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强迫姐妹的游戏 后 记(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新作发表会在总司里举行而司内外都满溢着异当的

          虽然司的品牌多以服饰为主但却是以吸引注目的设计居多;这么一来就必须由穿着司的服饰来让有鉴赏能的为号召

          寺雅提出这样的贩卖战略意见

          这新作发表会和一般司的新作发表会有着不同的氛不只是流行杂志也招待一般周刊和杂志的记者而且是由杂志来介绍司的新发表

          这也是寺的构思

          一般不会出现在这样场合的记者们对于逐一出现在眼前穿着感服饰的美们他们用很认真的眼神盯着看

          “泽课长拜托你了今的发表会能不能成功就要看在媒赫赫有名的美课长你了”寺的双手从背后放在惠理香的背

          “哈唔”惠理香烈焰般的红不由得发出呻寺拜托别碰我的

          他冷冷的看着司哀求的眼神寺从惠理香的肩膀往蹭到她纯白的丝而面只有穿着白的罩和内

          这次“清纯的魔”的新作发表会内是最重要的主题惠理香必须担任新作发表会的模特她在企划会议里提出申请说什么也想要自己担任模特当然这也是因为雾和寺强迫她的

          年轻的二十七岁企划课长──泽惠理香她的事早就在传媒之间成了门的话题

          惠理香现在所穿着的内罩的罩杯只有一半房的半部几乎是露的状态可以说是只有挡住的部分跟没穿罩又有什么分别?内也只有在部用纽扣扣住如果不事先把阴给剔掉整理净那么阴可能会不心露了出来说不定连秘裂都遮不住

          要她在家面前这样穿

          “轮到你了”寺用直惠理香的背脊

          惠理香把浴巾踩在高跟鞋往记者会的现场走去每踏出一步惠理香就觉得有盯着她瞧;部有断断续续的疼感袭来每每都必须用的肛门

          刚才在更室换服时寺在隔壁间着在那里替惠理香灌量的浣肠“如果你走到一半出来的话那么你的丑态会在全本不全世界发送出去所以要好好”

          “不要!我不要!求求你了!”在地板四只着抬高──惠理香的门被浣肠器给

          虽然她乞求着当然寺并没有听去“你说不要?其实早就兴奋了不是吗?从阴户流出透明的蜜了”

          惠理香没法否认她因为屈辱的行为确实感到兴奋秘裂就像淹一样成一片

          “内了的话会被记者拍到!”

          “不要啦这样太难为了!”

          “如果你能忍到最后我会和雾先生好好奖赏你的”寺说着把浣肠器出来

          惠理香在媒面前出现时现场镁光灯便开始闪个不停周围一片白茫茫她可以了解自己瞩目的程度

          不要这样看门的声音和镁光灯之中惠理香慢慢的走着

          会场是由t字型舞台所搭成的模特必须走在四周都有观赏客的舞台

          在家看不到的内底惠理香只能拼命的忍住便意应该没有任何想像得到她被注五佰的浣肠

          “哈唔”

          惠理香因为的疼停脚步家都是一副惊讶的样子就这里被抱以怀疑的话那不是更加引注目了惠理香微笑微点着又开始走了起来

          虽然记者们都以为这只是演出的桥段但为了不让后面的演出怪异惠理香慢慢地迈开步伐走着;若不如此的话就能从内中看到里面的阴内的前面变成很细的一条带子而且还陷其中这样使得惠理香不由己的随着音乐的节奏荡的扭动

          惠理香的呼吸急促一面扭动一面看着镁光灯脸颊红不只是因为羞此而是感觉到便意越来越强烈她就好像是在做着行为一样呼吸感到困难内充满感

          如果在这里粪的话就糟了惠理香的脑袋瓜子一片空白兴奋了起来这完全是耻辱调教的成果她已经完全成为那两个的奴隶了

          被雾他们连来的变态玩寺执着地恋着这个每被这样地煽惑着官能火、这样地连续侵着惠理香的变得异常敏感应跟以前的不同只要寺的指稍加阴蒂就会立刻变得又又蜜也会源源不绝的流出

          “哈”

          耻辱和便意朦胧的意识中在一片镁光灯海中走着的惠理香她看到坐在舞台正前方的雾而优子就像个秘书坐在他的旁可是优子的脸通红眼眸不知道是在秘裂里有放摩器?还是和惠理香一样接浣肠器的洗礼?

          二同时堕变态调教的地狱里

          前方的记者们连续拍了好几张照片

          不要不要拍那里就像是被巨的棒在秘的氛惠理香的全麻痹无了起来

          我真是变态可是这样就好了等一在总司的顶楼在雾的眼前边响着猥的声音粪继续让他们重复浣肠几次最后让巨的棒门这个是我最幸福的

          惠理香回到舞台中央对着记者们一鞠躬

          烈的鼓掌声涌起照相机的镁光灯就像豪雨一般把惠理香给淹没了

          【全文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