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山风云录】-第七章(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魔双月壁

          字数:6323

          20200611

          第七章

          双手被反绑着,我也不知道紧不紧,反正只凭手劲一时半会儿也没法解开,

          于是我找到一块坚硬凸起的地方,靠了上去想通过摩断绳子来解开双手。就这样

          过了一会,也不知道夜里几点的时候,枝呀一声,门开了。听着声音知是有人来

          了,我赶紧坐了起来装做若无其事。

          来人将油灯挂到了墙上,然后又关上了门,我寻着光线定睛一看,来得居然

          是那个女土匪,他们刚才有人叫她悦悦,这是个机会,于是我站起来面带讪笑道,

          麻烦悦悦姑娘行个方便,松一下。

          你给我老实点想套近乎,你想松绑也不是不可以,不过。

          这女人竟卖了个关子,她深夜来找我,不会是看上我了吧,还是说这女匪有

          什么特殊癖好,我嘿嘿的笑着,接着话回道,不过什么?

          你是大夫?

          好家伙,我明白了,一定是刚才那个人私下和她说了我刚才的话,这才来找

          我的,我就说这女的也不像是随意之人。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不过这也说明

          这女的有孝顺之心,而且对我来说,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先从她身上下

          手,来打入这帮土匪之中。

          对啊,大夫、医生我都是。中医,西医,西医你听说过吗?手术,麻醉,

          打针那个,我什么都会。我也不知道她听懂了多少,像她这种山里人,父

          亲又是土匪出生,甚至连字都有可能不认得,至于西医她可能听说过也可能没有,

          我见她着急,便开口道,别耽搁了,你爸爸伤的很重,再不让我去看看,会出

          事的。

          我煞有介事的一通说词再配上夸张的表情,果然令这女子紧张兮兮,那你

          跟我去看看。

          眼见着她要我出去却不给我松绑,这是想白嫖啊,那哪成,于是我呐了

          一声示意她给我松绑。

          松开可以,不过别想耍花样,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这姑娘估计自认为

          有点身手,所以才会没把我当回事,像她这种刀尖上求生存的人,有两把刷子也

          很正常,说着对我伸了一个拳头示威,接着才解开了我的双手。

          竟敢威胁我,松开了手,我活动了一下手腕,心想对付你这个花拳绣腿还不

          是轻而易举,便扯开了嗓子道,我晚饭还没吃呢,你先去弄点吃的过来,不然

          我可没力气帮你。

          她心里自然是不悦,倏的朝我轮了一个拳头过来,没有了手脚的束缚,这次

          被我接住了。被我握在手里,她的力气又没有我大,我握住她的拳头慢慢放了下

          去,朝她微微笑着道,女人不可轻易动手,否则会吃亏。

          她瞪了我一眼,没占到便宜将手缩了回去,来武的不行她就没在继续,我见

          状又提醒道,我猜你父亲可能是中弹了,耽搁一分钟就会多一分痛苦哦。

          哼你等着。这女子心中不悦,但也不敢多耽搁,转身出去应该是

          给我弄吃的去了。

          这女匪很有个性,看着她离去,不免心中思索起来,漂亮的女人好像都有点

          泼辣啊,那高家的高小姐,这个叫悦悦的土匪头子的女儿,但妈妈好像就不是,

          她比这两姑娘加起来还美一些,怎么就不那么任性呢……沉吟着不知怎地就想起

          了妈妈来,不过还好这女子的出现及时打断了我不该有的想法。

          姑娘端了三个窝窝头和一碗高粱米稀饭进来,怕我再生事端做了个歉意的表

          情,意思是只找到这么多。这种形势下也不好多说什么,我确实饿了,吃的虽然

          不多,但暂且充饥吧。我一边狼吞虎咽着,姑娘就站在那里双手抱胸,一边看着。

          我一边吃,一边斜睨着眼睛观察,透过油灯的丝丝光线,发觉这女的着实漂

          亮。只见她高高的个子身材修长,如果穿上一件制服,还能有女强人的影子。可

          能是晚上了,她扎起来的头发已经解开了,那乌黑的长发一直披到后背,显得蓬

          松而又有气质,她要是能温柔点,那就更完美了。我心想她现在反正有求于我,

          干脆不掩饰心中的意淫,一边吃一边盯着她看,这样一来,饶是强悍的女人也感

          觉到了不自在,不过她拿我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气的催促道,你再不快点,就

          别想吃了。说着还要来夺最后一个窝窝头。

          说实话,我并不怕她会怎样,面对这样一个烈性的女子,反而生出一副征服

          欲。在城里,像她这样打打杀杀的姑娘还真不多见,我突然生出特别想溜一下这

          匹野马的情绪来,于是决定不如先陪她玩玩再说。

          吃完抹了抹嘴巴,我随她进了一个竹子搭建的房间里,推开了门,那老大躺

          在床上,面容看起来有些憔悴,推测是失血过多所致,但别人清楚不清楚我就不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