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60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加的古怪,有些想把眼前的这个桑奇杀死的冲动。

          桑奇却丝毫不以为然,继续大声的说道,“他秦王家却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他们秦王家,也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我看他赵青峰到最后也没有想到这背后还有家在对着他们虎视眈眈,这晋王的剑可真是厉害,厉害啊!”

          “他赵青峰到头来什么也没有得到,却也要误了自家的姓名,哈哈哈这就是报应!”

          “住口!”韩东再次的猛然拍了拍眼前的桌子,然后站了起来,看着台子下面的诸人,竟是句话也说不出来了,然后怅然若失的对着旁边的魏翔,说道,“你主持吧!”然后,慢慢的摇晃的向着场外走去。

          “这个统领也真是的,唉,给他桑奇说设么话啊!”

          “那可不,反正不是韩统领!”

          “不过,这韩统领和赵青峰的关系也真是好啊,你没看到刚才韩统领的脸色都是刷白刷白的,他肯定够愤怒的了!”

          “没想到会是这样”

          “唉,是啊”

          不会儿,台子下面已经是议论纷纷了,整个会场,原本都有些平静异常的会场变得有些遭乱不堪了。

          魏翔无奈的看了看韩东的背影,然后也是叹了口气,自己以前还是跟着赵青云的,也知道写秦王通敌的事情,不过,也是知道的不清楚,谁知道这桑奇临死前竟然这么说,确实是有些出人意料啊!魏翔轻轻地摇了摇头,也不去想日后会是什么样子,只是猛然抽出了令牌,然后无力的喊道,“行刑!”

          台子下面的大海南,立刻抽出了那是为将领背后的牌子,然后猛然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刀,狠狠的砍了下去,伴随着声声“咔嚓”“咔嚓”的声音,十颗圆滚滚的头颅带着鲜血已经滚落下了高台。

          十具无头的尸首也已经倒在了高台上面,喷涌而出的鲜血,使得台子下面的那些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惊之中的民众们吓了跳。

          而这十几个人也立刻围在了桑奇的周围,然后拿起了手中的大砍刀,然后刀刀的割着桑奇身上的肉。

          割下来块,则猛然向着前面的那些人群中扔了过去。下面的人群也分矿的抢夺者桑奇的肉。

          桑奇则是忍住身上传来的疼痛,然后接着大声的说道,“哈哈,不管你们怎么对待我,这事实就是这样,啊”

          “他赵青峰坑杀二十万士兵,出卖幽州城还有北疆四省”

          “辽西城他赵青峰人连他的同事也不放过他不是人啊”

          “别以为啊”

          惨烈的叫声以及断断续续的喊话直接持续了个半时辰,桑奇才慢慢地断了气,而身上的肉已经直接割得只剩下了白花花的骨头,不过,这些大汉还没有停止,因为,还没有到凌迟处死的刀数,三千六百刀,所以这些人还必须刀刀的割,尽管这个桑奇已经死了。

          最后的时候,桑奇身上的白花花的骨头也已经被鲜血染红了,而头颅也被道砍了下来,然后随着其他的十具尸体直接摆在了这个菜市口烧了起来。

          大火慢慢的在代州城的菜市口燃烧着,而代州城的阳光依然照射在整个代州城,切都显得没什么两样,不过,茶余饭后,人们多了个议论话题。

          “没想到这个赵青峰会是这样!”

          “想想看也是啊,咱们统领当初可真是跟错了人啊,你没看统领他那脸色,极为吓人!”

          “是啊,这个赵青峰是这么的害,而且现在还是军的统领,真是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唉”

          整个代州城,整个定北行省,整个边军地区都在同时的议论着这个赵青峰,而同样的消息也很快的传遍了整个中原,整个南疆,也同样的传遍了大江南北。

          刚刚过去天的时候,消息便直接传到了五羊城,已经从南昌城回来的赵青峰正在欢喜着已经和自己的兄长赵青云联系上了,到时候,这带两人就可以直接的相互帮助了,虽然王审知那个家贼把闽地全部占了,而且背叛了自己,但是,现在的赵青峰也不是很失望,大不了和自己的兄长起直接出兵把王审知给灭了,让他背叛,让他常常背叛我的滋味!

          而赵青峰也似乎看到了那天,自己重新把秦王的皇帝宝座抢夺回来了,赵青峰有些高兴地看着面前的这些歌姬表演,兴致盎然的吃着岭南特产荔枝。

          这时,个身着商人服饰的人从外面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然后看着眼前的赵青峰,低着头,说道,“王爷,北方有重要消息传来!”

          赵青云已经继承了秦王之位,而赵青峰也当仁不让的在自己的属下面前自称为王。

          赵青峰听着这个人的汇报,便知道了自己的谍报组织在北方可能有很么重大的消息,便对着下面的那些歌姬挥了挥手,看着歌姬们出去,然后大声说道,“什么消息?”

          那个商人打扮得人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属下不知,这是紧急消息!”

          赵青峰怔,什么消息值得这么紧急,这让赵青峰有些诧异。赵青峰快速的接过了那个商人打扮得人手中递过来的信奉,然后轻轻地拆开,看了起来,顿时,赵青峰的脸色变得铁青,愤怒的掌拍在了座位边的桌子,然后脚踢开了前面摆放东西的桌子,大声说道,“混账!”

          下面的那个商人打扮的人虽然不知道信封中怎么说的,但是单单信封上的“紧急”字样,以及赵青峰现在的反应,已经使得下面的那个商人知道这肯定是什么重大的消息,连忙跪在了地上,说道,“王爷息怒,王爷息怒!”

          原本不说还不要紧,这说直接使得赵青峰脾气大发,脚踹在了眼前的桌子,然后大声说道,“来人啊,这这人拖下去砍了!不对,回来,拉下去凌迟处死!”

          “王爷饶命啊!王爷饶命啊!”那个商人打扮的人已经,连忙跪在地上哭着喊着。

          可是已经晚了,外面走进来几个士兵,把拉起来了这个商人然后便向着外面拖去。

          赵青峰铁青着脸,再次的看了看信上所说的事情,不由有些整整无语,尽管信上说韩东当时脸色刷白,以及边军诸位将领都是震惊,但是,赵青峰还是忍不住去怀疑这是韩东的计谋。可是,这个韩东怎么会这样呢?脸色刷白,脸色刷白,震惊,这些字眼充斥于赵青峰的脑海之中,不由更加的愤怒。

          赵青峰也知道若是这些消息被些有心人散布于岭南的话,自己的地位可就真的不保了,赵青峰想起了当年单单是晋王说的句话就已经使得岭南军的士兵要兵谏,何况这还是蛮贼白头部可汗的话,而且这人还占领了两辽地区,更具有发言权,这可如何是好!

          赵青峰想,连忙意识到不好,便大声说道,“来人啊!”

          这是个将领快步走了进来看着面前的赵青峰,立刻跪了下来,说道,“王爷。”

          赵青峰立刻说道,“立刻带领万士兵在五羊城巡逻,不准任何人议论朝政,也不许任何人议论关于我的事情,围着立斩!”

          那个将领怔,没有想到这赵青峰会生这么大的火气,不过想想刚才那个人的下场,便立刻不再多想,大声说道,“遵命!”

          这个将领便立刻领命,然后出去了。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带领着万人然后开始在整个五羊城中加大了巡逻力度。

          而城外的那个商人也已经绑在了刑场上,周围的五羊城民众都赶过来看热闹。

          这个商人临死前大声的喊道,“赵青峰,你这龟孙子!”

          喊着喊着,这个商人忽然转口,“赵青峰看了封信,然后要杀人灭口,他要把我杀了!不过,我相信那封信回流传出来的,我都不信他赵青峰能够把全部的消息封锁完!”

          “那个消息定是说赵青峰坏话的,他赵青峰看到心里了,所以才要杀人灭口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