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包扎伤口,出现内奸(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10#

          零韶离开,夏沫璃静静地等着,时不时望向那边笑的像傻逼的某人

          咳咳,其实也不是说是像傻逼,就只是这个表情看起来真的很猥琐?

          这样子,说不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谁会相信?

          这完全就是下一秒钟就要打起来的样子!

          慕容渊看着夏沫璃满脸紧张的神色,不禁笑了笑。

          呵呵,还真是好笑!

          这根本就是一副看着地痞流氓的样子嘛!

          夏沫璃不知道慕容渊的心里在想什么,当然,要是她知道了慕容渊的心里所想的,肯定要打死他!

          很快,零韶就把衣服送上来,脸上还带着一抹不容易察觉的红晕,夏沫璃零韶的表情变换尽收眼底,脸色变了一下。

          咳咳,零韶不会是以为我要和渊

          啊啊啊,怎么可能?虽然现在是晚上!但是

          夏沫璃哭笑不得,一想到零韶可能在心里想的想法就是这个,就开始无奈。

          其实,零上想的是刚刚的一幕

          她刚刚一接到夏沫璃的命令,赶紧狂奔去岩裂的房中。

          可是,她却不曾想到,岩裂此时竟然在洗澡!

          岩裂一看到零韶风风火火的冲进他的房间,愣了一秒,赶紧轻咳两声,然零韶赶紧从惊楞中缓过神来。

          “对对不起,我不是我不是故意偷看你的1实在是实在是主子让我来像你借衣服,我没有多想,就进来了,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就出去!”

          零韶说话已经有些吞吞吐吐的,岩裂的脸色恍惚了一下。

          “咳咳,没事没事,那你就先出去吧,我,我一会挤出来。”

          岩裂也尴尬的咳嗽着,赶紧让零韶走出去。

          零韶也没有反抗,赶紧往外走去。

          这次可真的是出了大丑了!简直是简直就像是女流氓一般!

          零韶在心里后悔的差点崩溃。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小丑一样,很傻逼,又像是女流氓一般!就喜欢偷窥别人。

          但是,她不是女流氓啊!更不是那种无耻之徒啊!

          岩裂从房间里走出来,脸上红红的,看着零韶。

          “咳咳,零韶,你有什么事情吗?主子说了什么?”

          零韶一看到岩裂,就更加尴尬了!别说是尴尬现在她的脸上肯定也是通红一片!

          的确没错,零韶的脸颊上就像是抹了什么劣质的胭脂水粉一样,变得格外通红,两人都尴尬的注视着对方,半晌都没有说话。

          “那个,那个,岩裂,主子说要一套男装,加上里衣都要。”

          零韶赶紧转达夏沫璃的意思,岩裂又楞了一秒,点了点头。

          “好,你等等,我这就给你去拿。”

          岩裂刚刚有一秒钟觉得,零韶在这一秒钟后就是属于她的,油然而生的是一种霸道的气场。

          但是,这样的形式没有过十秒钟,就被夏沫璃所吩咐的事情给压下去了。

          岩裂走进房间在找衣服的时候,零韶的脸上发烫,她知道,自己肯定又是脸红了!

          其实零韶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会这样子,只是觉得相处了那么多年的朋友,战友竟然

          自己好像爱上了他一样,每次一看到他的模样就开始心跳加速,每次只要一感受到了他在注视着她,就会感觉脸上马上就蹭蹭的热起来。

          拿衣服的时间不过几分钟,零韶却一刻都不能多呆,也可以说,她得赶紧找个地方好好的缓缓,否则,这次可能就要脸上爆红让所有人都看到她这个魔鬼护法脸红的样子了!

          微风轻抚起零韶的头发,青丝在月光中漂浮着,浩瀚的星河,在这银河中,在这宇宙中,时时刻刻,每个人都有自己着守护者自己的一颗璀璨的星星,尽管是此时还是暗淡的,微薄得发着暗淡的光芒,但是这样的小星星总有一天也是会绽放出无穷的璀璨芳华。

          “璃儿,你看现在夜色正好,我们不做点什么都是可惜了这美丽的夜色呢!”慕容渊勾唇坏笑着,此时的夏沫璃正在帮慕容渊包扎伤口,一听到慕容渊的这句话,手上的动作僵硬了一下。

          “诶,渊,你还想干什么?你可不要乱来,别忘了你还受着伤呢!”

          夏沫璃的眸中满是警惕,看着慕容渊似笑非笑的眼神,实在不想再说什么了!

          唉,这男人肯定是精虫上脑了!现在受伤了还有闲工夫想那种事情!

          夏沫璃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只见慕容渊再次勾唇。

          趴在她的肩膀上,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话。

          “嗯?璃儿,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事情吗?”

          夏沫璃被慕容渊吹得有点懵逼了。

          不是那啥的意思那是啥情况?

          夏沫璃轻轻地推开他,一脸迷茫的看着他。

          慕容渊被夏沫璃轻轻地推开就有些不满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