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比你烂第77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还有没有?动作要快。”

          狗儿笑道:“还有我,我一个人就住标准间吧。”

          阿猫说:“我设计的楼当然要住一下,也给我开个套房。”

          “行了行了,”我说,“赶紧去总台办手续,让我的姑娘们锻炼一下,每道手续都不能少。”

          一个个都走进宾馆,我对吕纹笑道:“我的宾馆档次是低了点,你不嫌弃的话就开个房住一晚,硬件设施还是不错的。”

          吕纹说:“改天吧,那个计划已经大致部署完毕,我想给你看看,等会儿跟我去公司。”

          我说:“好的,只要给我留下晚上的庆祝时间就行。”

          这时只见门口走来几个穿城管服装的人,对罗蔓说了几句,罗蔓就带着他们向我走来,苦笑道:“许哥,有点小麻烦。”

          我上前问道:“有什么事?”

          其中一个城管说:“你是老板对吧?这宾馆顶层的广告灯箱没经过我们审批,你得去交罚款。”

          晕,还有这事?我奇道:“这位同志,灯箱在我自己的楼顶上,这也要审批?”

          城管说:“那当然,你的灯箱晚上打光,对市容环境造成一定影响,当然要我们审批才行,你没经过审批就擅自开业,必须缴纳罚款。”

          吕纹皱眉说:“你哪个部门的?拿证件看看。”

          那人取出证件,说:“我是市城管局区大队的,这儿归我们管,别多说了,跟我去交罚款。”

          吕纹冷笑道:“开玩笑,这个宾馆之前装修的时候你们怎么不来?今天开张你们就过来罚款,还真会选时间。让你们局长跟我说话,这事我搞定。”

          我忙笑道:“吕纹,你别管这事,罚就罚了,几个小钱而已。”随后对城管说,“你们等着,我去拿营业执照。”

          走进大堂,楚玉见我向她走去,露出一丝紧张,垂下脸面。

          “阿玉,”我说,“城管来罚款了,把营业执照复印件给我。”

          楚玉看我一眼,站起身说:“哦。”就往办公区走去。

          我和楚月说了几句,楚玉出来了,把证件递给我,还是不敢看我,眼睛转向旁边。

          我笑道:“你们休息吧,折腾一早上也累了,我去去就来。”随后走出大堂,和大家打一声招呼,跟着几个城管离开。

          他妈的,这帮王八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老子开业的时候来,果然又准又狠,老子不得不交罚金。

          没想到的是,这罚金居然还能讨价还价,他们开口要罚两千块,我随口还了一千,他们居然答应了。气死老子,早知道就说五百块。

          交完罚金,在城管局给我的宾馆和飞儿的酒吧全部报备资料,肚里把这些家伙一个个骂得狗血喷头,才终于离开,刚到局子门口,突然手机响起,我接起来一听,是钱敏华。

          钱夫人的声音有点气急败坏,说:“许岚,不好了!股市大跌,今天情况不妙!”

          我笑道:“你别急,股市起起落落很正常,包你有钱赚。”

          “不对!”钱敏华急道,“今天形势很不正常,现在上证指数已经跌了两百多点,看样子到收盘时会跌三百点以上,我们买的股票全部跌停。情况很严重,你立即联系沈宇!”

          我一听也急了起来,忙道:“你等着,我这就给他电话。”

          打通狗儿的电话,他之前都在参加开业仪式,没顾上股市形势,后来他的合作伙伴给他电话,才知道今天股市一片惨绿,这会儿已经赶回公司去了。

          我的妈呀!老子的人民币不会就这样跌没了吧?

          今儿究竟是个什么日子?开业当天又是罚款又是跌停,这不成心整我么!

          我给罗蔓打个电话,让她帮忙料理宾馆的事,直接开车来到狗儿公司,钱敏华比我晚一分钟赶到,两人围坐在电脑前,束手无策,面面相觑。

          狗儿安慰道:“你们别担心,会涨回去的。”

          钱敏华急得满头大汗,连连措手顿足,说:“怎么会这样?昨天还说新年股市有个好头彩,一天工夫就跌成这样?这可怎么办?”

          狗儿说:“这只是市场对沪指冲上3000点的心理准备不足罢了,很快就会调整过来。”

          我查询了自己的资金帐户,只见昨天的六百八十万资金已缩水至六百三十万,不由苦笑道:“这他妈简直比赌钱还快,几个钟头时间老子就损失了五十万人民币。”

          钱敏华哭丧着脸说:“五十万算什么?我已经损失三百多万了,这要何年何月才能涨回去?”

          我见这老女人一副无助的模样,上前拍拍她肩膀,说:“你之前也在股市里赚了一千多万,总体来说还是盈利的,别担心,会好起来的。”

          钱敏华叹息道:“许岚,以前我喜欢这样的游戏,感觉很刺激,现在我年纪大了,承受不了这种打击,不仅仅是因为几个钱,关键是心情的起伏太折磨人。”

          我柔声说:“没事的,放松一点,沈宇会帮你解决。”

          狗儿正在股票软件前操作着什么,一脸的漠然,仿佛股市大跌对他毫无影响。呵呵,这就是资本家的心理素质,和我们这些小老百姓终究不一样。

          钱敏华苦笑道:“以前玩期货的时候,比这更惊心动魄的场面我也经历过,可那时我才四十岁,根本不在乎这点风险,如今就不同了,别说三百万,就是三十万也能让我提心吊胆。许岚,你还年轻,年轻就是资本,我真羡慕你。”

          我拍拍她的背,没说话。

          谁说年轻就不怕风险?我现在比你还提心吊胆,五十多万人民币啊,多久才赚得回来?

          他妈的!股票这玩意太轻飘飘,虚了吧唧的,难怪吕纹和白筠一点不感兴趣,前阵子我还指望在股市里赚来亿万财产,我他妈简直就是神经病!

          这东西不实在,老子以后少碰为妙,心疼死我了!

          第七部分第二百七十三章蒸一百万

          股票啊股票,数字啊数字,人民币啊人民币……

          我心疼啊,舍不得啊,眼睁睁看着股市资金跌破六百万大关,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它给我两个跌停版,我想抛也抛不出,你说火不火?

          ↑返回顶部↑

          目录