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彼岸花】10(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

          以的名义

          字数:5535

          20210908

          当华曼彤起来去洗手间漱完简单清洗回到房间看到已经斜躺在呼呼华曼彤无奈的摇摇伏到边轻轻摇了摇他的胳膊:“老去洗个澡再好吗?洗个澡再服些我去给你放!”

          结婚半年了这个华曼彤老的每晚在外面胡胡地回家的时候总是带着各种回来这些包括酒戾骄丧而且每随机变着样的带回来一踏家门就会将这些会撒成让防不胜防的垃圾绪为打扫这些垃圾仅仅才半年华曼彤已经感到心疲惫苦不堪

          华曼彤的新婚老包帅本市正江集团老板的子今年二十六岁包帅父包振国靠着倒卖钢材起家现在已经将正江集团发展成以钢材为主营本市建材行业的龙企业包帅高中毕业就被家里送去国外留学包帅的留学经历相当于着老子的钱换一个地方完美帝腐国不去了落得学业无成回国又了几年现在终于酒赌嫖一样不拉还差着毒就把自己成一齐活的五毒全能战士了

          逆子不成器包振国逐渐对让包帅接自己班的念失去了信心一个成功企业家的危机意识让包振国重新思考包家家业的传承问题于是期待包帅尽给自己多生几个孙子以包帅现在这个败家模样已经显露无疑的态势包振国觉得包家的家业传已不靠谱传孙才能保得住了包振国觉得自己今年才刚刚五十撑个二十来年等孙子长还撑得过去于是盯着华曼彤的肚子什么时候能够起来才是包振国以及包帅的最为关心的事

          “闪开!”包帅一把将华曼彤的手揽开转又去只不过把斜躺的方向换了个边一会糙的鼾声依旧华曼彤一声凝叹华曼彤没见过如此邋遢的不洗不漱就觉不是特例对于包帅来说是概率的基本作而包帅刚才在自己里过的阴茎还塌塌的晾在露的阴茎真的就是这样丑陋吗?华曼彤觉得多看一眼都是那样不堪在华曼彤曾经那些关于粉关于两相悦的少的绮梦中的阴茎应该不仅是雄的的坚的而且是富有美感的

          后来华曼彤把那些绮梦具象化为对他的的向往他在足球场矫健的姿接驳的长发汗里荷尔蒙的道宽阔的肩膀而华曼彤也一次次羞涩的想象着他的阴茎的样子开始只是偶尔但后来会常常偷偷瞄一眼他的裆于是华曼彤曾经看到过他的裆里支起来的无比雄伟的帐篷在生宿舍前暗的角落里在每次他晚送自己回宿舍前的恋恋不舍的长中华曼彤都会看到这样的帐篷每当看到这样让心旌摇荡的帐篷华曼彤都会感到脸额发发抖而当那支帐篷往自己的蹭着的时候华曼彤总是会感到一种颤栗的传遍全而这时候他总会这样喃到我你我你

          华曼彤以为这样的喃会是一辈子但现在命运如此的冷酷荒诞的拐了个弯把自己带到了眼前这个连觉都不愿意洗个脚了都不愿清洗的的边

          当华曼彤悄悄在这个边躺的时候华曼彤实在无法忍不洗不漱的但华曼彤不敢不在边一次包帅这样喝酒回来一样的在华曼彤里完后一样不洗不漱独自去第二起发现华曼彤没在自己边竟然发雷霆疯子一般的拽着华曼彤的发咆哮到你是我老为什么不在我边?你单独是想边自己的屄屄边想哪个吗?

          华曼彤从来没有听到过如此恶臭的语言不知道包帅为什么会有用如此恶臭的语言向自己的老华曼彤婚后是想过他无数次想过他但从来没有自的时候想过他因为华曼彤还从来没有自过华曼彤最喜欢在梦里想他因为只有在梦里她才觉得自己从来未曾离开

          包帅咆哮的时候脸的五官纠拧成一个包子的模样声音凶恶无比华曼彤感到非常害怕害怕到全发抖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难道觉的时候离如此邋遢的远一点有什么错吗?老醉醺醺回来自己把他扶泡解酒的茶然后让他都没洗过的阴茎自己里甚至在自己里华曼彤对这个的道恶心无比却也毫无怨言完了还给这个放腾腾的洗澡这还不够吗?

          边的依旧在呼呼华曼彤蜷缩着背躺着此刻卧室的灯已经关宽敞的卧室空旷的让害怕丝的高档穿在就像绝望笼罩在华曼彤感到自己的未来就像被关在了这个豪华别墅的黑暗里眼泪抑制不住扑簌簌涌出了眼眶

          华曼彤拼命让自己去只有去梦才会和他一起回来才会梦到那片路的树林华曼彤知道在那里他一直没有离开

          “嗯嗯你你嘛?”不知过了多久已经去的华曼彤突然感到后被拽住那不洗不漱的馊鼻而来连背着的的都无法阻挡华曼彤知道这是这个是一觉新鲜了荷尔蒙又在重新聚集起来的必然作

          华曼彤早已习惯这个只要虫对自己的是随时随地予取予求有一次跟他的朋友一起饭包帅两杯酒肚竟然突然拉起华曼彤的手一众懵就了卫生间剥拉华曼彤的子后来包帅给华曼彤说这玩的是嘿咻闪是在向那群看着自己老眼馋的兄弟伙们宣示自己的主权

          甚至华曼彤来例假的时候也照常作事前从来不会问一句老可以吗?

          稍许抵御之后华曼彤放弃了挣扎华曼彤知道这些都是徒劳无用的这个一旦想要在自己的撒一定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于是包帅将华曼彤的翻过来径直压在脸伏去就将杵在华曼彤的自己里酒与了一觉起来的秽未消但包帅从来不会顾及这些只想取之香不念及之臭包帅一去便不由分说将华曼彤两片柔的撬开梭了去然后肆无忌惮在华曼彤温香甜的腔里搅拌起来

          “呜——”华曼彤眉一皱忍着强烈的的恶心却只能闭着眼任由那转动灵活的器官在自己里横冲直闯

          “我靠还皱眉?跟老个那么难吗?”包帅顿时火起横眉竖眼的嚷嚷道仿佛不说一臭就是一烂脚丫伸老里都是经地义在包帅眼里只不过是被玩的工具老只是为这个工具买了张可以随意使用的证书

          “没没有老”华曼彤嗫嚅道声音里充满着恐惧但还不能让这种恐惧让听出来

          “那好我的!”说着包帅猥琐的将从里出来杵在华曼彤的边“好好你老的不许皱眉!”

          “嗯”华曼彤凄楚的嘤咛一声无奈的张开将包帅臭烘烘的含在里

          “呜呜用吸使劲嘬不会!嘬出声来!”包帅一手的拽着华曼彤的发恶爆爆的喝令声让华曼彤发抖

          “滋滋滋滋”已经没有了抗拒与挣扎自从嫁了包家的那一华曼彤就已经认命唯有为这个自己认命的奉献出自己柔的伸出与酒冲的裹挟在一起

          “嗷嗷!”包帅坦的呻着“老的香吗?”

          “嗯嗯”一阵恶心涌到喉咙但华曼彤不敢显露出丝毫不适的表只能里嗫嚅着

          “我要你说出来!”包帅不依不饶“说老好香!笑着说!”

          华曼彤美丽的脸庞惨然一笑华曼彤此刻的笑容中居然没有逢笑必然开在角的酒窝更像是角微微在搐此刻华曼彤的胃部正翻腾着阵阵难以忍的恶寒里外里把胃部恶心的搐表现成脸的笑容华曼彤恨自己的虚伪但此刻面对这个已经成为自己老的却无能为别无选择随即一句没有灵的声音从华曼彤的莹莹齿间流出:“老好香”

          包帅那张似乎对世界永远戾以对的脸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于是将华曼彤的的扒开让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扒开一具如此美丽的这个的动作竟然也会是如此鲁华曼彤丰盈的双旋即露出来雪白两颗粉圆的孓孓立包帅顿时两眼放光随即一声非类的低嚎从喉咙传出:“嗷嗷!我靠见过这么多的奶子他的没有一对有我老漂亮!”

          但就是对没有谁能漂亮得过的自己的房包帅双手搓去的时候却没有一丝的怜香惜甚至分别用食指和拇指将华曼彤的在当中捻着

          “!”华曼彤一颤不住骤然失声听到老的喊包帅以为是被发的悦之声不知道那其实是华曼彤尖传来的一阵阵碎裂的疼!

          “呵呵吧!”包帅随即加重了捻的度脸满不在乎的笑容让华曼彤的切肤之疼瞬间变成钻心之而华曼彤却不敢再次喊甚至都不敢说一声能不能轻点

          包帅的兴致却一路高扬的阴茎再次勃起如棍而在自己的是否是自己的老还是风月场的已经不重要在包帅看来都是一具具的其区别在于此刻这个确实是自己过的雌动物中最美丽的那一具接着一句恶臭从这个里吐了出来:“老的巴香不香?刚才我看你的开心!”

          包帅不是不知道几没洗过的阴茎的有多么的恶臭

          “嗯嗯”华曼彤其实刚才是拼命忍住胃部剧烈的翻腾才为包帅完但在这个眼里这一切却是如此的经地义

          “回答老香不香?”包帅似有一条恶龙飞舞在脸这条恶龙不只是想听到无助的呻而是言语的臣服

          “香老!”华曼彤感到泪在眼里奔涌但奔涌的方向不是眼角而是朝向肚子里结婚半年华曼彤已经让多少眼泪往心里回流华曼彤只能一次次悲伤的安自己就等到来世再见到他的时候再把那一肚子的泪哭出来吧

          包帅再一次在对的服中得到虚幻的满足包振国材堂堂一米七十五个属于标准的南方高佬子一米六十五标准的南方高包帅爷爷也不算矮但包帅一米六十四个是如何降临在包家这个基因尚且不算差的家族这是一个令包振国百思不得其解的困惑包振国用半生打拼拼得一财富与功名却败给了子突变的基因这令包振国更加期待孙子的降临

          高缺陷是的点除非你是拿破仑、胡子、或者斯林当包帅意识到自己高已经停止生长后很沮丧从此对材高挑的产生了不同寻常的执念执念到从不跟比自己矮的那种把比自己高的压在的感觉成了包帅唯一获得成就感的途径因为在包帅另外一个几乎耗掉自己一半时间的领域赌场包帅依然烂绩斐然欠赌场的几百万赌债至今不敢让老包知道照这个趋势也许老包都等不到包出来就已经被包坑掉了半条老命

          而当把高远远在自己之清纯漂亮的学应届毕业生华曼彤娶了包家包帅才从华曼彤对自己的臣服中觉得自己高瞬间窜到了两米的幻觉觉得自己成了包特曼或者包巨这结婚半年包帅才真正会到了做一个高个子带来的自豪感每当带着华曼彤出现自己的狐朋狗友面前看到他们对华曼彤投来的馋慕的目光包帅觉得自己的生也是可以卓越的生事不过娶一别娶不到的

          包帅其实打就认识华曼彤回国后对出落成仙一般的华曼彤早就垂涎已久华父是包振国集团司的副总要不是华父一年前发生的变故连包振国都不相信平素高傲清冷的华会多看自己不成器的子一眼

          此时包帅拒绝了华曼彤要自己去先洗个澡的哀求起坐在华曼彤的脸将半着的阴茎拍打着华曼彤的然后不由分说的杵了华曼彤的里命令道:“把老的巴!了我要你的屄屄!”

          华曼彤脑袋嗡嗡作响委屈的泪依然只能往肚子里流心里喃喃到包帅你能去把它洗一洗哪怕用冲一冲也好但华曼彤无奈把的阴茎含在里吸的时候却依然连眉也不敢皱一华曼彤怕这个没有来的狂怒嫁到包家之前对自己说彤要忍

          一会包帅把华曼彤雪白的长扛在自己的肩把被再度的阴茎在华曼彤的阴道里这是包帅最喜欢的姿势因为这个姿势能现出一个高个子的猎猎雄风能以帝视角俯视现在包帅觉得自己就是华曼彤的帝

          “啪啪啪!啪啪啪!”不在高刚猛则行包帅拼命的耸着尖削的朝华曼彤柔的阴户冲撞着华曼彤闭着眼咬着雪白的双随着包帅的毫无表的甩动着双挂在包帅的肩如同挂在摇摇坠的木架每次被包帅尽管此刻房间温如华曼彤与包帅的撞击中汗已然织在一起但华曼彤甚至感不到彼此肌肤的烈摩带来哪怕一点点的温度华曼彤感到的只是两具相互撞击的苍白的躯自己只是一个毫无感的木桩在自己恣意撞击的不过是一台冰冷的打桩机

          “为什么我你的时候你总是像鱼一样的一动不动?连喘都那么难吗?我你这么久了你什么时候他的什么时候他的过?我他的是一木桩吗?”包帅自顾自吭磁着几乎每一次都照着子的最撞击却对华曼彤冷冰冰的应非常懊恼包帅的失望与委屈是可以理解的自夺去了华曼彤的初以来哪怕看到把自己的咬出的牙印包帅甚至都没听到过华曼彤在发出哪怕一次的声

          但华曼彤哭无泪其实华曼彤也努想在迎合这个毕竟已经成为自己丈虽然无感但目前尚无恨意的既然认命就做一枝独悲不怨的红颜父变故以泪垂面如果这场自己嫁给一场易的婚姻能让包家得到他们想要得到的而求得父的平安华曼彤愿意独自扛所有的不幸甚至包帅让自己尽跟包帅生孩子华曼彤也答应了还多次哀求包帅少在外面喝酒以便养好造孕

          但华曼彤的话包帅一边耳朵去多少次一边耳朵一定会出来多少次

          华曼彤知道自己的在那个悲伤的早晨已经去继续活着的只是自己的躯壳但让华曼彤感到绝望的是这具躯壳无论怎样在包帅承欢无论这个怎样烈的撞击与华曼彤的总是一片涸如同冰冷的沙漠华曼彤甚至感到自己的子就是一座冻库里的冰山有无尽的源却不曾为包帅的任何一次流出一滴来

          这让华曼彤常常期望包帅把自己阴道的阴茎换成的不行来的吧让柔的先把冰山的第一滴吸出来吸出一个泉再用坚的阴茎当冰凿将泉凿成流自如的泉

          但包帅说他从不为!

          “啪啪啪!啪啪啪!”包帅把脸伏在华曼彤的房用牙齿轮流啃咬着里唾横飞骂骂咧咧着什么顶着耻骨拼命的着包帅的是服和发泄华曼彤承的却是涸的摩带来的愈加剧烈的疼华曼彤依然咬着牙关一声不吭那种疼从到阴道爆发出来撕扯着自己的每一个细胞但奇怪的是虽然清晰的感到被某个坚的器官毫无怜惜的撞击被坚厉的牙齿啃咬华曼彤却感觉这些所有的疼仿佛都与自己无关

          鱼是不知道疼的

          在市中心一家豪华酒店的包房在包帅把还有几分醉意的悉数华曼彤的阴道的那一刻包振国也正好将一个一丝不挂的的双抗在肩材丰腴皮肤白皙房丰满姣好的容貌仿佛不知还有岁月包振国的阴茎在的阴道里烈的着啪啪啪的声和的呻声替响彻有其子必有其父包振国也喜欢在的时候埋啃咬的在不知道是苦还是欣悦的呻声中包振国惊嚎一声一阵烈的耸也将悉数了的阴道里

          这个是华曼彤的林月明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