类的城邦,曾经自己在玉清宫的时候,那时的自己还是只小猴,不曾多与玉林之外的人接触,后来玉清宫又生灭门之灾,流落万妖山边境,其中不乏疗伤逃命,如今能够悠然自得的走在这青砖街道上,反而心中多了些心安,多了些许许多多复杂的情绪,这郢都城让他想起了那个世界!那个他直不敢回忆的世界,每次回忆都痛彻心扉,都是无尽的思念之情!

          灯火通明的古城,古朴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路人络绎不绝,有的人大多数是当地的农民,有些是过往的侠客,把长刀款在身后,修为大多都是堪堪不及练气的普通练武之人3

          甚至孙昊还能看见些女子妆容妖艳的在阁楼下,摆弄着蒲扇,招揽着过往的年轻俊客,有些腼腆羞涩的书生,往往被弄得面红耳赤,低头走过,不敢抬头去看。

          “要冰糖葫芦吗,酸甜可口的冰糖葫芦!”孙昊旁边不远处的位老者扛着杆子冰糖葫芦,叫卖道。

          “这冰糖葫芦怎么卖?”孙昊走过去,看着冰糖葫芦也是愣,说道。

          “文钱串。”老者眼睛扫孙昊,面带笑容的说道。

          孙昊哪里有钱,别说文钱,就是半个铜板都没有。

          孙昊憋了半天,从袖中掏出块鲜亮的玉佩,这是孙昊从那二十四位修士的储物袋中搜到的,经过孙昊仔细研究,这个玉佩乃是凡品,除了美观和纪念价值,对孙昊没有半分用处。

          “你看着我这玉佩,还直些钱,换你几串冰糖葫芦可以吗?”孙昊拿出袖中的冰糖葫芦,给老者看。

          老者看孙昊手中的玉佩,顿时心中大喜,但是面色不变。

          能在这鱼龙混杂的郢都城中混,哪里会没有些见识,老者看孙昊手中的玉佩就估量出这价格,而此刻孙昊竟然用这昂贵的玉佩换他几串只值文钱的糖葫芦,这是拜了哪路的财神才得来的财运。

          老者立刻从杆子上取出七八串糖葫芦,用油纸包好,递给孙昊。

          孙昊也不犹豫的将玉佩递给老者,对于孙昊来说这搜刮众多凡品物件,个玉佩根本不值提。

          “多谢客官,您可走好。”老者憨态可掬的弯腰恭送孙昊。

          孙昊提着手中的糖葫芦纸包,沿着刚刚的路继续走去。

          没过多久,孙昊便看见前方的条河道,这条河道横在郢都城两边,河道很是宽大,但是孙昊面前正好有条青石板铺砌的拱形桥,足有十几人宽,桥上行人络绎不绝,桥边上的灯火映射到河面,使得河水也闪出点点火红星光。

          第三十七章流年,灯火阑珊

          ?

          青石拱桥上人群不在少数,孙昊提着手中的糖葫芦纸包,不紧不慢的走在桥上。

          桥下有些暗淡的河流中飘荡着许多莲花花灯,就连桥上也陆陆续续看见不同的灯花展示,并且孙昊还能看见三两个年轻女子同行在河畔旁的灯盏街道上,不时发出悦耳的浅笑声。

          随着入夜渐渐地深了,出行逛灯会的人也不乏少数。

          “花落流年度,春去佳期误”几位书生中的个绿袍少年看着湍湍河流,看着莲花灯如星夜绽放,浅声低吟。

          绿袍少年脸上有着抹不去的愁容,美好的灯会,但是他却无法将自己融入进去。

          “陈兄所作妙句,与此情此景浑然天成,句中这离愁似浅即深,没想到陈兄年纪轻轻,却有这般岁月之感。”站在绿袍少年旁边的位胖子书生,拍手叫绝。

          这绿袍少年便是今年要进帝都赶考的书生,他名叫陈锐暝,小小年纪便要背井离乡,离开为他打理家务的妻子和父母。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