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问情道第146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夜,灯火通明的京城外,腾龙台上,躺坐在台柱下的云枫眺望起远方的星星,风吹夜舞,“你来啦,时间好像慢了点”云枫伸着懒腰笑道。

          “有关系吗,不正好让你休息一下养足精神,怎么样,可以打了没有,我让你先攻”李阳淡淡说道。

          冷然一笑弹起的云枫直冲而上,只击出了一个直拳,运注天地灵气于手的李阳一挡,拳影腿风在两人身前交叉,那以肉眼观察不到的对战越演越烈,偶尔泄出的拳劲便足以将地打出无数的大坑。

          热身完毕而丝毫无上的二人分了开来,“不错,有点料,现在该有我先攻了”李阳淡淡笑道,冲上便是一招剑舞冷月,抽枪一招破天一枪的云枫对上,在月亮消失的那一刻感觉到不对头的云枫忙抽枪跳起,十分之一秒后方才所站之处现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

          剑扔出,一剑化万剑,从四面八方刺击,一招群龙乱舞使得天空一片银亮,无一剑能进,落地后云枫一招旋风刺直取李阳的咽喉,枪一穿影云枫便看见上千个李阳涌来,正是魔道轮回中的千斩,冷哼一声插枪于地,九条银龙将涌来的剑影吞噬。

          戮魔剑破开银龙穿过了云枫之‘身’,枪现,刺穿了李阳的影,下一刻云枫的影被斩开两半,银雨从天而降,被迫现身的李阳一招天剑冲上,没有选择避开的云枫一招盘古破天轰出,拳与剑相接,轰的一声天空一片明亮。

          落地吐出口血的云枫拭去嘴角鲜血后笑道“你果然没有那么老实,有什么帮手就全部叫出来吧,无所谓在暗里耍偷袭了。”

          嘴角泛着冷笑的李阳拍起了手三十九个人闪现在其身后,那曾经在陵园把云枫修理得很惨的人也在内。

          “不给我介绍介绍那三位吗,那些徒具力量却没有心境修为的垃圾就不用介绍了”云枫冷笑叹道。

          指着双手入爪的老者李阳笑道“这是我堂副堂主裂空爪韦任,”右手一指手执分水刺的老者李阳笑道“这也是我堂副堂主分海一刺圣乌能。”

          “至于我身后的人就是我爹,纵横,也就是执法堂堂主,现在你满意了吧,让司徒青云和贺兰进出来吧。”

          风吹,花香四散,摆着酷姿态从天而降的贺兰进被一脚踹下,摇头笑的云枫道“司徒,还不出来,隐形有什么用,我已经看见你在我身后了。”

          垂头丧气的司徒青云走上前说道“也只有你这种怪物才有那种能力,那个鸡爪我要了,正好拿去炖汤。”

          于地上爬起的贺兰进甩了甩头后说道“那只蚊子我要了,早就看他不顺眼,样衰衰的,难看死了。”

          两声冷哼后贺兰进与司徒青云再次消失,远方传来巨响声,显然是打上了。

          “上吧,你们父子让我一块儿宰了正好一起上路”云枫一手持枪一手凝出万年玄冰刃。

          摇了摇头后李阳一挥手,三十六人齐消失,跳上天的云枫正想再来一次无间地狱之时一股柔和的风下吹过,那袭来的三十六人化成粉末而去,在惊讶中一个冰人出现,全身上下都覆盖着厚厚的冰层。

          “剑无血,是你,你不是已经死在那里了吗”李阳惊讶地说道。

          “是的,我是应该死在那儿的,但是她要我来报恩,所以我就来了”剑无血吻着弑神大剑的冰鞘说道。

          “好,老夫正愁找不到对手,能陪拿第一魔兵弑神,不,应该是第一神兵八圣大剑的人应该可以和我打上一阵子了吧,来,和我老人家松一松筋骨。”

          场上再次剩下云枫和李阳,“这回真的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拿出真本事来吧,有你生存的一天我就获得不舒服,给我去死”李阳淡淡笑道。

          剑出,枪也出。

          在远处看着对战的空英淡淡说道“这场大战你怎么看,阿醉。”

          “我还能怎么看,胜负五五,如果那小子悟出了传说中的第九剑的话,这场仗我徒弟他们就赢了。”

          捂着耳朵的空英看着那漫天的‘烟花’笑道“听说你和心语弄上了,怎么回事,难不成心语会缠着你不放?都这么多年了。”

          “没有,我只是想要补偿而已,勉强自己一下让她快乐何乐而不为呢,要我忘记‘她’比要我戒酒还难,只不过我又不能够对不起心语那份痴情,为了一份感情酿了自己最讨厌的东西几百年,要是我让心语再继续失望,到了下面‘她’会骂我的。”

          “你是因为她酿的酒,还是”

          “你说呢……”

          幻出巨扇扇下,分水刺破开而上,直取咽喉,弯起腰的贺兰进掷出了幻扇,像那猪笼草一样,千万花瓣散飘起来,裹向圣乌能,一脸不屑的圣乌能转身使出绝技“隔海”,与其身同一平面的一切都割开。

          在贺兰进的‘尸身’分开的一瞬间圣乌能大笑起来,而这时候贺兰进的绝技“裹杀”也动了,虚幻的花瓣将圣乌能的身体切成了粉末,现出真身的贺兰进手执幻扇的一块断片笑了出来。

          透明的双手在那地上划出道道划痕的爪影里游戈,一招烈火刀击出的司徒青云现出了手,硬挨了一记的韦任缠住了司徒青云的一只手,脚踢出,挡架而被缠,再挥出一记烈火掌的司徒青云击实了韦任,手再次被扣抓。

          “这次你没有办法了吧,可我还有舌头”韦任吐出有勾的舌头划向司徒青云的颈部,双手对准了韦任胸前的司徒青云笑道“再见了,我要拍死你这只鸡熬汤了。”

          一瞬间从掌里喷出的血掌带着掌罡,印上韦任的前胸,透体而出,一瞬间踹飞尸体后从天而降,正得意之时,一只脚将其踹飞了,“死贱人,我记住了”声音从远方传来,贺兰进扇着扇子得意地笑着。

          被心之锁链所困的纵横淡定地看着剑无血,双手高举聚出一球,第八剑出,释放力量的纵横被一个圆球所保护,一点伤都没有。

          “第八剑也不过如此,还不如我魔道轮回的永恒吞噬,去死吧,就算你拔出剑也没有用了。”

          吞噬一切的圆球移向剑无血,一直没脱剑鞘挥剑的剑无血握住了剑柄,拔,“缘定三生-破镜重圆”身体透明的楚欣像个天仙一般飞向明月,沿途的一切都被切开成两半,连同吞噬之球以及内里的纵横都成了两半,笑望着明月的剑无血伸手向天,身体化成冰粉随风飘升,仿佛要飞到月亮上去一般。

          “千丝万缕”无数丝线杀至,忘情一刀,切断丝线直取李阳的心脏,一招天剑斩下,冰刃成粉。

          压枪而上的云枫连刺,以剑幕挡下的李阳偷了一招天意,正当云枫想要侧身避开之时身体怪病复,一咳血,全身无力,被击中,朝那打出来的深洞坠去,重重地摔在地上的云枫还来不及动便让李阳的魔道轮回-魔网难逃给缠在地上动弹不得。

          高举剑的李阳之剑尖交杂黑白两色,红光自剑身透出,“天地破碎-君临天下”剑挥斩而下。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缘命两消,六道弥合,缘灵共命术,解”在云枫听到声音的同时俪飘出了他的身体。

          “不”在云枫声沙力竭的呼喊下俪念动了咒文,一张华丽的盾覆盖在云枫的身上,绝望中的一切开始放缓,心中的情意冲涌在身体各处,巨剑缓缓扎入缓缓消失,记忆破碎的云枫再次冲破诅咒,过去的点点滴滴回放,缘灵共命术消失导致的效果袭来,灵魂仿佛要被撕开两半,融合了俪记忆碎片的云枫心中尽是情意。

          “枫,你一定要活下去,假如有下一辈子一定要来找我”闪着光的手缓缓伸至,不知道该说什么的云枫只知道要抓紧那一只手,抓实,一瞬间手却消失了,望着那逐渐消失的俪,云枫脑海中一片空白,眼泪在不知不觉间流过那悲哀的笑容,一滴一滴地落下,淡看生死为何物,浮沉一世全赖情。

          万物仿佛都感受到他的情意,世上最最爱、他的人终于去了,因而他的灵魂也少了一半,拭干眼泪站起的云枫眼里竟容不下一丝杀意,凝望,凝望。

          领悟到天道与魔道极至的李阳在恨意的催动下再次举起了剑,“灭绝-霸绝天下”李阳挥出了剑,光柱照耀方圆千里,所有的动物都在那无尽的霸气下跪在地上,仅独云枫这缺了一半魂的人直直地站着。

          在那难以匹敌的力量面前他仿佛连蚂蚁都不如,那就是天,那就是命,那就是统治苍生的主宰者,但那不属于他又属于的灵魂碎片却像一根不会磨损的拐杖支撑着他。

          “天,命,我不顺从你,我也抗拒你,我只向你问一问,情为何物”云枫仰天喊望,那木质的飞刀就像一根无力的茅草飞向那即将要摧毁它的力量里,就在快要相接的瞬间,一扇门开在那承载着情的飞刀前。

          穿过门而出的一份意念像枪一般笔直一往无前。

          没有响声,绚丽的色彩也消失了,坠落在深坑的李阳呆呆地看着手中已断的戮魔剑,走近的云枫只捡起木飞刀转身便走。

          “杀我啊,为什么不杀我”李阳怒吼道,停下转头的云枫淡淡地说道“我的问情刀帮不了无情之人。”

          恼怒的李阳挪身正要甩出剑之时从空坠下的戮魔剑锋穿透了他的喉咙。

          从百米深坑内一跃而上的云枫只见一把利剑刺来,挪身一避开,侧面看见玉琼之脸,忙伸手一抓,将其拉回来。

          嘴张开,风入口,一咳,回身一剑的玉琼睁大了眼睛,那剑尖从珑玲护心镜的那点绿玉片穿入,贯穿,云枫的眼睛也睁大了,两身旋转中,双目对视。

          “yin贼,你现在恨我想杀我了吧,可以你已经快死了”脸色青黑的玉琼冷冷地笑道。

          “不恨,我恨天恨地都不会恨你”云枫嘴角溢出鲜血说道。

          “为什么”玉琼一脸苍白地问道。

          “因为”正等着下文的玉琼睁大了眼睛,嘴巴让云枫给吻实了,一颗圆圆的东西渡了过去,舌头一痛,身体情不自禁地吞咽,那嘴里的东西吞了下肚子。

          恼怒的玉琼一掌拍出,带着笑的云枫向后倒去,剑带着血出,那封存的记忆从玉琼脑海中浮现。

          手急而快地伸出,瞳孔逐渐放大,那眼泪从玉琼的眼里冒出,映现着云枫往深渊飞去的身体,沾着温热鲜血的绿玉碎片打在那伸抓的玉手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