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尾声"尾声(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飘渺的山巅围绕着迷蒙的云雾,而山下的长青林在软绵绵的阳光下却显得如此慵懒温暖,一湾流水婉蜒流向苍郁的山岭间,恰好将那一大片阡陌纵横的庄稼地一分为二,几栋简朴的农舍点缀在绿油油的稻田中,一眼看去是那般恬静安详。

          这是早膳后的工作时间。

          该是农家人努力耕耘以求日后丰收的时刻,却有两个成天无所事事,只会吃闲饭的蹲在农舍前叽哩咕噜,周围还陪衬着一大群鸡鸭猫狗凑热闹,一只傲慢的大公鸡飞在紫袍年轻人头顶上咯咯叫,另一只小猫咪则蹲踞在白衣文士肩头上打盹,土黄色的大狗正在考虑要在哪只脚上撒下一泡尿。

          自半炷香前,农舍中开始发出一连串愤怒惊惧的咆哮之后,他们就慌慌张张地逃出来蹲在这儿了,直至此时此刻,那声声咆哮依然不曾间断,以至于他们的叽哩咕噜不得不配合咆哮声逐渐加高音量。

          “九师兄一定会把产婆给杀了”紫袍年轻人断言。

          “有无双在,应该不会吧”白衣文士瞄着屋内,不怎么有把握地嘟囔。

          “无双还要照顾好几个孩子呢谁有空理会他呀”紫袍年轻人猛翻白眼。

          “那倒是,连我们都溜了”白衣文士喃喃道。

          说到这儿,不知为何,两人开始死命的我瞪你、你瞪我,片刻后

          “你去”白衣文士突然拿扇子敲敲紫袍年轻人,一副他说就算,就这么决定了的表情。

          “不,你去”紫袍年轻人立刻拍掉他的扇子,脑袋一撇,表明了打死他也不去。

          “你有经验,当然是你去呀”

          “就是因为我有经验了,所以才应该换十师兄你去,妈的上回事后我被九师兄修理得有多惨你知道吗”

          “不知道”白衣文士推得一干二净。

          “总之,这回九师兄一定会对我有所戒备,我怎么可能点得到他的睡呢所以说啊嘿嘿嘿这回当然要换十师兄你去,因为你的功力比师弟我高嘛对不对啊十师兄。”最后那三个字一听就谄媚得很。

          白衣文士才不上他的当。“我是师兄,我叫你去你就去”

          紫袍年轻人更不吃他那一套。“我是男子汉大丈夫,我说不去就不去”

          “钦有没有搞错啊师父没有救你要听从兄长的命令吗”

          “没有,师父只教我保住老命要紧”

          白衣文士猛然起身。“你敢不听我的话”猫咪尖叫一声跑掉,顺便在他的文士衫上制造出几条飘扬的布条。

          “十一师兄”哈哈替死鬼来了。

          只见一个淳朴的傻大个儿对他们憨厚地咧嘴呵呵一笑。

          “俺是顺路来看看九师兄的,你们也是吗”

          两人贼兮兮地交换一眼,旋即兴奋地一左一右夹杀过去,紧紧抓住憨厚的傻大个儿,深怕被他落跑了。

          “十一师弟,你来得正好”

          “对啊、对啊十一师兄,没你还真不行耶”

          “俺”傻大个儿愣愣地看看右边再瞧瞧左面,一脸困惑不解。“要俺干啥”

          “笨,你没听见九师兄在抓狂吗”

          “没错、没错,十一师兄,九师兄要杀人啦”

          于是两人迫不及待、争先恐后地把自本朝开国以来最伟大、最棘手的任务扔给他,

          “咦咦为什么哦哦这样啊原来如此,俺懂了、俺懂了,这也是不得已的嘛好、好,没问题,交给俺行了”

          傻大个儿一听完他们的前因后果不得已论,便慷慨激昂地猛拍接下重责大任,然后,在四道怜悯英年早逝的目光中大步农舍中,也没想到要怀疑一下那两个为什么不自个儿动手

          “我要杀了你这老妖婆她这么痛苦,你竟敢在这边说风凉话,什么女人本来就应该吃点苦净是胡扯我要”

          怒吼声倏地中断,换上另一个憨直的温厚嗓音。

          “这位大婶儿,别怕、别怕,九师兄交给俺行了,你去忙你的吧九师兄不会再妨碍你了。”

          外面两人终于抹下一头汗水松了一大口气,可是

          “我想为了确保安全,我们还是先溜了吧”

          “对,溜得愈远愈好”

          于是,金灿灿的阳光下,只见两条颀长的人影忙不迭地一左一右逃离农舍,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人影。

          然后,当日头斜斜西挂时,农舍中终于传出一阵嘹亮的哇哇啼哭声,再过不久,哇哇啼哭声消失,换上另一个哇啦哇啦的大叫声。

          “哇哇哇救命啊九师兄,您干啥用掌风扇俺呀俺做错了什么俺到底做错了什么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