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寻要补偿,为何不可?(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10#

          那两个内奸算是明白了,夏沫璃和慕容渊这是联合起手来挑衅他们的

          夏沫璃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跟他们在这胡闹,双手一挥,内力从袖风中而起,直冲那两个内奸。

          “哼,真是扫兴,本以为你们的伪装是很好的呢!没想到啊没想到!”

          夏沫璃一脸鄙夷,看着离她比较远的内奸轻轻的闪过内力的袭击,夏沫璃轻叹一声。

          “既然你们存心想死,那么我不介意送你们一程!”

          轻描淡写的吐出这一句让人毛骨悚然的话,且不说这句话让人听起来怎么样,要说这脸上的表情,这才叫人看了实在是想去撞墙而死。

          “呵呵,回去告诉李辰梦,让她最好不要来挑衅我的底线,要是我那天真的生气了,我肯定让她尸骨无存!”

          押住两个人,让走一个人去跟李辰梦通风报信,她就不相信,李辰梦现在的形式还十分的不利,会喜欢这样来减少她的人。

          看着一个奸细连滚带爬的滚出去的时候,夏沫璃心情很好的笑着,但是,很快,这抹微笑就因为怒火而魂飞魄散。

          慕容渊在众目睽睽之下揽住了夏沫璃得腰支,脸上的表情一黑,夏沫璃是在是不想再说什么了。

          喂喂喂,大哥,这是在众人的面前啊,您就不能别动手动脚的吗?

          但是,心里的抱怨并没有传到慕容渊的耳中,只是夏沫璃脸上抱怨的眼神实在是太明显了。

          “咳咳,孙斌,你将这两个内奸拉下去,交给风韵护法处理,如若她不愿意,让她亲自过来见我。”夏沫刘轻咳一声,尴尬从脸上消尽。

          夏沫璃出声说话,在场的堂主护法这才纷纷反应过来。

          “是,阁主,属下这就去通知风韵护法。”

          孙斌马上就派人下去通知风韵,此时的风韵正在享受着一个月的假期,根本就不知道沫水阁发什么什么事情,更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好了,既然内奸都抓到了,那就都先下去吧,各忙各的去吧。”

          夏沫璃轻轻地揉了一下太阳穴,装模做样的说着。其实她只不过是不想再那么多人的面前丢脸罢了!

          各个堂主护法都你看我我看你,然后都默契的说:“属下告退。”

          人都走完后,慕容渊更加的放肆。贴近夏沫璃。

          “璃儿,内奸都抓到了,你是不是也该要补偿补偿为夫?”

          看着慕容渊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夏沫璃一阵牙疼。

          唉,她就不该让他跟着过来啊!现在好了,要补偿了!

          “咳咳,要补偿没有,要命倒是一条!”

          夏沫璃半抬着头,看着慕容渊,因为慕容渊人比她高出不止一头,仰视起来比较吃力。

          夏沫璃腮帮子被气得鼓鼓的,慕容渊毫不在意。

          “命?嗯让我想想,我要你的命来做什么”

          夏沫璃一听,吓得赶紧跳起来。

          “卧槽,慕容渊,你不是说真的吧!你要我的命来做什么?我的命又不值钱!”夏沫璃一脸震惊的看着某只一脸玩味的王爷。

          这位王爷一看到夏沫璃的语言和表现,嘴角上的微笑更加的深了。

          “不值钱吗?”慕容渊微微颦眉,嫌弃的看着夏沫璃。

          “唉,你是江湖上的陌冷女王,如果我要了你的命,这沫水阁是不是就归我了?”

          夏沫璃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气的差点没跳起来指着鼻子开始大骂。

          “你你你谋杀亲妻,你是要被拉去斩首的!”

          “我是王爷,他们不敢。”

          “那,那也不行,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夏沫璃突然说的有点没底气,心虚虚的。

          眼中闪过冰冷,无奈,哭笑不得,还有不知名的做贼心虚。

          这种心虚似乎都是拜的慕容渊所赐。

          这时候慕容渊就像是在审问犯人一般,无声地审问着夏沫璃,夏沫璃叹了口气,脑中的那根神经是绷紧的,害怕下一秒钟慕容渊突然脑抽筋对她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比如说要了她的小命什么的

          不过

          诶,我为什么要害怕?

          反正他又不敢杀我!我为什么要害怕?我是不是傻了!

          夏沫璃在心里默默地想着,呆若木鸡的看着越来越近的俊颜。

          最后

          老脸一红,华丽丽的就那么趴在慕容渊的身上。

          “呜呜,你要是敢要我的命,我下地狱也要拖着你!”

          慕容渊好笑的轻咳一声。

          “咳,你不是说‘要补偿没有,要命一条’吗?怎么,现在反悔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