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7 部分阅读(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呐呐说话啊灵梦”

          见好友没有回答自己,魔理沙换了个姿势说道。

          “”

          灵梦只是微微瞥了眼被魔理沙抱在怀里的女孩儿,继续朝着红魔馆的方向飞去。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就先把这孩子送回去好了,早知道这样的话,我就不先去红魔馆了嗯,要是我不先去红魔馆的话,我就不会带这孩子去找你,不带这孩子的话,就没有蛋糕,这样的话,你也不会生这么大的气,也就不会唉?等等,就算我没有带这孩子去找你,那封信也就不会把蛋糕打落了,你也不会等等,就算没有蛋糕,那封信也会在同时间出现,你应该也会去找那封信的主人讨个公道,这么算来,蛋糕仅仅只是个催化剂么唔,原来是我自找麻烦啊不过,这样也不错”

          被无视的感觉很不爽,魔理沙只能自言自语地嘀咕起来,可是最后发现,原来切,差不多都是自己在系列必然情况下意外地插了进去,虽然结果没有变,可是过程却激化了许多,但最终结果却还是自己想要看到的想到了这里,魔理沙豁然开朗了起来。

          “哟看啊,这不是上次毁灭我大红魔城的罪魁祸首,红白巫女和黑白魔法使么?怎么?难道知道今天是本王的大寿,想要过来负荆请罪?”

          坐在洋馆大厅的王座上,鲜红è的夜之王幼女,蕾米莉娅斯卡雷特趾高气昂地俯视着拜访的二人

          “那个大小姐,那已经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更何况前段时间,你们相处的还是很不错的更何况是您吩咐我”

          十六微微俯身轻轻在自家主人耳边提醒着

          “嗯?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咳咳,既然灵梦和魔理沙你们来了,晚上就不要走了,难得人家过生r,很想你们的说”

          “那个,蕾咪,虽然很想和你在起过生r,不过我和灵梦还有事情要处理,就”

          魔理沙为难地看了眼语不发的灵梦,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推辞着

          “好,恭喜你啊,雷米,今天我们就留下了。”

          还没等魔理沙把话说完,从开始就直不说话的灵梦郑重地点了点头,答应了红魔馆主的邀请。

          “唉???灵,灵梦,我们不是要”

          魔理沙对灵梦的行为表示不解

          “难得人家雷米过这么次生r,你就不要推辞了,要懂得场合知道不?”

          灵梦脸严肃地看着魔理沙,语气中有些恨铁不成钢

          “唉?唉唉??唉唉唉???”

          魔理沙看着眼前与之前完全判若两人的好友,她完全惊呆了。

          “唔唔,弗利萨,汪嗖!”

          “咚!”

          “呜呜,好痛啊,灵梦”

          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魔理沙泪眼汪汪地看着右手攥拳的灵梦

          “好了,宴会在晚上才开始,我先去休息会儿了,十六你带她们在馆里随便看看”

          蕾米莉娅好奇地看了会儿两人之后,觉得有点困了,然后在此时的女仆长耳边说了几句就消失了

          今晚的红魔馆很热闹,因为是给红魔馆当家的庆祝生r应该说是寿辰才对,总之,五百多岁的萝莉样夜之王蕾米莉娅斯卡雷特收到了许多平时有交情的妖怪的礼物,当然,也有过来吃白食的

          “哟,这不是灵梦么,怎么样,虽然我们妖怪很少去特意过生r,但要是有谁想要过的话,我们并不会吝惜自己的礼物的”

          找灵梦搭讪的是被曾经的他揍过次的琪露诺,此时的她脸骄傲地指着堆在礼物之中的冻青蛙。

          “”

          这家伙,难道不能靠谱点么

          回想起自己的塞钱箱偶尔会多出来的树叶,虫子,冻青蛙,灵梦就脸抽搐,自己教训对方的次数不多么?大概自己数都数不过来,可是

          要忍住,这是雷米的生r,可不能现在大闹起来。

          “哼哼,灵梦,被我的礼物吓到了吧果然我是最强的!”

          “额”

          灵梦捂脸,这家伙只能数到9的她,或许根本记不清被揍了多少次吧

          “琪露诺乖乖,快到碗里来”

          突然,个醉醺醺的声音从琪露诺身后传来,长了两支角的萝莉拖着不断挣扎的笨蛋在灵梦眼前消失了,此时,依旧还能听到‘哈纳赛’的挣扎声,不过,很快就被众人的声音淹没了

          “感谢大家来参加大小姐的生r宴会,再次,我先代替大小姐谢谢大家。”

          众人的目光看向了大厅的处,潇洒的身影向着众人深深地鞠了躬,然后,身着红白è巫女服的幼小吸血鬼少女蕾米莉娅斯卡雷特在红魔馆几人的陪同下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哦这个难道是!”

          “真是个大新闻啊,看来有的写了!”

          “灵梦,你们”

          夜之王的新造型成功的吸引了众人的视线,而同样衣着的灵梦也不免被某些人微笑地扫视着,对此,灵梦表示亚历山大

          “才,才不是喜欢这件衣服才穿成这样的”

          本来抬头挺胸的幼小少女此时有些脸红地辩解着,不过,解释就是掩饰,更加可气的是,在灵梦小心翼翼地想要悄悄离开时,个不只是谁的脚狠狠地踹了她脚

          气氛此时凝固了,灵梦看着眼前带着怯意的眼神,感受着背后仿佛针扎的视线,她的动作有些僵硬。

          “呵呵呵呵”

          努力地做出了个微笑,就连灵梦自己都能感觉到它的做作

          该死,早知道这样的话,还不如随便拿点大福饼过来

          灵梦如是想到

          “灵梦小姐,能把大小姐托福给您,作为管事的我也就放心了”

          怎奈何,十六此时突然添了把火,让凝固的气氛更加强烈了

          “啪啪啪”

          似乎不明真相的人们在某个带头鼓掌之人的攒动下,也纷纷地祝福起来

          “唔”

          此时的灵梦突然感觉眼前黑,世界陷入了片死寂之中

          是梦吗?而且还是噩梦?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