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充当媒婆,啼笑皆非(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10#

          夏沫璃阴险的笑着,看着风韵,风韵被夏沫璃看的有些脸疼

          “主主子,属下,属下没事了,属下就先走了……”风韵现在只想赶紧离开夏沫璃的视线。

          但是夏沫璃怎么可能让风韵逃了。

          “诶诶诶,风韵啊,你先别走啊,你等等。”夏沫璃像是老鸨一样,笑的明媚,笑的让风韵感觉想哭。

          “诶,主子,属下,属下觉得还是不用了,属下还是回去吧,否则一会王爷会杀了我的”风韵笑的尴尬,看着夏沫璃,现在她的脑子里只想赶紧跑。

          “风韵,你这是想忤逆我的意思吗?”夏沫璃拍了拍桌子,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黑着一张脸,拿着茶杯摇摇晃晃,完全就是一种黑道老大的视觉。

          “不敢不敢,属下不敢……”风韵完全屈服于夏沫璃的淫威之下,不敢造次。

          夏沫璃看着风韵的表情,有点好笑,但是,却还是故作镇定。

          “好,既然不敢,那你就给我等着。”

          风韵抽了抽嘴角,这句话,怎么听着怪奇怪的呢?这是在挑衅还是在威胁?

          夏沫璃瞪了风韵一眼,眼神中的意思曰:你要是敢跑,你就等着我的惩罚吧!

          风韵哭笑不得,只能苦逼苦逼的等着。

          只见夏沫璃像一阵风一样跑出去,然后

          双手叉腰,大吼一声:

          “慕容渊,给老娘滚过来!!!”声音大的都惊动了远处郊外的鸟群,慕容渊一听到夏沫璃吼出来的声音,满脸黑线,但是还是乖乖的跑过去。

          “怎么了?我的王妃大人?”慕容渊渊本以为夏沫璃的气已经消了,笑得一脸的狗腿,结果还不是热脸贴上冷屁股。

          “咳咳,没找你,你可以走了,但是,魅夜你留下,我们好好的谈谈人生。”夏沫璃先是白了慕容渊一眼,然后用诱拐小孩子的语气笑着像是拐卖小孩的猥琐大叔一般,朝魅夜挥了挥手。

          魅夜被慕容渊狠狠的瞪了一眼,因为刚刚听到夏沫璃说的那句话得上半句被气的不轻,现在,更是别说,因为夏沫璃后面那句“我们好好的谈谈人生”更是打翻了醋坛子。

          魅夜被夏沫璃看的莫名其妙,还被慕容渊瞪得莫名其妙的,一脸懵逼的看了看慕容渊,又看了看夏沫璃。

          我这是做了什么事情了?好像没有吧!

          那为什么王妃看我的眼神就像是想把我拖去卖了一样呢?还有王爷,这满脸醋味的看着我,这可咋整?

          夏沫璃看出了魅夜的犹豫,冲着慕容渊冷哼一声。

          “魅夜啊,来来来,你跟我走,别管你家王爷,他要是敢不答应,老娘晚上就让他进不了的房间。”前面半句夏沫璃说的笑眯眯的,后面半句,语气突变,变得跟要杀死人一般。

          这位王爷可就不满了。

          某王妃不找她家夫君谈人生,找魅夜做什么?还想谈人生?那可不行!要也是找我!

          慕容渊的脸越来越黑,夏沫璃走的时候还冲着慕容渊扮了个鬼脸。

          这让慕容渊表示很无奈,这到底还是不是他家王妃了?这是在逗我吗?

          夏沫璃拖着魅夜,走到房门口,就停下来。

          “嗯,魅夜,本王妃跟你说哈!你面有一个重度受伤的患者,她说她要见你,你快点进去吧!”夏沫璃说的一本正经,还真诚的眨了眨眼睛。

          “额(⊙o⊙)……”魅夜愣了愣,夏沫璃朝他投去一个杀人的眼光之后马上应好。

          “好好好,属下这就去。”

          其实魅夜本来以为夏沫璃口中的那个“她”是男的,所以没有什么顾忌,推门而进之后

          看到的那一幕,他愣住了。

          看着魅夜走进去,夏沫璃满意的拍了拍手,然后赶紧将房门锁住趴在门口偷听。

          “啊啊啊你是谁,你进来干什么?”此时,风韵正在处理伤口,衣服已经退去一半了,但是没想到突然杀进来一个魅夜,红着一张脸,大喊道。

          “对对不起姑娘,在下不是故意的,姑娘赶紧穿好衣服,在下先走了。”魅夜说话都支支吾吾的,想要赶紧打开房门的时候,房门却已经被夏沫璃锁住了。

          此时,夏沫璃已经逃之夭夭了,这样,就搞定了,风韵每天都在抱怨自己是一只单身狗,那么,现在有另一只单身狗进来,他们凑成一对这也是可以的!

          其实,夏沫璃老早就打的是这个主意,只是,风韵完全不懂她的意思。

          魅夜眉头紧皱,他已经试过很多次了,门已经被锁死了,完全打不开来,想要转过头去,这才想起风韵,脸上不自觉的浮上一抹红晕。

          “你还不赶紧出去,你还楞在这里干什么?”风韵并不是想红妆一样十个十足十的花痴,虽然魅夜长得挺帅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再帅也不行!

          “对对不起姑娘,在下试过好几次,门被锁住了,在在下实在是出不去。”魅夜说话断断续续的,风韵皱紧眉头,哭丧着脸,现在才明白过来。

          这就是夏沫璃说的惩罚啊!

          主子啊主子,我虽然是很羡慕你和王爷,但是您现在是什么意思?

          哭笑不得的风韵看着魅夜。

          “那个什么,是不是主子叫你进来的?”风韵虽然不好意思,但是还是深吸一口气,坐在椅子上,说道。

          “主子?你说的是王妃吧?”魅夜转过头,现在风韵已经收拾好了,坐在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