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第十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银色轿车流畅的滑过产业道路,直直驶进一处人烟稀少的深山里头。

          依照手中画得乱七八糟的地图,方书谚避开阳明山旅游中心设计的“海芋导引路线”,来到一处同样具备海芋生长环境的山林之中,再三确定眼前所处的景色便是目的地之后,便将车子停靠在平坦的泥路上。

          熄火后,方书谚先下车感觉一下车外的温度,湿冷的空气中飘着细雨,让他马上皱起了眉。

          魏容恩眨着眼看着他下车后,也耐不住性子,好奇的跟着他走出车外。

          “你确定是这里”

          “嗯,应该就是这里没错。”方书谚说着,便拿起羽绒外套替她穿上,还奉上一个暖暖包,好让她的小手保持暖度,避免暴露在冷空气中不停比手语的她冻坏了小手。“走吧。”

          魏容恩轻笑点头,任由他牵着自己直往山里走去。

          抬头看着云雾缥缈的山林,每当初春乍暖时节,便是海芋盛产的季节。

          山谷里,常有急掠而过的蓝鹊及悠游自在的鹭鸶不停的在白绿交错的海芋花田里穿梭,吸引赏芳爱花的游客驻足品位这一季的美。

          当初他说要带她来探海芋时,直觉以为竹子湖便是他的目标,没想到他竟然有另一个秘密花园,说是要给她一个惊喜。

          问他是什么样的惊喜,他保持神秘,笑而不语,让她只能充满期待。

          走了将近十分钟路程,山路有些崎岖不平,不过因为有他的大手保护,所以她每一步都走得十分平稳。

          直到越过一个弯道,眼前即是一望无际的海芋田;由于它的位置坐落在山谷之中,所以更有一种山林环绕的怡然景致。

          眼前的海芋田仿佛无人规划照顾似的杂乱无章,却只属于他们两人,可以尽情采撷、放肆拥有。

          魏容恩看着这宛如与世隔绝的美景,欣喜的绽开了笑颜。

          “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浓重的雾气在她纤长的睫毛形成一排透明玉珠,每眨动一次,就像美丽的扇子一样。

          “宛琦介绍的。”他一路上的寻宝图自然也是宛琦提供的。

          魏容恩点点头,表示明白。看着海芋之姿在浓雾之中显得飘渺虚幻,给人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方书谚当初在听宛琦介绍这块神秘花园时,第一时间就想带她过来感受,只是他一直在等待她的身体恢复最佳状态,没想到一等就等了一年多。

          看到她盈盈水眸中荡着兴奋,他知道她喜欢这份惊喜。

          “会冷吗”

          魏容恩甜笑的朝他摇头,然而她那透明白皙的脸蛋却掩不住寒意透骨的冷。

          方书谚怜爱的替她拨去沾在发梢的露珠,拉起羽绒外套的帽子替她戴上,虽然无法保暖,起码能抵挡泰半寒气。

          她的身体才刚复原,绝对不容许有任何差池。

          “忍耐一下,往前走一点,会有一处遮风避雨的矮檐,到那里应该就没那么冷了。”

          魏容恩持续荡着甜笑,朝他用力点头。

          方书谚领着她慢慢往山谷走去,没多久便来到他所说的矮檐。

          看着置放在一旁的锄头、犁具、显然这座矮檐是农夫搭建起来放置工具的地方,虽然简陋,却是应有尽有,连墙上都还挂着已经鲜少可见的蓑衣和斗笠。

          “你待在这里,我下去摘。”

          “你确定这海芋田有对外开放吗”魏容恩看了看四周,仍觉得有点不安。“会不会让地主误认为我们是小偷,误闯私人土地”

          “放心吧。宛琦说过这座海芋田因为地理位置不好,无法规划进观光路线里,所以地主才会放任其生长,加上很少观光客知道这里,于是干脆不收费,任由游客进出采摘。”

          魏容恩点头表示明白,注意到田里早有一对小情侣,期间还不断传来闪光灯,要是有问题,地主应该早就跳出来赶人了吧。

          因为寒风中飘着绵绵细雨,下去一趟肯定会沾湿一身,所以方书谚干脆脱下外套递给了她,然后取下墙上的蓑衣披上,还戴起斗笠,当然也换上了采摘海芋时必备的雨鞋。

          魏容恩看着他一副像是要夏天耕耘的打扮,忍不住噗嗤笑了出声。

          “笑什么我的样子很滑稽吗”方书谚才在懊恼蓑衣不够大件,覆盖不了他的衣服。

          魏容恩轻咬着唇瓣,仍然退不了笑意。“是有点怪。”毕竟蓑衣下有高级衬衫,雨鞋上有名牌牛仔裤,还有斗笠下有张俊颜,完全不搭。

          方书谚没好气的低头看着自己,最后干脆拿掉斗笠放在她头上,想不到她戴起来样子可爱多了,像朵小香菇。

          他脱下了行动不便的蓑衣,重新穿起棉外套,再次叮嘱她:

          “在这里等我,别乱跑。”

          一年前他没有机会送她玫瑰,反正玫瑰一点也不适合她,索性放弃;一年后他决定要送她海芋,因为海芋更适合她,所以决定亲采。

          魏容恩站在矮檐前,看着他穿着雨鞋慢慢踩进泥泞中,伫立在海芋田的中央左右挑选,只为了摘取最盛开的海芋给她。

          “我,方书谚,出生在小康家庭,平凡的工程师,没耐性也没内涵,负债去年才还清,存款不够买豪宅,开的不是百万名车,目前的职位还是阿毅拱手相让的,如果你以为这样一事无成的人会没勇气对你提出结婚的要求,那你就错了。我还是想跟你求婚,只因为我是个识货知趣的男人,绝对不可能放过眼前的好女人。”

          魏容恩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知道他在暗讽过去那些没有勇气继续爱她的追求者有眼无珠,也是在自诩眼光独到。

          方书谚从她的笑容之中得到了满足,问:“你相信我能给你幸福吗”

          魏容恩看着他认真的表情,用力的眨眼点头。

          她的信任,绝对比中了发票头奖还要令他开心。

          他牵起她的手,引领她走在狭窄的桥上,一边回头问她:“还记得我曾问过你,一百二十分贝的声音你听得见吗”

          魏容恩以为他早就忘了这段闲聊的对话。“记得。不过我没试过,所以我不知道。”

          “我们来试验看看。”

          “怎么试”

          方书谚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紧握着她的手,面对这眼前翠绿的山谷,深吸一口气,对着山谷大喊:

          “魏、容、恩,我、爱、你”

          他的声音在谷底形成环绕式回音,惊动了眼前停憩的鹭鸶振翅疾飞,撼动了远处的飞禽逃窜如入山林,就像山鸣谷应的画面在她面前呈现。

          站在他身边的她,强烈感觉到他的声音传到耳内,经过淋巴震波引起耳蜗内的基膜震动,再冲破早已损伤多年的神经纤维传到延脑、中脑、视丘,来到大脑皮层听觉区产生听觉。

          他的声音虽然缥缈,却成功的令她的耳膜产生共鸣。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