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商讨大事,恶整皇帝(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10#

          四国的人都知道,这渊王妃对樱笑公主那可不是一般的友谊!

          那根本就是革命一般的友谊!

          另一边

          “什么事那么急匆匆的找本公主?”皱眉,不耐从眼中闪过

          “回禀公主,渊王妃来信,告诉公主先回西铭一趟,有事要议

          蓝韵灵打着哈欠,完全没有半点斗志

          夏沫璃这样一说,蓝韵灵突然有些顾虑

          “那你说说,怎么办?”

          蓝韵灵皱起眉头,疑惑的看着夏沫璃。

          夏沫璃轻轻的勾唇一笑,手上拿着茶杯,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俗话说得好,擒贼先擒王,只要先抓住那个会制作炸药的人,这事情就好解决了!

          但是,这件事情可是不简单呢!”夏沫璃有些担心,因为能制作出炸药的人不知道是谁,但是,肯定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

          不过,这个人虽然聪明,但是也很狡诈!做事的作风肯定都是老狐狸一派的。

          “嗯,可是,重点是我们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蓝韵灵说的这个问题也是夏沫璃一直都想不明白的,这个神秘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研制炸药,进犯北炎国。

          “我想,我一会去调动沫水阁的人员,没几天就应该可以查到了。”

          夏沫璃皱着眉头,喝了口茶,说道。

          蓝韵灵点了点头,现在也暂时只能这样了!希望那个人不要是野心勃勃的人才好啊!

          “但是,韵灵,你要先留在西铭,北炎你就别去了,北炎有洛锦和御泽在,应该不会有事。”夏沫璃教主刚想起身离开的蓝韵灵,说道。

          可是,这次,蓝韵灵却皱起眉头。

          “沫璃,不行,我不放心,我必须得去看看我才安心!”

          蓝韵灵说着,想要往外面跑去,可是没想到夏沫璃的动作更快,马上就拦着了蓝韵灵的路。

          “韵灵,万不能去,你要是去了,莫不是还要让洛锦多分出一份心思来照顾你?”

          夏沫璃说的也很有有道理,但是,蓝韵灵就是听不进去,这也许就是爱情的伟大之处吧!

          “不行啊沫璃,你快让开,我当然会照顾好我自己,但是,现在在那么紧急的关头,你让我看着洛锦白白去送死,那我可做不到!”

          蓝韵灵有些失控了,夏沫璃轻叹了口气。

          “韵灵,算了,你还是别去了,打仗是男人的事情,别胡闹了!我相信洛锦是相信你的!他是不会死在战场上面的!”

          夏沫璃安慰着蓝韵灵,蓝韵灵有些懵逼,也有些无奈,只好叹了口气。

          “好吧,沫璃,我就听你这一次!”

          夏沫璃终于放心的叹了口气,而外面正好传来皇帝慕容凌的声音。

          “皇妹,你这是去哪里了?不跟皇兄提前打个招呼,就已经走人了,若不是沫璃,现在恐怕你可能还在皇兄找不着的地方吧!”

          夏沫璃没有向慕容凌行礼,她也不屑对慕容凌行礼,因为自从上次,他说她夏沫璃杀死太后之后,就开始看着慕容凌有些厌恶,甚至有种一看到他那张脸就想冲上去撕了一般。

          “皇上,您先离开吧,我们要讨论事情。”

          不咸不淡的一句话让慕容凌眯起眸子重新打量夏沫璃。

          不得不说,夏沫璃的确是一张绝美的容颜,但是,之前是因为过于废柴,但是一直都有太后护着,现在太后死了,仍旧是这个态度,这让他有些恼火。

          “你大胆,竟敢命令朕出去候着!朕可是一国天子,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轰出去的!、”

          只见夏沫璃微微一笑。

          “呵呵,那还真是对不起了,我们真的有事情要商量,如果皇上执意要留在这里听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敢赌你下一秒钟就会跑出去!”

          夏沫璃信心的抱着胸,似笑非笑的看着慕容凌。

          慕容凌俊美的眉头轻轻一挑。

          有意思,还真是有意思,竟敢公然挑衅身为天子的威严,这实在是活的不耐烦了!“依渊王妃的话,就是想跟朕打赌吗?”

          似笑非笑,像是同意,又像是在挑衅。

          “好啊,既然皇上想赌这个约定,那么,是不是也要有些代价什么的!”

          夏沫璃突然绽放起明媚的笑容了,看着慕容凌有些想笑。

          “嗯,可以,你倒是说说,你的条件是什么!”

          “就是”刚想开口说话,又被慕容凌的一句话引得满脸黑线。

          “唉,算了,我看你也不可能赢朕,所以,若是你输了,朕就要你的项上人头。”

          这句话可是惊呆了蓝韵灵,刚想为夏沫璃求情,可是,被夏沫璃给拉住了。

          “诶,韵灵别急,我自有办法。”

          在蓝韵灵的耳边小小声的说这话,蓝韵灵不在轻举妄动,等着夏沫璃的反应。

          “好啊,可以啊,但是,皇上,我们既然打赌,那肯定是要有时间的!我若是赢了,那么,你就欠我一个条件。”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