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1章:殒(完)(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老板傻眼了,彻底傻眼了。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这么能打?刚才被陆鸿打到的那两家伙,在街面上打架也算是一号人物了,怎么在陆鸿的手里,就跟纸糊的一样?如此不堪一击?

          这一下,老板的脸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误会,误会啊。你看,这事整的,我只不过是和老弟你开开玩笑而已,你千万别当真啊。今天我请客,我请客。”老板见风使舵的本事相当的如火纯清,眼见得自己惹不起陆鸿,连忙就换了一副嘴脸。

          “是不是看到我刚才被龚胜那家伙给打了,就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开玩笑?现在说是和我开玩笑了?刚才你不是很嚣张的让我走不出这个大门吗?”陆鸿根本就不给面子,人善被人欺,果然是说的一点没错。

          老板的脸色表情尴尬,一个劲的对着陆鸿说着好话。

          “给你脸,你不要。现在我可没这么好说话了。我在你的饭店里吃饭,被人给打了,你的饭店要负责任。我也不要你全部赔偿,你出个一半的医药费吧!”陆鸿的手,在吧台上轻轻的敲打着。

          “这……”老板心里这个懊悔啊,心说早知道这家伙是个煞星,我说什么也不能问他要桌椅的赔偿啊。这一次,真是亏大了啊。现在能怎么办呢?这事说起来,还真是自己为了贪小便宜才引起的,只能是自认倒霉了:“行,行,这是应该的,你说要多少?”

          “不多,950!”

          这下好,便宜没占到,还倒贴了950,这还不止,等会还得给地上躺着的两个家伙一笔医药费,损失真是大了。老板的心在滴血。几天的生意,算是白做了。

          走出饭店的门口,朱梅对着陆鸿那是一脸的崇拜:“小六子,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啊!”

          “还行吧!一般般而已。”

          “那之前你怎么被龚胜带来的那些人打的这么惨?”朱梅有些不明白了。

          “哎,别提了。刚才我喝多了,已经醉了,当然打不过那些人了。后来,被他们一打,人就有些清醒了,再被老板这么以刺激,就完全清醒了。所以,这老板自己找倒霉,也就怪不到我了。”

          “哦!原来是这样!”朱梅算是明白了这里面的道理,也就不再继续追着这个问题问了:“现在去哪里?”

          摸着咕咕叫的肚子,陆鸿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了在马路的斜对面,有个大排档,那里有些炒面、炒年糕之类的东西,刚才在小饭店里光顾着喝酒了,菜几乎都没有吃过。

          “去对面吃点吧!”陆鸿指着马路对面的大排档,说着,就一马当先的向前走着。

          今天晚上,陆鸿的酒本来就已经是喝的不少了,再加上喝的又是闷酒,速度又快,只不过是因为挨打之后才算是有了点清醒过来,再加上被这酒店老板给气得,只是暂时的恢复了清醒,其实,酒劲根本就没有过去。

          现在,从小饭店里走出来之后,被冷风一吹,陆鸿的脑子又开始迷糊起来了,走起路来,也开始摇摇晃晃了。

          顺着陆鸿手指的方向,朱梅看了一下,说道:“好!”一回头,就看见陆鸿已经是摇摇摆摆的走到马路当中去了。

          正在这时候,一辆面的飞速的驶来,看到了陆鸿摇摇晃晃的走在马路中间,使劲的摁着喇叭,无奈的是,车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而陆鸿这个时候因为酒精的作用,根本就没有能力快速的做出反应了。

          “陆鸿,小心……”说着,朱梅飞快的冲了过去,一把将陆鸿给推了出去。朱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一辈子,竟然能够跑出这么快的速度来。

          “呯”的一声之后,朱梅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陆鸿因为被朱梅的这一推,虽然没有被面的的正面撞到,但是还是被小面地的倒车镜给带了一下,重重的倒在了地上,顿时就晕了过去。

          朱梅死了。为了救陆鸿,当场就被撞死了。陆鸿比较幸运,只是被倒车镜给带了一下,然后被甩到了一边去了,如果朱梅用的力气再小那么一点点,那么,这一次,陆鸿就可以和朱梅在黄泉路上一起去做伴了。

          即便如此,陆鸿身上的骨头还是断了好几根,在医院里躺了将近一个月才下床,连朱梅的葬礼都没能参加。每每想起此事,陆鸿都会大哭一场,心碎不已。

          一个月后,朱梅的坟前,一个小包扔在地上,陆鸿在朱梅的坟前长跪着,伤心的泪水,再一次的不可遏止的流了下来。

          “梅姐,你让我以后可怎么活下去?你为什么要救我?我只是一个花心的混蛋你而已,值得你用生命来救我吗?”

          “梅姐,和你一比,我就没有你那么伟大了。以前我总想着,你有什么资格来和我抢陆鸿,现在我知道了,其实,是我没有资格来和你抢。”陈霞的声音在陆鸿的耳边响了起来。

          “霞姐?你怎么来了?”

          “你不是要离开这里了吗?我是来陪你的。我今天到梅姐的坟前来,是想告诉梅姐,让她放心,以后,我会好好的照顾你的。梅姐,我现在也和你一样了,自由了。你能相信我吗?你能放心的把陆鸿交给我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