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母夜回魂】第四章(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天机皇箫

          字数:8994

          20200615

          离开后我先是去了一趟公司,找来公司的会计询问他公司账上还有多少能够动用的现金,然后得到了一千五百万的数字。

          “这么多?”我自己也吃了一惊,“我说的是能动用的,不是指现金流。”

          做实体业,尤其是传统的制造业,现金流都是很大的,不过这些账户上的钱大部分都并不属于公司,可能过不了几天就会转走打到上游公司去,然后又有新的资金从下游流入,所以这些钱可不能乱动,一旦出现资金链断裂,那么除了找银行贷款周转外,就只能等着被人告到破产了。

          “黄总,这就是公司现在账上的纯利润,完全躺在银行里不动的,我之前跟您汇报过这件事,您说回去再考虑考虑。”会计说道。

          啊,是这样吗?

          我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虽然公司发展得很快,不过我一直还是小富心态,也没有想着立马去大幅扩大自身的规模,只是拨款加了几个厂房,要是换个会做生意的,这会儿早都已经开始成立集团进军房地产了。

          再加上前段时间新婚燕尔,最近又被这些聚会拖着,结果我也忘了这回事,现在想想这么多钱放银行放着好像是不太合适。

          “行,我知道了,这两天我就给一个方案出来,到时候这笔钱就有用武之地了。”打发走会计,我还是有些犹豫要不要去和乔大哥一起弄手机,毕竟对这一块我完全是个新手,就只知道市场确实很大,不过对于方案到底是否可行,利润能有多大,都没有什么概念。

          我的公司我是完全控股的,倒不如说根本就没有上市,投资人也只有我自己,所以也不存在什么董事会,这种事情我一个人就可以完全拍板做决定。

          回到家的时候云烟已经做好饭菜了,子豪也已经放学回到了家中,都在等着我回来吃饭。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因为我没有打电话说不回来吃饭,所以云烟她们没有先吃,结果我自己没注意时间,到了六点多才回来。

          “不好意思,今天公司有点事多忙了一会儿,先吃饭吧,都饿了吧?”我一边说着,一边脱掉了外套挂到衣架上,天气已经转凉了,距离子豪开学都过去两个月了,现在都已经十一月了。

          子豪听到外边的动静,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我的时候正好和我对上了一眼,然后他立马就把眼睛移开了。

          我也感觉有点尴尬,毕竟前几天才撞见他做那种事,当时还脑子一抽说了一堆说教的话,现在想起来也太尴尬了,直接假装没看见不就完事了吗,我又不是他爹,管他这些干什么?

          “站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吃吧,不然一会菜该凉了。”云烟已经盛好饭端出来了,我也回过神来,快步走过去在主位坐了下来。

          “说起来,子豪你是不是快期中考试了?”吃饭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上次月考考得好像还不错吧?”

          “……嗯,下个星期考试……”子豪含糊地应了一下。

          “好好复习,你爸妈知道了肯定也很开心。”r

          然后话题就被聊死了,这个孩子真是话太少了,虽然有问必答,但是不问那就真是一句话都没有了。

          无趣的我只能转向云烟,和她聊了起来,不过很可惜,云烟基本也是除了买菜丢垃圾一天到晚不出门的,没事在家的时候就是看电视玩手机,看的那些电视剧我也不会去看,所以和我并没有什么太多能聊的话题。

          一顿晚饭很快就结束了,子先吃完就回房间学习,我到书房打开电脑,没事做只好又打开乔大哥给我的项目书,仔细看了起来,不时还去网上查一查是不是对的。

          晚上云烟向我求欢的时候我提起精神和她做了一次,没能让她到高潮,最后用手帮她去了一次。

          现在我基本没办法在一次之内让她高潮了,或许是夫妻之间相处太久,彼此太过熟悉减少了做爱时的刺激感,即便是我最努力的深插云烟也可以轻描淡写地接下,只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这让我很有些挫败感。

          如果不用手的话起码得来两次,还得依靠第二次自带的延时buff才能勉强满足云烟,不过连续两次对现在的我来说有些吃力,第二次的勃起和第一次之间起码得间隔十分钟,这还是云烟不断努力按照我的指示挑逗我的情况下。

          更让人难过的是即便我费尽全力满足了她一次,等到晚上她还是会做春梦,然后在梦中到达高潮。

          这让我产生了一种反正不管我满不满足她,她晚上都要做梦自己满足自己的,那我干脆只顾自己爽就算了,还不用那么累。

          我还试过晚上熬夜不睡觉,等云烟睡着后一直观察她。

          一般是在晚上一点才开始,云烟会突然开始面色发红,呼吸变得急促,身体不自然地扭动,手往下试图挡住自己的私处,就好像我在用手玩弄她的小穴时一样。

          然后过了一会儿,她就会开始全身往里缩,两条腿紧紧合拢,身体崩得紧紧的,等到自己没力气后又开始放松,两条腿也慢慢打开,之后突然一下,全身又一次绷紧。

          看着简直就好像在真的做爱一样,这梦太过真实了。

          然后她就会慢慢陷入其中,脸上的表情又是害羞又是陶醉,最后到达高潮。

          我试过在途中叫醒她,不过除非她到达高潮,不然我不论怎么喊她她都没有回应,而一旦高潮,她就会一喊就醒,然后茫然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又做梦了。

          最近这个状况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愈加严重了,有时候一晚上要在梦中高潮两次,三次甚至四次,五次……

          第二天早上她才会非常疲惫地爬起来,她说在我第一天离开家去参加晚会的时候她就一晚上去了五次,直到我回来,这种情况才变好一点,一晚上降低到了一次,但是现在又慢慢多了回来。

          这种情况太不正常了,很明显不是网上所说的欲望积压得不到释放之类的狗屁话,如果不是身体问题的话,更大概率是因为有鬼闹事,而且我们家还正好有一个恶鬼。

          云烟说我不在的第一天她就开始出现这个症状,我回来之后得到了缓解,很显然是因为我的阳气镇压了恶鬼让她不能全力施展,之后我的阳气慢慢泄掉,恶鬼一下子又变强了……

          我第一时间想到了大师,虽然不知道这鬼是怎么跑出来的,但是我基本已经可以肯定是她在闹事了。

          第二天联系大师,他却说他最近有一件更棘手的事情要忙,我这边还危及不到人命,那边都快死人了,让我忍几天。

          可是一想到家里有恶鬼作祟,还害得云烟现在一天到晚深受其害,睡也睡不好,只能白天在客厅补觉,身子都虚弱了不少,我就急得不行。

          乔大哥又来问我考虑得如何,我也懒得再考虑了,昨天晚上回来后我仔细看了许久也没发现什么问题,这完全就是个稳赚不赔的生意,反正我账上那些钱都是我的,躺着也没用,就算全赔了,我也输得起,底子依然还在,于是直接拍板表示同意了。

          乔大哥自然是高兴得要请我吃饭,我心里有事,便婉拒了他。

          今天是周五,子豪在学校上课,云烟在家补觉,我不想打扰她,便一个人跑出来走走,然后随便溜达便溜达到了子豪学校边上的一条街道。

          现在还是上午十点,街上没什么人,学生没放学,上班族也还没午休,街上看着空荡荡的。

          突然我眼尖地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那是一个穿着打扮很精致的女人,拿着包有些犹豫地站在一家旅店门口,然后一只手伸出来扯住了她的胳膊,把犹豫的她一把扯了进去。

          我一下子没有想起那个女人是谁,但是扯她胳膊的那只手我倒是注意到,对方身上的袖子就是子豪学校的冬季校服。

          虽然有些疑惑,但是我也没有细想,直到又往前走出了老远才突然反应过来,刚才那个女人不就是子豪的班主任曲老师吗?

          虽然没看到脸,但是那件衣服和我第一次送子豪去报名的时候见到的一模一样,而且打扮得那么精致,很符合曲老师留给我的印象,这是一个很注重自己外貌的女人。

          大白天的去旅店,除了开房还能是干什么?

          可是那个对象很明显不会是曲老师的老公,也就是我在晚会上看见的赵大哥,赵大哥因为和我一样内向的表现让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之后加了微信偶尔也会聊一聊。

          可是那个拉住曲老师胳膊的手穿的可是校服,赵大哥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和自己老婆在大半天玩这种“师生扮演”的play的。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曲老师出轨了,而且出轨对象居然还是自己的学生?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