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凶撼天第50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中充满了激动与惊慌。只见老者身体化作淡淡金星随风飘散,嘴角上欣慰的笑容也渐渐飘洒。黑白无念伸手想要抓住那些飘散的金星,然而金星落入手中却淡淡的融化而后消失不见。一滴泪珠滴落,黑白无念的下方,无念的本体在哭泣。黑白无念看了一眼散去的金星,无力的再次试图抓住,叹息了一下瞬间回到了本体之中。

          “无念。”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无念感受着背后的温暖睁开了眼,看着梨花带雨的希雅,抬手为她擦去泪滴。从她怀中起来,扫了一眼周围,扫过满地的死尸,而后视线停留在蒙库达身上。抱着希雅瞬间出现在蒙库达身边,手指一点,一团蓝雾将蒙库达拥上,浓郁的蓝色粒子化入他的体内。

          赢曦不见了,他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此刻的他只要心念一动就能感觉到周围的气息。除了蒙库达外再也没有了生气,忽然,在山后的洞||穴中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抓起蒙库达,瞬间三人便到了后山的洞||穴中。洞||穴还是那个洞||穴,然而此刻的他已经没有了师门,再也回不到从前的日子。

          洞||穴里不再漆黑,趴在洞||穴中沉睡的泽泽身体放着电光,忽而金色、忽而银色、忽而又是神秘的蓝色。伸手探视了泽泽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助长着它的成熟。知道泽泽无恙,无念算是放下了心。将蒙库达放在了师祖修炼的石台上,拉着希雅的手为他度过缕缕真气。

          五行真气冲入她的经脉,一点点密布在她的体内,未免她疼痛,无念手上还带着治愈的蓝光。一连过了七天,醒来的蒙库达如同往常一样坐在洞口保护着二人,他感谢无念所做的一切,也知道无念此时正在帮助希雅。见了多次乐卫的神奇之处,他的心也逐渐变得平淡,只要乐卫与维维二人幸福安康就是他此生最大的心愿。

          “蒙库达,进来吧。”七日后无念开口。

          当蒙库达起身进入时见到希雅微微一愣,他能感受到希雅体内充酝的真气,虽然还没有内敛,不过却能助她不畏严寒与食物能量。五行真气旋转着永远也不会停歇,而如此下去,即使希雅不练功,她的功力也会越来越深厚。不过即便如此,也只是外力相加,希雅根本不会一点心法,没有自己的顿悟,这些真气更多的是延年益寿。

          “多谢乐卫!”蒙库达单膝跪下。

          “蒙库达叔叔,起来吧,以后不要总是跪着,我们是一家人。”此刻的无念话语中如同天外的清音,令人听他说话心里都会平静。

          “乐卫,我们去往何处?”

          无念看着依旧沉睡不醒的泽泽,不知道它要多久能醒来。乾虚门已经没了,这里也不再是乐土。望着岩壁,仿佛透过岩壁看向遥远的大海,似乎只有那里才是自己的归宿。想起了奚月,希望远在西域的她没有受到这股乱世的冲击,希望她一切安好。再想起小公主,想起了洪怀礼,他忽然觉得一切都很累,无论洪怀礼做了什么,他的执念已然消失。唯一要做的就是先生爷爷的信念,阻止那二人将这个世界毁去。

          此时的天下已经被仙人的到来弄得乌烟瘴气,一个个隐藏的高手被仙人揪出,魔物也同样四处横行,人类、仙人与魔物打成了一团。虽然都是一些小的争斗,但是自从红眼与金眼的两人现世以后,多方势力都蠢蠢欲动,一场将要席卷大陆的战斗即将打响。

          戎郡,郡城的王宫中住满了天上到来的仙人,洪怀礼现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事情。他不再是戎郡的王,在这些仙人面前他不过是个卑躬屈膝的下人,宫室中无论是原本的下人还是自己的姬妾都成了伺候这些仙人的下人。望着那群仙人对自己的姬妾毛手毛脚,他的心在怒火中滴血。

          这日为了躲避王宫里的乌烟瘴气,洪怀礼与赤己二人化妆出了王宫。走在凄凉的大街上,原本幸福洋溢的百姓一个个如同过街的老鼠般匆匆而行,而那些走在道路中间的仙人却更像是魔鬼。攥了攥拳头,作为一个凡人,他无力救赎自己的子民,是自己将魔鬼带来,带来了这片土地。

          进入了快手所开的酒楼,酒楼中一片萧条,通向二楼的楼体破碎不堪,透过头上的破碎的二楼地板能看到头顶的天空。找了一处桌子坐下,见平常热情招待他的快手没有出来,不知是否被仙人所杀。然而想到此摇了摇头,他一个凡人又如何惹得仙人。

          “洪怀礼。”一个声音从背后响起,洪怀礼一愣,缓缓的转过头去。

          “多年不见了。”

          “李李无念。”洪怀礼从凳子上站起就要后退,却身体被桌子挡住,忽而想起了此时的自己,叹息了一声,“你是来取我性命的吗?”

          “如若取你性命不必等到今日,早在郡王叔叔死去时就应取了你的性命。”无念走到了一边的凳子上坐下,吹了吹桌子上的尘灰带起一片尘雾。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了。”说着,洪怀礼仰天大笑,笑着笑着泪水就落了下来,“李无念,我的性命给你了,你夺去吧。”

          “你的性命,恐怕活着比死了还难受吧。”无念淡淡的道。

          “如你所愿,的确如此。”洪怀礼颓唐的坐下,再也不复从前的威风。

          “既然你要寻死,那总要将故事在入棺前说出吧。”

          “好!既然你想知道,我全都告诉你!”

          洪怀礼从自己出去魔域那刻讲起,洪霸令他邀约神木军共谋大事,他隐约猜出父亲是要借着神木军的力量铲除雨牙。而他到了魔域之后却是另一番情景,他在中听到了召唤,于是偷偷溜了进去,进入后却知晓魔神殿中根本就没有魔物,那里是一座巨大的监狱。里面关押的却是消失于天下的仙人,一个个传说中的人物都被神木军关押在那里。

          仙人们许诺给了他无穷的好处,只要他能引起天下大乱,那么紧锁的天门自然失去了效力而打开。说道此处洪怀礼凄然的笑了笑,他相信了仙人的承诺,因为自己的欲望而将天下人带入了水火之中。之后回到戎郡到了泌阳境内时,自己的车队收到了云龙寨和云龙团的联合袭击。他召来了驻军将两个山寨铲除,见无念和他死去的三弟长的相像,因此将无念带回。

          这也是他蓄谋的第一步,借无念之力将弟弟洪怀仁赶走,又告诉父亲如若不让无念夭折便要去学法术,无念也就被乾秋道人带走。而后与雨牙联合,将父亲重创,父亲羞愧气愤之下病倒不起。他偷听了父亲与那位隐藏在父亲身边的面具人对话,这才得知无念是人王的后代,那位面具人当年追随过人王,因此熟悉人王血脉的气息。

          他知道如若让无念崛起,那么他的星光将会暗淡,天下间的勇士都将拥戴在无念身边。而他即便做了人类的天子,也只是凡人的天子,他不服气,只因为自己身患重疾,只因为自己是个凡人。于是在父亲临终前拟旨封无念为督府候,后来又让他做了所谓的征讨都督,一方面刺杀不断,一方面又布置了陷阱,就是要他身败名裂。

          谁知事与愿违,那群仙人本是远古的人类,而后在后世的人类头上作威作福,一场争斗就能将凡人万人城池毁去。人王带领着后世人类中的佼佼者将仙人赶走,人王的军队成立了五行军,魔域是仙人的囚笼,妖界是大妖的囚笼,海上还有龙族的囚笼,在遥远的南端还有巫族的囚笼,此外中州王城也是一座囚笼,里面关押着各个族群的精英。人王本来要将这些族群全都屠戮,可是一位老者到来,让他饶恕他们,只是将他们关押起来,受到万世的囚禁,只希望他们能悔改。

          洪怀礼从仙人的言谈中又结合了典籍分析而出,虽然不是很全面却也差不多。讲到此,他已经无颜面对故人,见无念没有取他性命的意思,起身站起,叹息了一声,转身便要离去。

          “柏易老师是谁?”

          洪怀礼顿了顿,离去的脚步停下,“他是我的食客。”

          看着洪怀礼萧瑟的背影,无念知道,这个人虽然活着,但是心已经死了,这是对他所做的一切最大的惩罚。

          天下终于在几个月后开始大乱,到处都是争斗,到处都充斥着混乱,人们为了自己的欲望而战,甚至不知道为了什么而战。妖兽横行大陆,而比之同样的仙人也到处横行,人类的五行军在顷刻间被打败。此刻的无念无力去阻止,他带着希雅离开了戎郡。快手一家没有离开,如同其他的百姓一样,他们的家在这里,而郡城有仙人在此,相比于其他地方要安全的多。临行时本想见上小公主一面,可是小公主早在那些仙人到来前便被曹公公带走,想着曹公公的本事,他也不在为小公主担心。

          多年后,一个骑乘着麒麟兽的青年飞到了仙帝宫中将被仙帝囚禁的无眼人带走,而后无论是哪方都没有找寻到这个青年的踪迹,更无从找寻星晨的所在。正如同从前一样,李无念从虚空中来,又从虚空中去,没人知道他和他的亲人朋友住在哪里。星晨,再也没有这三个字的存在,各方势力在相互争斗后再次归于平静。他们现,无论是哪方都无法独霸这片大陆。仙帝杀不了他的弟弟,再次做回他的仙帝,魔帝同样杀不了自己的哥哥,二人划界而治,而人族则依旧是人族,蝼蚁的所在,即使奴役也毫无乐趣。天下再次回到了万年前的样子,有仙有魔,有人有兽,一切归复了宁静。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