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者武松】番外篇之铁三战王婆 终(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ghostchild

          字数:2235

          20210514

          【番外篇之铁三战王婆】最终回

          上回说道,铁三将那妇人吊将起来,变着花样,狠狠肏了一回,尽数泄在口中。

          那王婆只呛得口鼻窒息,咳嗽连天,几乎昏厥过去。缓过劲来,连声求饶:“好汉爷爷,积德放下奴家罢。实在受不住了。”

          铁三见说,看妇人惨恻恻一副模样,心肠软了,将她解放下来。王婆得了轻松,侧卧在床,抚着胸口,不住喘息。

          铁三有心戏辱,翻身骑在妇人身上,将那软绵绵一根物事,在光溜溜身子上磨来蹭去。王婆岂敢不从,只半推半就,由着一根肉茎到处游走。铁三只把着话儿,没来由地四处淫弄,戳戳嘴儿,磨磨香腮,碰碰奶子,蹭蹭腿儿。到后来,索性骑在妇人臀上,把肉棍撬在臀沟里,摩擦厮弄。不多时,居然又渐渐硬翘起来。

          妇人见此情景,心下暗暗吃惊:“这汉子恁地如此雄健。射了两回,那话儿不见疲软。只怕今日要被他弄个半死”。偷瞄铁三,见他目光如炬,盯住自己身子,眼中似要喷出火来。王婆身子不由先软了。又暗自想到:“如若不逞他意,枉自送了性命。事已至此,送佛送到西天,总得让他心满意足地去了”。

          当下强打精神,强颜欢笑道:“好汉爷爷,真个好身子,好本事。奴家再来伺候。”

          见铁三坐在床边,叉着两腿,一根肉棒冲天而立。王婆挨着身子坐了,拢起玉指,捏着肉棒,上下拨弄。不多时,愈发硬朗挺拔,一根金枪,坚不可当。

          王婆见得火候已到,面对面爬在铁三腿上,双手勾住脖颈,使个观音坐莲之式,将金枪纳入穴中。

          那一根早已笔直铁硬,这一处却是汁水直流。两相亲近,毫无阻拦,棒儿直捅到至深之处,就顶住花心不放。巨蟒入洞,飞鸟归巢,只顶得妇人两眼迷离,口张舌吐,嗯哦叫唤。双腿夹紧,腰臀儿不由自主耸动起来。

          这一夹不要紧,那铁三但觉肉棒整个儿被裹得紧紧实实,温暖湿润,挤压之感阵阵传来,好不舒畅。铁三把腰一挺,就着妇人臀上动作,直上直下,肏入肏出,好不酣畅!!!

          王婆被肏得忘乎所以,双手抓紧了铁三肩膀,只把那花白肥臀,坐在命根子上发狠似地动。左摇右晃,上下摇摆,一对肥白椒乳,就在铁三眼前上上下下抛动。铁三乐得轻松省事,只顺着妇人摇动,一边享受胯下之乐,一边欣赏巨乳翻飞,也忍不住出声嗯啊。

          王婆尤觉淫兴不足,反转了身子,背对铁三,将背脊往后一倚,又是深深一坐。如此姿势,铁三只觉下身紧紧贴着两爿肥美白臀,更加爽利。捏住了两只肥奶儿,腰胯一拱,肏弄得愈发精神。

          那王婆已是被弄得淫水泛滥,那肉棒丝毫不减力度,只没命儿地戳到桃源最深处。妇人浑身发抖,夹得更紧,肉臀往后弄得大了,那棒儿唰一下滑将出来。

          铁三欲火正盛,不再由人作主。将那妇人翻个身子,趴在榻上。只见雪白一片背脊平平坦坦,挺翘两瓣臀儿肥肥圆圆,修长两条玉腿滑滑溜溜,并拢一处,好生一副标致身材。铁三咽口唾沫,扑上娇躯,哧溜一声,蛟龙入洞。腰部一沉,压在肥臀上,就着势发起劲来,狠狠肏弄。

          王婆被死死压住,再者已被肏了半宿,实是有气无力。软绵绵趴着,只撅着臀儿,任凭铁三在穴里翻江倒海,大闹天宫。被弄得狠时,身子不由前后摇摆,双脚上下扑动,忍不住娇喘连天。

          “嗯啊嗯啊啊弄死奴家了要死了啊啊啊!!!~~~~~~~”

          铁三一根肉棒又突又刺,越插越快。顶着肥臀,只把今夜的刺激欢愉,一波波送入身下。耳中听得妇人淫声浪语,想到今夜这骚婆娘各种挑逗之情,服侍之状,再难忍耐,恶狠狠猛肏了十数下,咬紧牙关,死死压住身下娇躯美臀,“啊”地一声,再次泄了。那肉棒抖个不停,也不知射了多少,方慢慢停住。

          王婆瘫软趴着,粉颈低垂,身躯起伏。看着妇人雪白颈项垂下,铁三突然省起,今夜前来,乃是要取这婆娘项上人头。当下杀心顿起,暗道:“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伸出双手,从后便掐在妇人颈上。

          王婆吃得一惊,错会了意,以为铁三又要弄些刺激活儿。只觉呼吸不畅,硬着头皮笑道:“好汉爷爷手下放轻些个。奴家胸闷得紧”话音未落,突觉喉头一紧,却是那铁三痛下杀手。

          妇人这才惊觉,铁三并非戏耍,乃是要取己性命!情急之下,手脚乱挣,嘴里却说不出声,只嗬嗬连声。铁三手上使劲,掐紧咽喉只是不放。王婆脸色憋成青紫,双眼泛白,舌头伸出,气息渐弱,眼看就要一命呜呼。身子拱了几下,逐渐挣不动了。

          看着身下这妇人命悬一线,不知何故,铁三蓦然想起那日间,武大喝酒时讲的一句话来。“一夜夫妻百日恩饶了她性命”忽然心头一震。想到:“今晚之事,本是临时起意。好歹这妇人卖力侍弄,曲意顺承,以供欢愉。这婆娘与我无冤无仇,何苦定要坏了她性命?”念及此处,不免有些不忍。既起恻隐之心,手上劲道便减了。那王婆本已闭目待死。忽然觉得颈上一松,得以喘息,连忙拼命地大口吸气,连咳带喘。铁三松开了手,放开王婆,立起身来。只见颈上乌青一圈印子,触目惊心。

          王婆惊魂未定,伏着身子,不住求饶:“好汉爷爷,奴家一条贱命,求求你放过了罢!”铁三吸一口气,道:“我且说与你听。今日前来,乃是受人所托,取你性命。”

          王婆磕头如捣蒜,哭得涕泪满面:“好汉怜悯。奴家孤身一人,上下不着。只求平平安安地,安度残年。求好汉爷爷网开一面,饶了性命。奴家平日里与人素无冤仇”突然间灵光闪念,脱口说道:“莫不是武都头”话音未了,赶紧捂住嘴巴。又复连连磕头。

          铁三听得,心中一动,低声道:“不错。正是你得罪了都头,要拿性命来赔。”那王婆听得,抱着铁三双腿,呼天抢地,只求饶命。

          铁三道:“你莫要喧闹。我若真想杀你,你早已见阎王去了。我今日有心放你一马。”

          王婆闻得此言,便是得了大赦,眼中又流下泪来。千恩万谢,如来菩萨、各路神仙、列祖列宗、包括铁三祖上十八代,都祝福感谢了个遍。不住磕头道:“好汉爷爷大恩大德,奴家没齿难忘。来世做牛做马,报答于你。”

          铁三冷冷道:“不须你感恩。我本已立状,教你活不到明日此刻虽放过了你,但活得多久,全看你造化。你若真个想要活命,鸡鸣之前,收拾了金银细软,趁没人见,速速离了本地,走得越远越好。找个僻静之地,隐姓埋名。我只报上去,已将你杀了抛尸。此乃唯一活命之法!若是你自己耽搁了时候,被人撞见了,大罗神仙,也救你不得!”

          王婆听得此言,想到从此要背井离乡,不知去往何处,心下一阵凄凉,嗫嚅不应。

          铁三嘿嘿冷笑:“你这婆娘,看来是不要命了。也罢,我便取了你性命便是!”手里一动,已将匕首拿着。

          王婆心惊肉跳,连忙说道:“一切听凭吩咐。奴家这便收拾动身”

          话音未落,只见面前寒光一闪。王婆还未来得及惊叫,只见长长一束头发,已经捏在铁三手中。

          铁三道:“我自去复命。你好自为之!”身子一扭,从窗户跳了出去,消失在夜幕中。王婆仿佛云里梦中,只道做了一场噩梦。醒过神来,不由全身发软,瘫坐在床上

          番外篇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