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手,默运玄功,向欧阳灵的体内探去,他发现,欧阳灵的筋脉虽然还是完好的,但出现了极度的萎缩,其内基本上片干涸,看不到生机流转,她的脏腑,也被片灰色的气体笼罩,毫无生机。这让木叶大吃了惊,幸亏来得及时,这样的情况最多再是个三五几天,那就难怪作为天龙国的首席医者华老都无能为力。木叶暗自把诸天神佛,菩萨鬼怪都感谢了遍,感谢他们的安排,让自己及时找到了欧阳灵。

          这样的病情对凡俗医者来说的确已毫无办法了,但对于已是修真灵寂境界的木叶来说却是小菜碟。

          百十再见爹娘

          他先是把点点灵力化作灵气缓缓注入到欧阳灵的筋脉和五脏六腑里,激发出欧阳灵本身的生机。他的这股灵气可不同于药物带来的药力,那是本命之气,极为纯净。

          大约只过了杯茶的功夫,欧阳灵的眼里渐渐开始有了神彩,皮肤微微有汗珠冒出,脸色的有了丝颜色。这时,木叶知道灵的生机已被调动起来了。于是他再次向欧阳灵的体内输入了股更多的灵气,目的是让欧阳灵因为长时间生病流逝的生气得到些补充。当然,他也不敢输得过多,所谓虚不受补,太多了的话欧阳灵会承受不起,让筋脉受损。只能慢慢来。

          让这股灵气在欧阳灵体内慢慢游走,慢慢被吸收,几圈下来之后,终于被告全部吸收完了。再看这时的欧阳灵,和刚才完全是判若两人。虽然还是很枯瘦,但双眼已开始有流光闪动,显得很迷人,皮肤变得白晰起来,主要是精神,整个人上上下下都有种容光焕发的感觉。

          两次灵气的输入和吸收结束,已是午时过后。木叶想请正德给自己和欧阳灵安排点吃的,回头看,这时才注意到房内只有自己和欧阳灵两个人,正德和慧月都不在屋内。木叶对欧阳灵说:“灵妹,这么多天没吃东西了,我让他们给你准备点吃的,你多少吃点好吗?”会儿我再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

          有了木叶在身边,加上木叶给他输入的两次灵气。欧阳灵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都好了很多,这么多天没吃东西了她还是觉得饿了,对木叶的提议自是不会反对,何况这个提议是木叶提出来的。看到木叶这么关心自己,她心里甜丝丝的。

          皇宫里随时都准备着各式各样的食物,木叶吩咐下去不会儿,就有下人把大桌的吃的端了上来。慧月,还有听到欧阳灵也了很多急匆匆赶来的正德都围在桌旁。

          “灵妹,来,我给你介绍。这是我宗门的慧月。”木叶向欧阳灵介绍慧月。然后又对慧月说:“这就是我千方百计要寻找的灵妹,欧阳灵。”两女互相看了看对方,彼此心里都不太舒服,但都不愿让木叶把自己看成了小心眼的人。所以都礼节性地问候了声便没再多作交谈。

          木叶和欧阳灵边吃着。边聊着以前的生活趣事和分开后各自的些经历。木叶早已今非昔比。不仅话比以前多了,而且也风趣了许多,对他自己的事他只捡好的说。直说得欧阳灵喜笑颜开,笑声不断。正德偶尔也插上几句。顿饭吃得倒也算其乐融融。

          吃完饭,木叶对正德道:“皇上,我想灵妹和我还是般到护龙山庄去好点,毕竟我们长时间呆在您的皇宫里不太方便。你看怎么样。”其实正德也知道,木叶这是给自己留脸面。本来以木叶那样身份的人,要做什么哪里需要给个凡俗界的皇旁请求呢?所以听木叶说,他马上就答应了,并叫他们随时进宫去玩。

          木叶带着欧阳灵和慧月出皇宫回到了护龙山庄。天猫等人见木叶回来,高兴地和他打着招呼,木叶又把欧阳灵和他们作了个介绍。大家在起你言我语地聊着,只有慧月个人有些沉默,坐在旁不大开腔,几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却没人敢说什么。

          星突然有些恋恋不舍地问:“青松,这下人找到了,难道我们就这样回去了吗?我还没玩够呢,是不是再玩几天才回去呀?”

          木叶说:“谁说要回去了?我只找到灵妹,还有我爹娘呢?”说着,他转头问欧阳灵,“灵妹有我爹娘的线索吗?我想去找他们。”

          欧阳灵见着木叶了,心情很好,笑嘻嘻地说:“我还以为木叶哥哥你变聪明了呢,原来还是这么笨”

          木叶被欧阳灵说,不自觉地挠了挠脑袋,“我我”

          欧阳灵说:“大伯和大妈跟我们起走的,我们当然要把他们安顿好了,难不成把他们扔在半路上?真笨!”

          “真的?太好了,他们在哪,我们这就去找他们。灵妹你简直简直太好了。”木叶激动得话都不会说了,捧着欧阳灵气脸,“啪”狠狠地亲了口。亲过之后才想起自己做了什么,发现周围还有十二只眼睛直直地盯着他和欧阳灵,下子脸就红了。欧阳灵更是不堪,张俏脸跟个红绸子似的,赶紧躲到木叶背后,双小手在木叶腰间软肉上不停地“抚摸”着。木叶痛得呲牙裂嘴,但却不敢叫出来,也不敢跑。天猫等人都副看好戏的表情,只有慧月脸色很是难看。

          天猫等人越是这样的表情,欧阳灵就越是羞不可抑,木叶遭受的特殊待遇就越高级。无奈之下,木叶对着几人“恶狠狠”地吼道:“你们给我等着,我要你们好看!”

          “今天的天气真好呀!”沙望着天空道。

          “这片白云真漂亮!”星煞有介事地指着天上。

          “我的头发掉了根,哥几个帮我找找。”天猫

          慧月跺脚,回了屋。

          在几人的打笑下,过了好阵,欧阳灵才从木叶的背后伸出脑袋,快步向外走去。木叶连忙拉住她,“灵妹,你上哪儿去?”

          欧阳灵小鼻子皱:“哼,不理你们了,我找大伯大妈去。”说完径直朝前走。木叶听是去找他爹娘,高兴地喊道:“灵妹,等等我。”飞也似的就追了上去。

          欧阳灵带着木叶在城里面七拐八倒地走了约半个时辰,来到条普通的街道上。和其他地方比起来,这里人不算很多,比较清静。他们走近个小院落外,欧阳灵走上前去敲门。就要见到爹娘了,木叶特别激动。他的心下子跳得非常快。“邦邦”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应。

          欧阳灵再敲了凡下。院内个声音有些愤怒骂道:“都跟你们说了,我不知道她在哪,你们怎么还来。我是不会给你们开门的,以后也不许再来了,再来马蚤扰我们老头子老太婆,我可要靠官了!”木大娘生善良,就是生气骂人都骂得那么温柔。这个声音木叶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不正是他老娘的声音吗?不过听口气好象她遇到什么麻烦了,木叶心中怒火陡升。在他心里,亲人是他的命脉,谁要是敢惹到他的亲人,无论是谁他都不会饶恕。未完待续。。

          百十红颜惹的祸

          “大妈,是我,灵儿。”欧阳灵听到木大娘的声音,知道她是误会了,忙清脆地回答着。木大娘听是欧阳灵,阵快速的脚步声过后,门“吱呀”声打开了。欧阳灵甜甜地叫了声“大妈!”然后让出呆立在身后的木叶。

          “娘——”木叶见了木大娘,只叫了声,双膝弯,“扑通”跪下了。

          “叶儿——”木大娘乍见木叶,以为是眼花了呢,用手揉了揉眼睛,看清跪在自己面前的真的是自己分别近两年的儿子。喊了声叶儿,激动得泣不成声,连忙把木叶从地上拉了起来。木叶下扑在他娘的怀里,大声哭了起来:“娘,我终于找到你们了,我好想你们呀——,呜呜”

          木大娘也边抹着老泪,边说:“好,好,回来了就好,这下你回来了就好,自从你走了以后,听欧阳先生说起你的事,我和你爹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要不是灵儿这孩子时常安慰着我们,我们只怕早就活不下去了。”母子俩哭述了好阵,才渐渐收了声。

          木大娘又拉着木叶,上上下下,仔细地看了又看,“长高了,也长壮了,吃了不少苦吧?”木叶答道:“没事,娘,在外面我过得很好,就是想你们。”木大娘见儿子回来了,身体也比原来壮实了很多,十分高兴,道:“这下好了,我们家人又团聚了,走。快点见见你爹去。他也想你得很。”说完木大娘才回过神,想起什么似的,紧张地左右打量了下把木叶和欧阳灵二人让进大门,赶紧把大门牢牢地关上。

          木叶见娘的举动觉得很奇怪,但此时他没有去问,随着木大娘向后院走去。“老头子。老头子,你猜猜是谁来了?”木大娘刚进后院,就高兴地嚷了起来。“不有谁,听你那高兴样,除了灵儿那丫头还会有谁?总不会是叶儿那小子回来了吧?”院内间厢房里传来个略带苍老的声音。不用说。自然是木老爹了。“呃。你这家伙这回没猜着吧,真的是叶儿回来了。”木叶回来了,木大娘也难得地和木老爹开起了玩笑。

          “哎,你这个老太婆也学会骗人了。真是。”木老爹不信地责怪木大娘。“爹。我回来了。我是叶儿。”木叶隔着门叫了声。

          “咚”,屋内传来声重物落地的声音。木叶三人连忙跑进屋去看,只见木老爹正艰难地从地上挣扎着起来。“爹。你这是怎么了?”木叶赶忙把木老爹从地上扶起来,焦急地问道。“没事没事,听到你回来了高兴忘了自己是个废人了。不小心从床上摔了下来。”木老爹轻松地回答道。

          父子二人相见,自是又勉不了阵泪水。

          木叶木老爹木大娘和欧阳灵四人高高兴兴地坐在起互相诉说着分别后的种种经历。此时,大门外传来阵“咚咚”的敲门声。紧接着,个尖历的声音高喊道:“老太婆,快开门,我们少爷来了。”木大娘听,脸上露出惊慌之色。她对木叶和欧阳灵说:“叶儿,你和灵儿两个人快到里屋去躲躲,等我把他们支走了你们再出来。”

          木叶不解地问道:“娘,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要躲起来?他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他刚才在大门外就感觉好象有什么事,此时见木大娘听到外面的敲门声居然露出惊慌之色,更是满腹狐疑。

          在这个世上,他的爹娘和欧阳灵是他的逆鳞,当初离家出逃是为了不牵连他们,在大山时流血流汗磨炼自己是为了早日能回来找他们,进青木门修练也是为了他们。如今家人终于团聚,没想到却有人来找他的爹娘的麻烦。即使他生性淳厚也不禁怒火中烧。

          “我不躲,我倒要看看是谁敢来惹你们。”木叶坚决地说。此时他还没有把自己是修者者的身份靠诉木老爹和木大娘及欧阳灵,怕他们时接受不了,想以后有机会慢慢再说,所以都还把他当成当初离家时的那个样子。而欧阳灵也没对他们说自己的公主身份,怕两位老人因为自己的身份而拘束。

          木大娘见木叶不听,她说;“叶儿,你就听为娘的话,带着灵儿躲下吧,这些人我们惹不起,听他们说,他们领头的公子叫里来,是个花花公子,他爹是天龙城的什么巡城太守,官大得很。上次灵儿来看我和你爹,走的时候被他看见了,因为灵儿走得快,他没追上,就死赖着要我告诉他灵儿住在什么地方。他要去提亲,娶灵儿作他的五姨太。我上哪儿知道灵儿住哪儿呀,就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他的。他看我不告诉他,他就隔三差五地往这儿跑,说是定要等到灵儿。你们要是不躲的话,被他们撞见了还得了?听话,快躲起来吧。”

          木叶这才知道事情的原委,他担心地问:“娘,那他们没对你们怎么样吧?”他是在火龙城见过花二那种纨绔子弟的,仗着背后的势力,欺男霸女,为所欲为。很担心里来得不到想要的东西会对他爹娘乱来。“哦,那倒没有,只是打坏了两次门而已。”木大娘回答木叶道。听里来并没有对他爹娘有什么伤害,心时松了口气。不过,他还是没打算躲开,在他心里欧阳灵已是他内定了的媳妇,怎么能老让别的男人惦记着呢?何况,如果事不解决,这伙人也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他朝木大娘笑了笑道:“娘,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儿子回来了,这些事就让儿子来给你解决吧。”说完也不听木大娘的劝阻,径直向大门走去。木大娘在后面边追边喊:“呆儿,叶儿,别去,快回来。”欧阳灵也叫道:“木叶哥哥,要不,让我去吧。”她被木叶把病给治好了,但她以为那只是木叶的医术有了长进而已,要是出去和那些人发生冲突,肯定会吃亏的,她自己出去,和那些人见面,万不得已时亮出自己公证的身份,以他小小个巡城太守的儿子在她面前还嚣张不起来。未完待续。。

          百拾二二世主

          木叶停了下,回过头来说:“不用了,你们好好休息下吧。我自己会处理好的。”然后走到大门边,把把大门拉开了。外面的人叫了好阵,见里面不应,在时来的示意下,个小跟班抬起脚使劲向门上踹去,就要破门而入。他刚把脚踹出去,门“吱呀”声,开了。小跟班踹了个空,猛地向门内摔去,实实在在地跌了个狗吃屎。可能是摔得有点晕了,痛苦地从地上爬起来骂骂咧咧道:“妈的,这门他妈也太不结实了,轻轻脚居然踹得连影都没了,还害老子摔跤。”转过头来不没忘了他的主子,“老大,门开了,您请进,我们找那小娘子去。”看他老大里来和其他起来的人用怪怪的眼神看着他,再看看周围,他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很没面子地缩到人群后面去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