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世黑帮】第十三章:初会陆云豪(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heiseyoulong1

          字数:3315

          20200614

          第十三章:初会陆云豪

          月华初上,造型各异的建筑群将帝豪大厦围在中央,众星捧月般幻出异彩同星月争辉。

          在帝豪大厦某层的一间私密豪华大厅里,两个素昧平生的年轻人第一次相遇。一个是初出茅庐的花花公子,另一个已是叱咤风云的一方大佬。

          陆云豪身后,两个黑衣人负手而立。其中一个鹰眼注视着郝帅,见他头戴一顶风骚小礼帽,一副大喇喇的样子竟然毫不客气地坐在了自己大哥的对面,不禁心中有气:一个无名小卒也敢跟自己大哥平起平坐?有机会倒要试试你小子有几斤几两!

          “久闻豪哥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人中龙凤!”郝帅毫不掩饰地拍着马屁。

          陆云豪闻言打了个哈欠,点燃一只雪茄,头也未抬的说道:“奉承的话就免了吧,听说你找我有机密要事?”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事实上是小弟遇到了一些难处……”

          郝帅当下把自己如何意外卷入了一场暗杀任务,自己和家人的安危如何受到严重威胁简略地说了一遍。同时他也清晰地意识到,陆云豪年纪轻轻就混到了如今地步,除了头脑过人之外,手底下一定有帮他打江山的顶尖高手。因此言语中希冀能够借助陆云豪自身强大的势力来暗中护卫自家二老的周全。

          “求我办事的人多了,你算老几啊?”陆云豪吐出一个烟圈儿,轻蔑一笑。

          “小弟是带着诚意来的。”说罢,郝帅对身后的跟班儿使了个眼色。

          蓄着浓密的胡子、戴着墨镜的跟班儿虽然也是一身保镖打扮,可行为举止却显得有些不大自然。在郝帅的授意下,他将手提黑色皮箱往二人中间的桌子上一放,只是在按下打开按钮时,右手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

          “慢着!”鹰眼一声怒吼将大胡子跟班儿吓的后退了一步,接着眼前一花,两柄黑洞洞的枪口就分别顶在了郝帅二人的脑门儿上。谁也没料到祸事来的这么突然,郝帅还算镇定,大胡子跟班儿鬓角的冷汗当场就冒了出来!

          “下人手粗,请不要误会。箱子里的两千万是小弟孝敬豪哥的,还望笑纳!”郝帅急忙出言化解道。

          另一个长毛黑衣人拿枪管小心翼翼的将皮箱挑开,里面还真是一摞一摞崭新的钞票。检查无误后,两个手下这才收起家伙,重新侍立于陆云豪身后。

          虽然进门前经过了搜身和探测器扫描,但鹰眼却觉得对面这两个陌生人多少有些可疑。江湖上自己大哥势力广大,可同样想弄死他的人也不在少数,做事自然就加了一番小心,倒使得郝帅二人虚惊了一场。

          “区区两千万,能保得住两条狗都不好说,你当我陆某人是乞丐吗?”陆云豪斜睨着郝帅,瞪眼问道,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

          郝帅心中暗自不爽,tmd没想到热脸贴在了冷屁股上,还受到了对方言语的侮辱!这陆云豪显然是因为自己是个无名小卒才故意刁难我。与其如此被动挨打,不如反诈他一诈!

          “小弟曾听一个吃皇粮的朋友说过,‘南坡豪枝结硕果,黑白两色皆向阳!’,他还嘱咐小弟‘当心树大招风,要学会低调做人’。小弟一向不解其中深意,如今全国扫黑的风已经刮起,天幸江湖上至今也不曾留下小弟的名号!”

          “哦~,是我看走眼了吗?”话虽如此,陆云豪的脸上却浮现出了一抹嘲讽之色。对于郝帅所说的话明摆着不大相信,但略一沉吟还是决定试探一下:“金虫附角终非龙!既是江湖中人,你看那蝉鱼鸟彘各有道,不知阁下落何方?”

          陆云豪这一发问,身后的鹰眼和长毛也饶有兴致的竖起了耳朵。

          郝帅虽然没有混过社会,但也曾有过一帮不务正业的朋友和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大致明白陆云豪是变着法问他跟谁混、混哪里的,于是不卑不亢的说到:“飞鸟过树蝉不叫,螣蛇之地我震东!”

          “哈哈哈……”陆云豪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抚掌一阵狂笑。

          尽管郝帅神色不现波澜,可的确被对方这豪迈一笑给笑懵B了:难道是哪句话里出了纰漏?

          “什么时候华晟集团的公子哥摇身一变,成了螣蛇帮的帮主?”陆云豪眼角笑意未收,脸上的讥讽之意更浓了。

          闻得此言,郝帅心中犹如一道天雷炸响,震惊无比!这就好比高手过招,自己还未出手就被对方看出破绽而一剑封喉!

          回过味儿来的郝帅终于明白:自己住进对方的酒店,私下里,底细原来早被对方给摸了个一清二楚!

          “咳咳……”郝帅干咳了两下来掩饰尴尬。之前弓已拉满不好下台,只得继续忽悠道:“其实在下的势力源自祖上!由于远在海外家父无心接手,就自然而然传到了我这一代……”

          郝帅一边忽悠一边偷觑陆云豪的神色,见他眼中一抹惊疑之色一闪而逝,知道还有补救,于是故意叹了口气道:“说来话长,自从家祖过世以后,近些年帮派就交给了一个外姓家奴来打理。奴大欺主,这也不去说他。小弟这次专程前来拜访豪哥,一是远水难解近渴;二是想借豪哥势力庇护家中二老周全,尽一点为人子的孝心。为期并不需要太久,十天半月足矣!既然豪哥不肯赏脸,那小弟这就告辞了。”

          这一席话只听得屋中众人云里雾里,鹰眼和长毛目光中的轻视之色不觉间收起了一半,反观陆云豪却不置可否。就在此时,一抹烟灰好巧不巧地落在了他的鞋子上。

          “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就先给我把鞋子舔干净了再说吧。”

          什么!还没把我当人看,竟然让我舔他鞋子?!对于郝帅而言,这简直无异于胯下之辱,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据说,有一种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陆云豪并不在意郝帅的难堪,反对两个手下戏问道:“你们听说过什么螣蛇帮吗?”

          “我二人混迹江湖至今,螣蛇不曾听过,小虫、爬蛇帮倒是见识过不少!”

          “只怕是螣蛇会飞,早就升天了吧……”

          说完,三人就是一阵阴损的大笑。

          郝帅听着对方的嘲讽,只觉句句刺耳,双拳不自觉地越攥越紧!身为富家公子的他何曾受过如此屈辱?内心中早已将对方的祖上挨个问候了个遍。

          见郝帅脸色难看、默不作声,陆云豪丢来一物又道:“既然不愿意舔,那就自断两根手指吧!别说我没给过你机会啊。两根手指换两条人命,值与不值你自行考虑!”

          “就这么定了!”郝帅抄起对方扔来的雪茄剪,想也未想就套在了一根手指上,接着咬牙用力一捏。只听咔嚓一响,左手无名指应声而落!鲜红的血液瞬间就从断指处涌出,郝帅连眉头也未皱一下,又要下掉另一根手指。

          “且慢!”陆云豪出言拦道,脸上的笑意已消失不见。

          原本只是想将对方戏耍、羞辱一番,任他如何也没预料到,对面这个高大青年竟有如此胆色。腥风血雨中摸爬滚打,他见过了太多人性的丑恶,甚至至亲间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名刀暗箭斗的你死我活也毫不稀奇。相比之下,这小子倒显得有些与众不同,心中不禁生出几分赞许。

          “兄弟果然是个信人!另一根手指就免了。钱我可以收下,但你要记住:这件事要永远烂在肚子里!”陆云豪用不容质疑的语气命令道。以他如今的身份和地位去替别人办事,如果传出去的话一定会授人口实、遭人耻笑。

          “那是自然!小弟还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说看。”

          郝帅提出了自己想临时聘请一位陆云豪的小弟来充当自己安保公司顾问的想法,各种福利待遇自然不在话下。

          陆云豪微微一笑:“些许小事不值一提,明早过来我给你安排。”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