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4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中的水抛回湖里,若有所思道:“看来附近有瘴气。”

          郑凌雪凑近问:“什么是瘴气啊?”

          “瘴气就是动植物的尸体腐烂后释放出来的毒气。”

          郑凌雪唏嘘声,环绕了下周围,小声问道:“人的尸体也有可能?”

          朱子漠瞪了她眼,“这不是废话吗,之前这里死了那么多人,肯定有部分就是。”

          她歪着头道:“那么瘴气又怎么样啊?很恐怖的吗?”郑凌雪继续追问,这新鲜的名词还是第次听说,果然来了饶州之后很多新鲜的东西都要开始接触了。

          “瘴气分分钟能够夺人性命。饶州有个传说就是说瘴气的,瘴气乃是动植物尸体的转化,所以也称作‘鬼气’,是那些怨鬼们为了报复这个世界而潜藏在山间,只要遇到活人就会出来将他们杀死,而被杀的人因为不甘被杀就将魂魄留在林间,继续出来干掉活人。”郑凌雪挑挑眉,有几分紧张挂在脸上。这个世上她最怕三样东西,是家人有危险,二是紫云扇弄丢了,三便是鬼了。

          她拉拉朱子漠的小袖子,说道:“到时若真的见到鬼,你要挡在我前面哦。”

          朱子漠看她这副谈鬼色变的样子,不由嗤笑,“我之前追查过几单案子,都是说有鬼出没的案件,结果我发现,那些所谓的鬼都是人扮的,所以我估计啊,鬼就是个虚无的东西,是人们编出来的。”

          “你确定?”郑凌雪松开小衣角,撅撅嘴,嘀咕道:“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样。”朱子漠嘻哈道:“你太聪明了,这都能被你发现,怪我隐藏的不够好。”

          “呵呵。。。。。。世子爷你看见没,天上有好多牛在飞。”

          朱子漠脸冷敛,“我没有吹。”

          【未完待续】

          【020】牛不是我吹的

          饶州的南山其实全名是叫南齐圣山,但拥有如此靓名的山却死了许多的人,所以饶州的人都不再称此名字了,原本的靓名没了,山间的气氛也就怪了,倒像有种诡异的气息盘旋在山间,而那虚无的魔鬼正从黑暗的地方中死死地看着走过的两个人。水印测试水印测试

          朱子漠和郑凌雪两人两马的在幽静的山间走着,他们才刚入山,时间控制得刚刚好,日光煦暖,正好笼罩着整个山头,明媚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在地上洒下点点的亮斑,袅袅的雾气在叶间盘旋,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空气中弥漫着种醉人的浪漫气息。

          郑凌雪不禁赞叹道:“这里真是情人幽会的好去处啊。”朱子漠在旁轻咳,打趣道:“呵,半夜不被骷髅吓死才好,还幽会。”

          郑凌雪白了他眼,朱子漠继续目光往前,漫不经心道:“你可知道什么雪依花种在哪里?”

          郑凌雪掏出口袋中的字条,打开来看,然后愣了。她缓缓地递给朱子漠,笑呵呵道:“字太潦草,看不懂。”朱子漠接过字条,眉蹙,说道:“这谁写的啊。。。。。。哦,长在阴凉幽暗之处。”她伸手拿过字条,喃喃道:“那到底在哪里?”朱子漠耸肩。

          从早晨走到太阳正盛之时,朱子漠和郑凌雪找了个较为阴凉的地方歇息,吃着从王府中带出来的粮食。她双腿合拢,边小口小口地咬着大饼,朱子漠凝视了她会儿,问道:“你原本是哪里人?为什么来饶州?”

          郑凌雪眼珠微微转动,抿了下嘴道,虽说她不是太了解中原的地区名字,但是她记得个:南京。

          “我从南京来的。来饶州就是想混口饭吃。”突然觉得这个话题不好,郑凌雪连忙岔开话题指着朱子漠腰间的那把赤霄剑,问道:“你的剑叫什么名字?”朱子漠看向腰间的剑,说道:“赤霄剑。”

          赤霄剑,郑凌雪差点要吓尿。赤霄,这不就是大明十大宝剑名列第四的宝剑嘛,相传还是汉高祖让人专门打造的佩剑,更没想到当今皇上居然将它赐予了他。鞑靼和大明和平相处之时,她就从父汗那里听说当今皇上朱棣亲赐了把上古名剑给名世子,父汗赞叹这位世子是位出色将才,那时她就在想,到底是哪位王世子能够如此深得皇上的赏识将上古宝剑赐予,没想到当时个小小的疑问今日居然解决了,还能这么近距离地见上面。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佩剑,小啃小啃地将大饼全部地吃完,等坐了会儿后,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走到树边解下马缰,对着朱子漠说道:“我们是不是要出发了?”朱子漠压讶异,“这么快,先休息下吧。”

          她抬头看向天空,蹙眉道:“可是我现在还不知道雪依花长在哪里呢,若是不抓紧时间,今晚之前怕是回不去了。”

          朱子漠站起来,也去牵马,“好吧,出发吧。”马头上的金色铃铛“当当”作响,倒是给了这个死气沉沉的山林增添不少活力。

          也走了段路,逐渐听到水流声。拨开面前的植物,不远处出现了个大瀑布,郑凌雪惊呼声,她还是第次见到瀑布呢。她飞快地牵着马跑过去,朱子漠在后面跟着。

          “哇哈,原来这就是瀑布啊。”郑凌雪激动地凑近些,挽起袖子就想捞湖里的水。

          “等等,”郑凌雪的手定住,“你没看到那些水是绿色的吗?”朱子漠在她身旁蹲下。她疑惑地看着他问道:“这很正常啊,周围都有树木,倒映在水里自然也是绿色的啊。”他摇头,手指往湖面伸了伸,又定住了,郑凌雪更加疑惑了。

          最后,他还是咬牙伸出了手,碰了下湖面,然后掌心凹成个小船状,捞起了点。

          手掌中的水根本就不是清澈无色的,而是墨绿,偏向灰黑的颜色。

          朱子漠将手掌中的水抛回湖里,若有所思道:“看来附近有瘴气。”

          郑凌雪凑近问:“什么是瘴气啊?”

          “瘴气就是动植物的尸体腐烂后释放出来的毒气。”

          郑凌雪唏嘘声,环绕了下周围,小声问道:“人的尸体也有可能?”

          朱子漠瞪了她眼,“这不是废话吗,之前这里死了那么多人,肯定有部分就是。”

          她歪着头道:“那么瘴气又怎么样啊?很恐怖的吗?”郑凌雪继续追问,这新鲜的名词还是第次听说,果然来了饶州之后很多新鲜的东西都要开始接触了。

          “瘴气分分钟能够夺人性命。饶州有个传说就是说瘴气的,瘴气乃是动植物尸体的转化,所以也称作‘鬼气’,是那些怨鬼们为了报复这个世界而潜藏在山间,只要遇到活人就会出来将他们杀死,而被杀的人因为不甘被杀就将魂魄留在林间,继续出来干掉活人。”郑凌雪挑挑眉,有几分紧张挂在脸上。这个世上她最怕三样东西,是家人有危险,二是紫云扇弄丢了,三便是鬼了。

          她拉拉朱子漠的小袖子,说道:“到时若真的见到鬼,你要挡在我前面哦。”

          朱子漠看她这副谈鬼色变的样子,不由嗤笑,“我之前追查过几单案子,都是说有鬼出没的案件,结果我发现,那些所谓的鬼都是人扮的,所以我估计啊,鬼就是个虚无的东西,是人们编出来的。”

          “你确定?”郑凌雪松开小衣角,撅撅嘴,嘀咕道:“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样。”朱子漠嘻哈道:“你太聪明了,这都能被你发现,怪我隐藏的不够好。”

          “呵呵。。。。。。世子爷你看见没,天上有好多牛在飞。”

          朱子漠脸冷敛,“我没有吹。”

          【未完待续】

          缘定之形同陌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