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章 美丽儿媳之十分满足(5)(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已经意识到身后的男人想要对自己做什么的绝美少妇,此刻就算想要反抗挣扎也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被男人淫弄到身心疲惫的她,只能颤抖着身子迎接着那被男人暴肛而带来的巨大恐惧,淫媚娇浪的呻吟声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男人强忍着自己内心那份邪恶淫虐快感的刺激,慢慢将那坚硬如铁的兽性毒龙龙首插入了极美少妇紫红娇艳的**肛穴之中,“啊……”“哦……”男人和女人同时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声。

          极美少妇那声长长的呻吟是因为自己的**肛穴被男人那兽性粗壮坚硬如铁的毒龙龙首插入而感觉到一种撕心裂肺般的剧烈的疼痛感,她的身体更加剧烈的颤抖抽搐起来,**拼命的收缩着,那是因为疼痛而产生的自然反应,如果不是有男人的一双色手大力的往两边下压着,恐怕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还要令美少妇感觉更加强烈。

          而男人那声长长的呻吟是因为自己胯下毒龙虽然只插入了一个毒龙龙首,却被美少妇那娇嫩无比紧窄无比的**肛穴死死的夹住了,根本无法前进,而这种肉与肉死死包裹在一起的舒爽感令男人内心那种邪恶兽欲膨胀到了极至,同时也令他那种想要狂暴的欲念越来越不受控制。

          极美少妇实在忍受不住那**肛穴被坚硬毒龙插入所带来的剧烈疼痛,身体本能的向前挪动,想要摆脱男人对自己**肛穴的插弄,可是男人的色手紧紧按住了她的**臀肉,皱着眉将自己的胯下毒龙再往那**肛穴的深处插了进去。

          “啊……”又是长长的一声痛苦的呻吟声,极美少妇的粉脸之上已经满是晶莹的泪花,“啊……爸爸……啊……痛死清儿了……不要……不要……再往里……往里插了……啊……呜呜……呜呜……”美艳少妇已经放声痛哭起来,被男人暴奸**肛穴所带来的巨大疼痛感比男人初次插入自己**花心之内带来的疼痛感要强上十倍,这让她本就不堪淫弄的身心完全承受不住了。

          听到身下美艳少妇痛苦的哭泣声,男人反而越发淫虐兽性大发,他一边爱吻着美少妇的玉背肌肤,一边温言安慰道,“乖清儿,乖女儿,爸爸会很温柔的,你忍着一点,啊!”说着男人狠下心,用上了内家真气,使自己胯下兽性毒龙为得更加坚硬更加粗壮,然后狠狠的往里插去,这一次虽然动作比较缓慢但力道巨大且没有断续。

          “啊……”极美少妇只觉得自己下身的**肛穴仿佛被男人那坚硬如铁的兽性毒龙活生生的撕裂开来了,巨大的疼痛感让她在瞬间便晕厥过去,而男人也是紧皱着眉头,感觉着自己的兽性毒龙好象穿透了一条完壁无暇的嫩肉,那种肉与肉死死摩擦而产生的感觉令他也感觉到了一丝疼痛,当自己终于将兽性粗壮的毒龙完全插入了美少妇娇嫩紧窄无比的**肛穴深处之时,便感觉到在美少妇**肛穴深处的嫩肉之中喷泄而出大量暖暖的淫湿**,不住的浇灌着自己的毒龙龙首,这种新鲜刺激的感觉令男人舒爽得就好象整个身心都飞在天空中一般。

          “哦……乖女儿……宝贝清儿……真是太爽了……哦……”男人的双手在身心舒爽的意境之中有些忘情的松驰了下压的力道,随即便让男人感觉到自己那插在美少妇**肛穴深处的毒龙好象发出了一声龙吟,刚才穿透的那条肛穴嫩肉又合拢了,完全将他的毒龙死死的咬住了,这令男人那种想要狂暴的欲念一发不可收拾,迫使男人不由的再次强吸一口真气,强压制住了那狂暴的欲念,一双色手再度用力的往两边下压着美少妇雪白丰满现在已呈粉红色的**臀肉,并开始缓慢而艰难的**。

          “嗯……嗯……嗯……”被男人暴奸**肛穴而疼痛得晕厥过去的极美少妇随着男人开始缓慢的**,而又痛醒了过来,她只觉得自己的下身已经失去了感觉,那巨大的疼痛感已经让她麻木了,就连下身**花心深处喷泄而出的大量淫精狂涌而出都已经让她感觉不到了,只能是淫淫的喘息着,浪哼着。

          男人咬着牙忍着坚硬毒龙插弄美少妇**肛穴带来的丝丝疼痛感,这种感觉让他立刻联想到了那成熟妩媚的妇人李碧云还有那美艳性感诱人的干姐林玉晶,她们的**肛穴初次被男人插弄之时,也让男人产生过丝微的疼痛感,可是眼前身下绝美少妇的**肛穴让他产生的疼痛感却更加强烈一些,而且时间也久一些,足以证明绝美少妇的**肛穴是如何之紧窄绝伦。

          男人缓慢的**着,低下头看着自己那已经被美少妇**肛穴的嫩肉死死咬红的毒龙龙身,令他兽性狂发,便加大了力道和**的速度,一双色手更加死命的往两边按压着那粉红色的臀肉,虽然只能起到扩张肛穴一丝空隙的作用,但这也足以让男人感觉到那种疼痛感减轻了不少,也才使的男人能够快速的**和大力的淫弄美少妇的**肛穴。

          随着男人越来越快的**,极美少妇也慢慢感觉到自下身传来的那种从未有过的兴奋感,首先是从下身**花心子宫内狂涌喷泄而出的淫精令她感觉到兴奋,而后是男人那坚硬粗壮的毒龙插弄自己**肛穴给她带来的那种淫欲**之时才会有的酥软刺激,一颗螓首也禁不住的往后仰起,浪吟起来,“啊……啊……亲哥哥……爸爸……亲爸爸……啊……啊……好刺激……刺激呀……啊……啊……”

          对于初次尝试肛交的极美少妇来说,除了那种强烈兴奋的感觉之外便是那种新鲜刺激的感觉,这让她不禁想起了丈夫对于自己**肛穴的渴求,每一次丈夫的渴求都被她以死要挟而告终,在她传统思维世界里,**肛穴是不能被男人碰触的禁地,那里是全身最**也是最令人觉得羞耻的地方,她从来不敢想象男人的胯下之物淫弄那里会是一副什么样的画面,因为这让她觉得恶心,就好象丈夫要求她用嘴去服务他的胯下之物一样,让她觉得恶心,十分的恶心。

          可是就在今天,邪恶的男人不仅仅逼迫她用樱桃小嘴去含男人的兽性毒龙,还羞辱之极的将那火热滚烫的熔精暴射了她一脸,男人对她这样作已经让她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让她觉得自己已经变得很荒淫很下贱了,可是当男人完全将那坚硬兽性的毒龙插入她的**肛穴深处之时,她的观念彻底发生了改变,因为她的身子对邪恶的男人而言不再有任何**了,她的身子已经完全被男人占夺了,不仅仅是身子,连她的心灵也一同被男人完完全全的占夺了,而造成她观念彻底改变的根本原因就是男人那坚硬粗壮的兽性毒龙肆虐她**肛穴所带给她的那种强烈无比,刺激无比的淫欲**。

          就在绝美少妇身心彻底改变的同时,正在淫弄美少妇**肛穴的男人也在内心深处发生着变化,自从男人回到这片故土之后,他所经历的每件事以及每一个女人,都带给了他不小的心灵震撼,然而最大的心灵震撼还是来自于此时身下的绝美少妇,从她的身体上让男人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无语伦比的感觉,这种感觉既不是那种淫欲的快感,也不是那种淫虐的快感,而是一种真爱的体现,虽然绝美少妇并不是男人所见过的女人之中最美的一个,可是她的身体带给男人的震撼以及心灵震撼却绝对是最深刻的一个,造成男人这种心灵真爱的崩发,其根本原因也就是因为男人无情的占有了绝美少妇身上的最后一块处女地,这让他感觉到身下的美少妇就是自己的爱妻,而此时他正在做的事便是与爱妻在新婚之夜应该做的事,夺走她的处子贞结,只不过爱妻的处子贞结并不是娇嫩的**而是那娇嫩的**肛穴。

          不管怎么说,男人和女人的心理变化实在太快了。男人在心灵真爱崩发的瞬间,更加狂野凶狠的**着绝美少妇那娇嫩紧窄无比的**肛穴,好象他胯下的毒龙真的幻化成了一条飞翔的巨龙,在绝美少妇紧窄娇嫩的**肛穴之内飞驰着,这种比插弄她**花心还要更加舒爽的强烈快感令男人兴奋的呻吟起来,“哦……清儿……清儿……乖女儿……爸爸……爸爸太爽了……太爽了……哦……”

          由于心灵的变化,绝美少妇的整个身心仿佛都融入了男人的身体之中,男人压在自己的身体之上,双手死死的往两边按压着**臀肉,那坚硬如铁的兽性毒龙快速大力的**着自己的**肛穴,还有男人那舒爽的呻吟声,这一切都令绝美少妇体内那淫欲澎湃的芳心时刻飞翔在那快乐**的最巅峰,“啊……老公……哥哥……爸爸……啊……清儿……清清儿也……也很舒服……啊……亲爸爸……你要……啊……你要……插死清儿了……啊……清儿的身子……清儿的身子终于……终于全部都给了你……啊……”

          爱吻着美艳少妇娇嫩肌肤的男人听着她那淫浪的呻吟声,整个心都跳出了心房,因为他知道美少妇彻彻底底的臣服于自己胯下了,也知道她已经心甘情愿的要做自己的女人了,尤其是美少妇那句亲爸爸更是叫得男人酥骨的舒爽,这种在禁忌不伦幻想之中的淫虐**,让男人那不受控制的狂暴欲念再次涌上心头,在心灵真爱的崩发之下,男人没有再强压制住那狂暴的欲念,而是随着身体本能的推动,狂风暴雨般凶狠无比似的快速**着美少妇娇嫩紧窄的**肛穴,在狂暴欲念完全失控的情况之下,将那坚硬如铁的兽性毒龙死死插在美少妇的**肛穴最深处,将那最为壮观的火山暴发,将那最为火热最为滚烫的熔精毫无保留的侵泄而注。

          沉浸在良久快乐**余韵之中的男人,由那坚硬兽性毒龙在绝美少妇**肛穴深处淋漓尽致的暴射而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这种满足感是建立在淫虐快感之上的占有感、征服感和自豪感凝聚而成的。而美艳淫媚的少妇被男人那火热滚烫的熔精无情的灼伤着自己**肛穴最深处的嫩肉,那淫欲**快乐极限的暖暖淫精也从那娇嫩的**子宫深处喷泄而出,极度舒爽的感觉让她再一次品尝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幸福,什么才是真正的十分满足。

          全文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