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从野人山回来第47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虽然欧铭的财产被冻结了,欧家原来的家底还在,他从野人山回来之前的所有财产并没有关联进来。

          别墅没有了,宝马没有了,他们还有两套房子。

          平时欧铭给她的一笔笔零花钱,她都没花,现在也算是数目不小了,足够她生活及生孩子,即使她暂时不去找工作。

          现在的关键是要找到那包东西,那是欧铭的救命草。可是,陶芝夭几乎把书房搜了个遍,也没现那个小包儿。

          “谁动了这包东西?谁拿走了它?”小陶仰天大叫。

          “是我!是我拿走了它!”空中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

          小陶望空寻找,什么也没看见。

          “你?你是谁啊?”小陶大声问。

          “我就是我。不要多问。是我拿了那包东西!”那声音继续说道:“那是欧宝的东西,你想交出去?让世人都知道欧宝是人与野人的孩子吗?让她活在世人的耻笑里?休想!”

          “你是谁啊?”陶芝夭大声地诘问。

          那声音却突然一下就消失了,不再有应答。

          “你是谁啊?你是谁啊?”

          陶芝夭急得追着风地问,突然地醒过神来:原是坐着坐着就打了个盹儿,就这几分钟的小小眯眼的时间竟还着这等怪事。

          小陶看看那架木钟,站起来赶紧给日本那边打了个电话。

          欧妈妈在电话那头说:“你说的是什么东西?什么指甲毛?谁的?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显然,妈妈并不知道这回事。当然,小陶没有告诉她欧铭出事了,她想现在暂时不让她知道为好,她岁数大了,免得她心急病倒。

          挂了电话,陶芝夭又想到刚才似非中的那个声音,别不是……陶芝夭想起了那个红色的毛茸茸的指甲和黑得臭的大手,红毛!

          她会讲人话吗?她怎么能够说话?虽在里,却是感觉真切

          想起来还有一些害怕,但一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她又渐渐地长起了胆子。

          如同小时候的她,害怕的时候,妈妈总是搂紧她说不怕,不怕,有妈妈在呢!

          不怕不怕,有妈妈在呢!她也这样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说。

          这样地一想,她当真就不怕了。

          如果她害怕,孩子怎么办?她不能吓着孩子,虽然孩子还在她的肚子里,但她已时时处处地感觉得到孩子的存在!

          要找律师,为欧铭找一个律师,可是那包东西还是没有找到。

          再想想欧铭临别前的话,他还不想让欧宝出来说话吗?他还要继续为她隐瞒身份?

          可这都火烧眉毛的时候了,不把欧宝亮出来?还等什么时候!

          唉!那包东西一下子又找不到,这可如何是好?

          小陶坐沙里想了想,觉得先找找欧铭单位的领导,如果单位能想出法子当然更好,欧铭就能快点回家。

          她先去找研究所的领导,欧铭的助手小凡陪着她一起去找所长。

          所长很同情欧铭的遭遇,他告诉小陶:

          欧铭正在接受审查,现在最主要的是经济问题,要是经济上没问题,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至于野人山的八年,可以慢慢调查,有证据能自证那是最好,这种事情不是说非就是非说不存在就不存在,水落总有石出的一天。

          末了,他叫小陶放心,欧铭在拘留所除了行动受到一定限制,现在一切正常。

          小陶只想快点解救欧铭,看到所里并没有什么施救计划,转而一想何不去找找院领导,于是叫上小凡,陪她去找院长。

          走进院长办公室,却见陈副所长刚好也在。

          在陈副所长的循循善导下,小陶干脆把蓝色日记及小野人的指甲与毛的事一一说了出来。

          她说着,激动无比地说着蓝色日记里欧铭与野人生活的部分实情。

          她想,既然欧铭交待她把那本蓝色日记本与欧宝的那包东西交给律师,那就让他在野人山的真实八年大白于天下,她早就希望他能这样做。现在不说,还待何时?

          一个科学工作者,献身他所从事的野人研究工作,这是最伟大的壮举。欧铭将以此载入新的史册,成为人类研究史上最杰出的科学家。

          领导们听着……听着听着,他们的脸色却变得怪异起来,他们盯着陶芝夭看着,眼里是狐疑与不解,他们都用异样的神情打量着她。

          看着激动无比地述说着的小陶,陈副所长终于站起来打断她的话说:

          “小陶,你还年轻,把问题想开点。欧铭的事是他的事,你是你,他是他,现在不会问责连坐的。你说话要负法律责任,懂吗?法律责任,欧铭为功名行骗,你可千万不能再胡言乱语。”

          “什么?你说欧铭为了功名行骗?这事还没定论你倒下了结论?”小陶一下被激怒了,她站起来指着陈副所长的鼻子说:

          “谁胡言乱语了?我说的都是事实。”

          “事实?只凭说说就是事实?你年经轻轻怎么也同流合污?你要跟他撇清楚。”

          “什么?什么同流合污?姓陈的,欧铭也没得罪过你,你为何要置他于死地?这仅仅是嫉妒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