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为什么不和我探讨一下呢?(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3#)

          涂山内圈,苦情树下。

          涂山幽玄抬着头,嘴巴大张着,几乎能塞下一整箱的灯泡。

          在他的面前,一座宏伟的木台几乎是一夜之间拔地而起。这座高台无论是宽度还是长度,都差不多相当于一个缩小版的涂山天殿了,而他却清楚地记得,昨天他来这里打扫的时候,可还是没有这玩意儿的啊!

          “你们……你们这是打算干嘛的啊!”涂山幽玄有些口齿不清的问道。

          他的心中油然而生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不为别的,今天这俩姑娘专门带自己来这里,显然不会是让他来扫台子的。

          涂山容容带着笑意,明显是有所图谋,缓缓的说道:“恭喜你咯,10087,我想,你很快就能恢复自由身了!”

          涂山幽玄那叫一个不信,悄悄地后退了一步,说道:“不了吧。我这个人呢,还是崇尚于实事求是的,我还是应该自食其力,慢慢把我欠你们的钱还完。”

          涂山容容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这么拘谨嘛!该出手时就出手,有些责任你还是要担的!”

          涂山幽玄一愣,咽了口唾液,问道:“什么责任?”

          涂山容容面露难以置信之色,当然,这很有可能是是装出来的,至少涂山幽玄这么认为:“咦?!你还不知道吗,姐姐答应要娶你喽!”

          涂山幽玄呆呆的“哦”了一声,然后身体转僵,机械般的伸手拉了拉容容的衣袖,抽搐着低声说道:“容容姐啊,那个,我有点儿事情想和你商量商量,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啊?”

          “不能,就在这里说吧。”一旁的涂山雅雅不知道何时已经走近了两人身边,语气极为“和善”的说道。

          “哦哦。”涂山幽玄满脸冷汗,问道:“那那那……那是什么时候啊?”

          “明天。”

          “你们,你们为什么不和我商榷一下呢?”涂山幽玄哭丧着脸,强笑着说道。

          “有什么可商榷的?”涂山容容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手中翻出一张纯白色的A4纸,冲着他晃了晃,说道:“根据协议规定,在你还完欠款之前,你都是涂山的人,哦不对,的私有财产。如何使用,当然是我们的权利与自由喽!”

          那是你们软硬皆施着逼我签的!

          涂山幽玄无声的呐喊!

          “哦,还有哦,我记得你在一气道盟还是有通缉令的吧?值多少钱呢,我算算,如果你硬是要拒绝这事呢,那么,在你到期前的一天,我们可以把你送过去换取赏金,这样才能够利益最大化!”

          要不要这么狠!要不要这么狠啊!

          “绝,你们够绝……”涂山幽玄咬着牙,逼音成线。

          “你说什么?!”开玩笑,涂山雅雅是何等的修为,怎么可能听不见?

          “啊?我是说你们以后,绝、绝对是懂得持家、温柔善良的好姐姐。”涂山幽玄义正词严的说道。

          “不要以后了,就现在好了。”涂山雅雅走到他的跟前,凤目微眯,温柔的看着他。

          涂山幽玄被她看得毛骨悚然,呵呵干笑,说道:“我,我先去吃饭了,拜拜。”

          涂山雅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却并没有说什么。

          涂山幽玄如蒙大赦,顿时赶快灰溜溜的逃离此地。

          涂山容容无奈的摇摇头,刚想说些什么,苦情树后,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咔嚓”声,一人诵念道:“是时药叉共王立要,即于无量百千万亿大众之中,说胜妙伽他曰: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涂山雅雅听得脸色一变,冷哼一声,说道:“还真是,哪里都有你啊!”

          “不要这么冷淡嘛,好不容易才见一面。”树后转出一人,束发紫金冠,伽罗天炎衣,手中抓着一只蟠桃,咬一口,顿时发出“咔嚓”一声响。

          六耳此刻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一边吃着桃子,一边问道:“你不会真的要把那小子娶回家吧?”

          涂山雅雅哼了一声,道:“怎么?你想争?”

          六耳嘿嘿一笑,道:“不敢不敢,毕竟是在你的地头。不过你要真的这么干,我那个可怜的二哥又该咋办呢?”

          “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最好想不开自裁了了事儿,我还乐得清静!”涂山雅雅冷冷的说道。

          六耳大拇指一竖,说道:“够绝情的!不过按照我对他的了解,估计他不会那么做,但是这次的比武,他怕是要来掺和掺和的。”

          涂山雅雅眉毛一宣:“你唆使的?”

          六耳赶忙摊了摊手,说道:“我拦不住啊,二哥发过话了,谁拦他就和谁拼命。你们啊,都是一个德行,不见棺材不掉泪,也难怪他会喜欢你……”

          她话音刚落,一道锋锐无比的冰刃忽然凭空从她的面前一掠而过,将她手中的蟠桃连皮带核的削去了一半,切口处光滑平整……

          六耳尴尬的咬着手里剩下一半的桃子,道:“我不说,不说了。”

          涂山雅雅哼了一声,也不再继续与她为难。

          转眼之间,距离送出请柬已经过了三天了。涂山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是人满为患了,各大旅店饭馆都充斥着大陆各地前来的人与妖。

          为此,容容还特意调集了涂山所有的银月守卫部队进行秩序管理。

          各种有身份有地位的大妖怪都已经由她亲自出面见过,并且安排了内圈里的住所。当然,这其中自然也

          包括了一气道盟的那几位贵客。

          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光是王家一家送的贺礼,就抵得上涂山半年的税收了,更别提还有不愿意落后王家的道盟另外两大家族。

          妖界各族送的贺礼更是源源不绝,涂山雅雅身为妖盟盟主,谁妖不想巴结?只不过苦于一直是找不到机会。

          这次好容易等到盟主大人的大婚,他们几乎都是大放血了,唯恐自己的礼物比不上别人,被这位实力恐怖的盟主大人惦记上。

          因此,涂山容容脸上的笑容倒是发自真心的,涂山的盈利,作为管家的她,自然是最开心的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