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瓷瓶来,反复抚摸了好久才恋恋不舍放在了桌上。

          “这是?”胤禩拿起来打开瓶盖,里面传来了浓郁药味。

          “嘿嘿,八哥,这可是好东西啊,房事之前涂抹在后面,保管你晚上怎么被折腾,第二天依然生龙活虎,常用下来,对身体还有好处,这可是我和九哥悬赏千两搞来药方,只可惜之前不知道八哥你和皇帝侄子事,这些是给蟠儿准备,待我们回了金陵,再叫人给你把药方送来。”老十yi副十分理解表情说着。

          老九听了也不住点头,眼底满是挪揄神色:“正是了,皇帝侄子年轻气盛,八哥你吃得消吃不消?”

          胤禩听了脸色不变,嘴角弯起眼睛里满是笑意,用手不断把玩着这瓷瓶,语气愉快很:“倒是有劳九弟和十弟惦记了,只可惜这药你们怕是给错人了,谁跟你们说,我是下面哪个,嗯?”

          不是吧?!两兄弟都愣了,对视了yi眼,老九忍不住笑直捶桌子,八哥果然是八哥,呐,他真想看看,四哥要是知道自家儿子是下面哪个,那张冷脸上会出现什么表情!

          这边紫禁城中几yiss彻夜未眠,另yi边因着十三府邸和十四府邸顺路,两人便同乘yi辆马车。

          想当年十三和雍正打小儿就亲,反倒是雍正yi母同胞弟弟十四和老八他们更亲近,因而十三和十四关系也僵硬很,到了康熙末年那会儿十四还手掌着兵权,待得雍正登了级,十三也提议过几次把十四手上兵权给撤了,免得他趁乱生事。

          可不知道是出于何种考虑,这件事最后竟不了了之,而十四竟也在康熙大藏之后借着边境不稳由头yi去不回了,到了弘瞻登基后,十三更是越发觉得不安稳,便亲自请缨到边关去监视十四——当时摄政王圣旨太匪夷所思了,这要是八哥和十四联手可如何是好?

          谁知道这yi去,就是这么多年,相处时间里,十三越发觉得,也许自己原先,对十四有着先入为主偏见,看着十四这些年在边关作为,自己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后来隐约得了消息说是四哥不过是诈死,十三就更觉得还是四哥有先见之明,因而对十四夜越发放心了,今日兄弟几个久别重逢,十三心里面想着刚刚在宫宴上那场面,便开口对十四说道:“咱们兄弟里面,你和四哥是yi母同胞兄弟,当年是情势所逼阴差阳错变得形同陌路,如今八哥和四哥都能言笑晏晏了,你又何苦yi直崩着,看人怪难受。”

          十四眼睛yi亮,瞅着十三说道:“难受?”

          十三看着十四眼睛,忽然打了个冷战,只觉得十四眼睛亮下人,像是草原上饿了好几个月野狼忽然看到了猎物yi般,可他想yi想刚刚说话,也并无yi句不妥。

          正当十三心里面疑惑时候,却见十四忽然激动伸出手来握住了十三手:“十三哥,没想到你竟是这样为我着想,可恨我之前yi直防备着你,以为你到边关来是不怀好意。”

          看着十四真诚眼睛,十三更觉得心里惭愧了,自己最初可不就是抱着这种心思么?

          “十四弟,我”十三刚要说出口,却被十四又抢了先。

          “十三哥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都明白,想当年咱们两个排行紧挨着,年纪最是相仿,打小原应是最亲密才是,就像八哥c九哥和十哥那样,可我那时候太不懂事,额娘又不许我接近四哥,你和四哥关系又好,现在想起来,我那时候却是闹了脾气,嫉妒了,哎,如今我yi想起当年那些事,自己都觉得丢人。”十四这话说没什么不对,可是十三总是觉得哪里别扭很。

          手背上传来十四掌心温度灼热烫人,十三动了动手指想把自己手从十四手中抽回来,可对方却握得紧紧,十三抽了yi下没抽出来,也便不好意思再抽第二次,也只得任他握着了。

          “这也怪不得你,兄弟之间总是难免亲厚不同,嫉妒也是人之常情,哪有什么丢脸不丢脸说法?”十三见十四脸色羞愧泛红,自然好言安慰,只是他性子yi向豪爽,此时虽然想要说些什么,可却也翻来覆去只能说出这些来。

          “这话我也只能跟十三哥说,我就知道,十三哥你是不会笑话我。”十四亮晶晶眼睛里盛满了信任,让十三更觉得惭愧了。

          这时外面马车停了下来:“主子,到了。”说话是十四家奴。

          十四叹了口气,欲言又止看了眼十三,好像下了好大决心这才说道:“十三哥,今天和你说了这些心里话后,我才舒坦了些,没想到咱们兄弟在边关朝夕相处,到了今日才对彼此敞开心扉。”

          十三总是觉得十四话里透着古怪,可是此时他却没心思多想,只觉得十四yi向都桀骜不驯脸上浮现了这般神情让他心里觉得yi阵难过,不由得脱口而出:“今日你我兄弟二人喝个痛快,让之前不痛快都烟消云散了如何?”

          “好,十三哥,你还没来过我府上,我府上可是有陈年好酒,今儿就让它得见天日!”

          十四闻言表情立刻收敛了刚刚伤痛,神采奕奕了起来,十三见了,嘴角也弯了弯,点头跟着十四yi起进了王府。

          是夜兄弟二人酒酣正浓,十三眼前yi片朦胧,耳边也仿佛听到了十四呢喃着叫着自己名字。

          “十四弟,你喝醉了唔”猝不及防,十四忽把脸凑了过来,温热柔软嘴唇印在了他唇上。

          他应该推开他,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十三却yi动都不想动,唇上传来温热触感更是令他不由自主心跳如鼓,他这是怎么了?

          十四原本浑浊眼底深处划过yi丝狂喜和精明,更是伸出手来抱住十三腰身,眼前这张有些茫然脸,向来硬朗线条也柔和了下来,随着急促呼吸声更是让十四全身禁不住更是加深了这个吻。

          ————————————河蟹路过————————————————————————

          反攻失败反被双龙

          话说老九老十去皇宫参加宫宴,跟着他们yi起来京城薛蟠也没闲着,当年薛家在京城因为夏金桂事儿闹了个没脸儿,最终全家提前回了金陵,而此时老九也敏感察觉到了事态变化,因此借此机会,也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有了老九在幕后,薛蟠撑起了整个薛家,薛姨妈被蒙在鼓里,还以为是儿子终于开窍了,激动就差捐钱修庙了。

          而此时江南地界,贾政任职之时举措历经数任地方官员还依然保留着,江南本就是商贾之家居多,如今也都摆脱了满身铜臭恶名,薛家也不例外,如今当年那个呆霸王名号倒很少被人提及,人们都说薛大官人如何如何,倒让薛蟠不禁有些飘飘然了。

          宝钗也因此嫁去了金陵望族李家,做了李家大少奶奶,yi年后,更是亲上加亲,李家竟为二少爷聘了贾家探春为妻。

          李家老爷素来是个开明之人,为儿子娶妻也不拘出身,宝钗是如此,探春依然,李老爷对贾政素来仰慕,更是不计较探春庶出了。

          这宝钗素来沉稳,探春更多果敢,二人成了妯娌,李家太太也慢慢让她们开始管起了家事,这三家在金陵更是越发亲厚了些。

          如今薛家这门亲事结好,薛蟠也倍儿有面子,到了京城里面,早有曾经那些世家子们得了消息巴巴来请。

          薛蟠长了个心眼没敢去那些花柳地,最后选在孙家,这孙家少爷名唤孙绍祖,是京中有名yi个纨绔,更是个贪花好色,房里姨娘c通房丫头浩浩荡荡不提,还和那些个小媳妇不清不白,更是穿出了夜御六女金刚不倒诨号。

          薛蟠眼巴巴看着孙绍祖叫出来陪酒丫鬟们个个都水灵很,心里面打起了鼓,想到那两个人手段,薛蟠有贼心也没这贼胆了。

          席间yi人打趣道:"孙兄好艳福,想当年嫂夫人刚进门时候,我们这些人还道这嫂夫人据说颇有几分手腕,只怕孙兄也要步薛兄后尘喽!"

          当年夏金桂事儿可成了薛蟠最大笑柄了,薛蟠此时也不生气,反而嘻嘻笑着跟着起哄:"可不是,这母老虎滋味,可让兄弟我吃尽了苦头,却不知孙兄你是用了什么手段,竟把母老虎也给降伏了?"

          薛蟠是真真想要知道,此时他身边可还有两只公老虎呢!

          孙绍祖神秘yi笑:"薛兄这有何难?yi瓶醉步散在手,任凭怎么凶悍女人,都在我这□变成了绕指柔!"

          薛蟠yi听无外乎又是□,不由得嘴角也耷拉了,他也不是没想过,可是那两个可精明很,这世上哪有无所察觉药来,尤其是这春1药,多是香气扑鼻,他可不会傻得自掘坟墓:"我还倒有什么了不起,不外乎就是这么点子事儿!"

          孙绍祖yi听眼睛圆了:"我这药可不是那青楼妓官糊弄人玩意,这无所无味不说,用了这药,任凭是贞洁烈女也会乖乖给爷爷我乖乖躺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