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4 部分阅读(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家个这奢侈的字眼会出现在他的身上了呢?对了是从身边这个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男人出现的时候。

          “流水,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爱你?”自然而然的,这句话就这么脱口而出了,说完这句话,君临天下的脸马上就变得通红,不过心里却没有后悔,虽然很忐忑,但君临天下还是很坚定地和行云流水的眼睛对视。

          看到君临天下眼里翻滚的情绪,忐忑期待认真但更多的是爱慕。行云流水知道,君临天下是很认真的在告诉他,所以行云流水也同样也很严肃认真的回视君临天下:“我知道,天下,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我对你的感觉是你对我的感觉是样的,你懂吗?墨染,我爱你。”

          他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对对方的认知也只有到知道真实姓名而已,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在起的感觉。行云流水他父母以爱为名的疯狂,他反感甚至厌恶轰轰烈烈的爱情,这种爱情,通常都有个保质期,而这保质期过,接下来的不过是互相折磨来折磨去最后徒留个将身边的人折磨的发疯的结局。

          行云流水在君临天下的唇上留下个蜻蜓点水的吻。

          “我们回家吧。”君临天下好。

          两人的手紧紧相握。

          行云流水想,他已经找到了他想要的那段感情了。

          两人慢慢走,走到家的时候空中已经起了层薄薄的白雾。

          夜风流狐疑地看着两人周身腻歪不少的氛围,视线落到两人相握的手,他知道,他这个兄弟是真的陷进去了。夜风流想不懂,两人明明才认识不到半年,怎么就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呢?要说

          是温水煮青蛙的话,这时间怎么看怎么短,要说是干柴烈火的话,看这两人明显就不是这类型的!

          想来想去夜风流也没想出个什么结果,只好闷闷的鼓着脸蹲到墙角画圈圈。

          不过,那个行云流水应该是个好人吧。夜风流心底的声音这样告诉他,当处于某些原因,他又有些怀疑,虽然他不愿意这么去想。

          说到底,还是当初的事情影响他太深了。

          笑轻尘收回在夜风流身上的视线,笑着对行云流水说道:“晚上我们来盘吧。”

          “好。”行云流水也想看看,君临天下口中的笑轻尘是什么水平。

          晚上,行云流水和笑轻尘杀个昏天黑地,开始,笑轻尘占了个上风,眼看着快要赢了,行云流水马上杀他个回马枪,将他的子吃的个不剩后,才慢慢的给他将了军。

          笑轻尘笑着的面孔也严肃起来了,第二盘在行云流水占了些便宜,虽然最后还是输了,但也不是难看。

          第三盘行云流水险胜,第四盘行云流水大胜,第五盘行云流水对战君临天下和笑轻尘。君临天下和笑轻尘的默契十足,愣是克服两人作战战术不和的缺点险胜行云流水。

          第五盘的胜负出,三人绷紧了许久的神经顿时松,脑子中的那根绷了许久的弦丝,三人皆是大汗淋漓的倒在竹席上,大呼痛快。

          盘棋下了个多时辰,夜风流三人本来是兴致缺缺的,姗姗来吃和水晶虾仁不必说,连规则都还没弄全,夜风流也是只能入门的料,但越到后面看得越起劲,虽然他们什么都不懂,但战场上紧张,触即发的气氛渲染了他们,恨不得现在马上上场大开杀戒。

          过了好会,笑轻尘正想打开等级榜看下排名,却瞄到个系统消息。

          【系统:以子为兵,以盘为场,大汗淋漓,热血搏杀,恭喜玩家笑轻尘获得最终胜利,获得经验】

          【系统:恭喜玩家笑轻尘开始棋手副业,奖励经验,金钱:十两白银】两天信息发布的时间是十三分钟前,正好是他们分出胜负的时候

          笑轻尘眨眼,再眨眼,确定了这不是自己眼花,马上就把这个情况告诉了行云流水和君临天下。

          行云流水打开看,可不是。除了第条的经验变成了3外,其他的都样。君临天下则表示,他和笑轻尘的是模样的。

          “按这样说的话,原本赢家的经验应该是6,但染染和司徒是两人作战,虽然经验被平分了。”夜风流得出结论。

          “看来以前没触发这个条件,应该是战况未达要求,以后应该要得经验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而且经验应该会比这次少。”笑轻尘加上句。

          不过君临天下还是有点纳闷:“不是说这是副业吗?难道只有这个功能?”

          三人马上热切地盯着夜风流等人。

          夜风流打开状态栏,就知道剩下的价值是什么了。

          “不过这也太费时间了吧。两个多小时就为了个‘热血’的增幅?”

          97晋江独家发表红尘滚滚

          98晋江独家发表红尘滚滚

          苏流水挺直了脊梁站在老人面前,滴汗水从鼻尖滑落,对面的中年人同样也挺直身体,坐姿无比端正,眉头紧锁,嘴唇抿成直线,军人的威严和铁血气息扑面而来。

          大门“嘭”的声被暴力打开,施加在苏流水的压力瞬间消失,微微晃了晃身子,苏流水抬头,看到了个黑溜溜的脑袋挡在他的前面。

          手被人给牵住,指尖碰上冰凉冰凉的手掌,苏流水安心了。

          墨染皱着眉,带着三分焦急,三分害怕,三分无措和分的不满:“爷爷!”

          墨老爷子听到自己疼爱的孙子带着质问的口气,眉头皱得更紧的。

          墨染开口,就知道自己的口气不妥了,放软了声音,带上了点乞求:“爷爷!”

          听到墨染服软的声音,墨老爷子脸上开始有了怒意。他墨家的孩子怎么能因为个男人就露出这么软弱的神情呢!

          苏流水现在很累,不仅是身体累,更是精神上的累,刚才在墨老爷子手下撑过的精神威压不是那么好过的。

          苏流水撑着疲惫的身体上前步挡在墨染前面。他是能知道墨老爷子的心理的。

          墨染是从小被养在墨老爷子身边的,他不是小辈里面最出色的,但却是老爷子最疼爱的那个,即使没将往继承人的方向培养,但对他的培养可以说是绝对的好,不仅亲自为他劳心劳力地制定各种训练,还亲自对的对他进行培养。可以这么说,花在墨染身上的精力绝对是其他孙辈的两三倍。

          从小到大,墨染都是乖乖的听他的,对他的崇拜,对他的敬爱,对他孺慕是五六个父母加起来都比不上的。

          墨染刚刚为了苏流水而顶撞他,心下就有些不喜,再为他露出乞求的神情,这直接让墨老爷子有些怒了。这怒,是为墨染的软弱是为墨染的忤逆更是为了引发这切因素的源头。

          “爷爷”看到爷爷的怒火,墨染有些不知所措,他在墨老爷子的调教下很多方面都很杰出,但他不知道怎么去看人脸色,更不懂那些从来没人交过他的人情关系。所以,即使他知道爷爷是因为他生气,但根本不知道为什么生气。

          墨老爷子看着墨染无措的表情气急,但又不能对这墨染发作,只好绷着个脸,对着苏流水板出个充满煞气的面瘫脸。

          “墨爷爷,我觉得我们应该都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谈。”苏流水很有自知之明,他现在只是和墨染确立了关系,但到叫爷爷的程度还差得很远,但他又不想叫更疏离的称呼,所以就叫了般小辈都会叫长辈的“墨爷爷”。

          墨老爷子本来就对这个带坏他孙子的罪魁祸首恨得牙痒痒,又听到这声“墨爷爷”,马上就开始发难了:“你算是什么身份,你有什么资格叫我爷爷吗。”

          墨染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看着说出如此刻薄的话的爷爷,很是不敢相信。牵着苏流水的紧了紧,对上苏流水的眼神,墨染看到苏流水的眼神依旧才放下心来。

          苏流水完全没把老爷子的话放心上,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