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晨风迟,雨落溪第75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好转的迹象,为了不刺激雨,他才没有通知雨来参加他们的婚礼,不……他是在报复当初雨没有邀请来他来参回雨和她的婚礼。雨的母亲为了替丽滋挽回颜面,才把他们结婚的消息散播出去,拍了一张侧面结婚照,那上面的eugene,连亲生母亲都说简直和雨一模一样……

          时间仿佛停止。

          溪呆呆地坐着,恍若未闻他的话。

          事情原来这么的简单明了吗……

          是蓝天和丽滋公主结了婚,而不是她的雨……

          溪愣愣地抬眼看雨,茫然的眼睛闪过一丝空明的光芒。

          “可是……你的家族接受了我和逸臣……那又怎样……”

          “什么那又怎样?你们是endy最亲的人,你们怎么可能把他排斥在外?”

          一个清扬的声音插进来,有如雪般的清新馨香飘来。

          溪再次吃惊地瞪大眼睛。

          她浑身一颤,因为她已经听出,那是雨的母亲略带危险的声音。

          雨坐在她身边,两人挨得很近,一如当初亲密无间的姿态。两人坐在一起,俨然童话里俊美的王子和纯洁的公主,无数闪亮的光芒耀眼地点缀闪烁在两人周身,画面美丽得不可思议。

          蓝夫人已经走到她的面前,深深地凝视着她,静静地说道:

          “以前的事是我做得不对,错看了你!希望你能谅解。”

          轻淡的声音,那真诚的歉意却无可质疑。

          “我也有不对……”溪微垂眼眸,平静的心还有些微的不能释怀。

          “我接受你,不是因为你生下了蓝家的子孙。而是——”她说着,脸上有风轻云淡的柔和光芒,“endy对你的爱让我感动,一个女人能够得到至纯至真的爱不容易,你既有福气,我就该成全。……不要再为了什么原因离开他,他很需要你给的爱,那样的爱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无法给予的,就连他真心的笑容我都很少见过,不能不说是做人的失败。”

          她的双眼黯淡下来,失神地说:“yisen还只刚满三岁不久,我不希望他和endy一样有那样不开心的童年,他应该有对单纯快乐的父母,幸福地长大。而你——也需要有丈夫来依靠,以前所受的苦都让他来抚平吧……endy,会是你最好的选择……从小到大,是我疏忽了他,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她的眼角有点点湿润的光芒。

          一直沉默的溪忽然从位置上站起来——

          旁边的蓝雨抬头看着她,目光中有一抹黯然。

          溪的脸色有点白,她的手一点点握紧了白色圆桌的边缘,声音轻轻的:“对不起……”

          蓝雨仿佛一切已经了然一般地微微一笑,眼中却有着铭心刻骨的黯痛。

          空气中有着浅浅的花香。

          “逸臣肯定等得肚子饿得受不了了。”蓝夫人淡笑自若的,她的目光看向了别墅的方向,“好久没有一家人团团圆圆地吃过饭了,坐在这么舒适的地方,这种念头就更加强烈了。”

          溪转头看着蓝夫人。

          蓝夫人不慌不忙地说道:“我不会再逼你做任何决定,溪,能把逸臣带来让我看看吗?”她的语气恳切真挚,像是极度渴望见到自己的孙子。

          溪的手松开了圆桌的边缘,她的脸上出现淡淡的笑容:“等一会儿我带他来见你。”

          她走出凉亭,纤瘦的身影穿过花园,很快从三人面前消失。白色的花瓣飘落下来,石阶上铺着厚厚的落英。

          第二部第三十章3幸福慢车

          溪轻轻推开休闲厅的门,先听到的是慕容宣和安晨谈话的声音,她的目光触到了一个小小的影子,逸臣躺在柔软的沙上,怀里抱着小熊抱枕,已经睡去。

          “你来了,就聊完了吗?”

          慕容宣站起身,抱起沉睡的逸臣,眼里有疲倦的神色。

          “你们还没吃饭吧?”

          她轻声问。他们三个人的胃都很敏感脆弱,根本挨不了饿。

          慕容宣用胳膊碰碰她的手臂,低声交待道:“我陪逸臣先去睡会儿,你和哥哥好好聊聊,他等你很久了。”

          温暖的灯光。

          绿茶清香的热气。

          安晨正坐在沙里,他慢慢抬起头,安静地凝望她,眼睛漆黑明亮,唇角有珠玉般温润的笑容。

          “饿了吗?”

          安晨轻声地问她,语气自然得仿佛她和他一直生活在一起,没有四年的分离,没有任何痛苦的过去。

          溪静静地望着他。往事一幕幕从她的脑海中浮现,没有,他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她的身边。

          可是……

          她心底骤然抽痛,眼睛也黯淡了下来。

          不过……

          那些事又何尝是他们能预知到的呢?仔细想来,其实她最对不起的是哥哥吧。每次没有说再见就消失不见,留给他无尽的伤害。

          “对不起。”

          溪轻声说。

          “嗯……?”安晨微微的思索,然后淡淡的轻笑着,“你真的该对我说抱歉,这么多年,不让我知道你还活着的消息,我还是你哥哥吗?”

          溪怔怔地看着晨,千言万语竟不知从何说起。

          “不要再内疚了,我是哥哥啊,无论你做错什么,我都会原谅的。”他的声音里有轻轻笑意,唇角的浅笑一如从前的亲切,“溪,还喜欢吃我做的粥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